公元557年 - DGSO百科
网 页 图 片 百 科 小 说 翻 译

百科首页

公元557年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纪年

丁丑年(牛年
南朝梁太平二年
北齐天保八年
西梁大定三年
南朝陈永定元年
高昌建昌三年
新罗开国七年

大事

(1)春,正月,辛丑,周公即天王位,柴燎告天,朝百官于露门;追尊王考文公为文王,妣为文后;大赦。封魏恭帝为宋公。以木德承魏水,行夏之时,服色尚黑。以李弼太师,赵贵为太傅大冢宰独孤信为太保、大宗伯,中山公护为大司马
(1)春季,正月,辛丑(初一),周公宇文觉即了天王正位,点燃篝火禀告上苍,在朝廷外的大门前接受文武百官的朝拜。追奠天王的父亲文公宇文泰为文王,母亲为文后。大赦天下。封退位的西魏恭帝为宋公。新朝体现五行中的木德,以表示继承西魏的水德,实行古代夏朝的历法,服装的颜色以黑色为上。任命李弼为太师,赵贵为太傅、大冢宰独孤信为太保、大宗伯,中山公宇文护大司马
(2)诏以王琳为司空、骠骑大将军,以尚书右仆射王通为左仆射。
(2)周王宇文觉任命王琳为司空、骠骑大将军,任命尚书右仆射王通为左仆射。
(3)周王祀圜丘,自谓先世出于神农,以神农配二丘,始祖献侯配南北郊,文王配明堂,庙号太祖。癸卯,祀方丘。甲辰,祭大社。除市门税。乙巳,享太庙,仍用郑玄义,立太祖与二昭、二穆为五庙,其有德者别为祧庙,不毁。辛亥,祀南郊。壬子,立王后元氏。后,魏文帝之女晋安公主也。
(3)周王宇文觉在圜丘祭天,自称祖先来自古代的神农氏,从神农配享圜丘和方丘,始祖献侯配享南北郊,文王配享明堂,庙号太祖。癸卯(初三),在方丘祭地。甲辰(初四),在大社祭土神谷神。又下令免除进入市门者每人交纳一钱税的制度。乙巳(初五),摆供品祭祀太庙的祖先,仍然采用郑玄所注的《礼记》的古义,设立太祖、二昭、二穆,共五庙,其中有德行的祖先另外设立祧庙,不加毁坏。辛亥(十一日),在南郊祭祀。壬子(十二日),立元氏为王后。王后元氏是西魏文帝的女儿晋安公主。
(4)齐南安城主冯显请降于周,周柱国宇文贵使丰州刺史太原郭彦将兵迎之,遂据南安。
(4)北齐南安城主将冯显要求向北周投降。北周柱国宇文贵派丰州刺史太原人郭彦率领军队去迎接他,于是就占据了南安城。
(5)吐谷浑为寇于周,攻凉、鄯、河三州。秦州都督遣渭州刺史于翼赴援,曰:“攻取之术,非夷俗所长。此寇之来,不过抄掠边牧,掠而无获,势将自走。劳师而往,必无所及。翼揣之已了,幸勿复言。”数日,问至,果如翼所策。
(5)吐谷浑进犯北周,攻打凉、鄯、河三州。秦州都督派渭州刺史于翼急速去援救三州,于翼不服从命令。于翼的幕僚部属都以为不妥,纷纷劝说他。于翼说:“攻城取地的战术,不是蛮夷所擅长的。这帮强盗来进犯,不过是为了抢劫边地的牧民,掠夺既无收获,势必自己退走。我们兴师动众而去救援三州,必定追不上这些流窜之贼。我对这情况早已揣摩透了,你们不要再多说了。”过了几天,消息传来,一切果然象于翼所预料的一样。
(6)初,梁世祖以始兴郡为东衡州,以欧阳为刺史。久之,徙为郢州刺史,萧勃不遣。世祖以王琳代勃为广州刺史,勃遣其将孙汤监广州,尽帅所部屯始兴以避之。别据一城,不往谒,闭门自守。勃怒,遣兵袭之,尽收其货财马仗;寻赦之,使复其所,与之结盟。江陵陷,遂事勃。二月,庚午,勃起兵于广州,遣及其将傅泰、萧孜为前军。孜,勃之从子也。南江州刺史余孝顷以兵会之。诏平西将军周文育帅诸军讨之。
(6)当初,梁元帝把始兴郡改为东衡州,任命欧阳为东衡州刺史。时间一长,又把欧阳调去当郢州刺史。萧勃把欧阳留下不让去。梁元帝任命王琳代替萧勃当广州刺史,萧勃派部将孙去监守广州,自己把所属的部队全部屯驻在始兴以避开王琳。欧阳另外占据一座城池,不去拜见萧勃,关起城门自己固守。萧勃大怒,派兵去袭击他,把他的货物财产马匹兵器全部没收了,不久又赦免了他,让他回到他所据守的城池去,并和他结为同盟。后来江陵陷落,欧阳就归顺了萧勃。二月,庚午(初一),萧勃在广州起兵,派欧阳崐和他的部将傅泰、萧孜为前头部队。萧孜是萧勃的侄子。南江州刺史余孝顷带兵去与他们会合。梁朝下诏调动平西将军周文育率领各路兵马去征讨他们。
(7)癸酉,周王朝日于东郊;戊寅,祭太社。
(7)癸酉(初四),周王在东郊朝拜日神。戊寅(初九),在大社祭祀土谷神。
(8)周楚公赵贵、卫公独孤信故皆与太祖等夷,及晋公护专政,皆怏怏不服。贵谋杀护,信止之;开府仪同三司宇文盛告之。丁亥,贵入朝,护执而杀之,免信官。
(8)北周的楚公赵贵、卫公独孤信过去都和太祖宇文泰享有同等地位,待到晋公宇文护独掌政权时,都怏怏不乐,很不服气。赵贵谋划要杀害宇文护独孤信制止了他;开府仪同三司宇文盛告发了他。丁亥(十八日),赵贵上朝,宇文护把他抓起来杀了,罢了独孤信的官。
(9)领军将军徐度出东关侵齐,戊子,至合肥,烧齐船三千艘。
(9)领军将军徐度从东关出发侵入北齐,戊子(十九日),抵达合肥,烧毁北齐船只三千艘。
(10)欧阳等出南康。屯豫章之苦竹滩,傅泰据口城,余孝顷遣其弟孝劢守郡城,自出豫章据石头。巴山太守熊昙朗诱共袭高州刺史黄法氍;又语法氍,约共破,且曰:“事捷,与我马仗。”遂出军,与俱进。至法氍城下,昙朗阳败走,法氍乘之,失援而走,昙朗取其马仗,归于巴山。
(10)欧阳等从南康出发。欧阳屯驻在豫章的苦竹滩,傅泰据守在口城,余孝顷派他的弟弟余孝劢守卫郡城,自己从豫章出发据守石头。巴山太守熊昙朗引诱欧阳一起袭击高州刺史黄法氍。却又告诉黄法氍,相约一起打败欧阳,而且说:“事情成功后,给我一些马匹兵器就行了。”就这样他出动军队,与欧阳一起前进。抵达黄法氍城下的时候,熊昙朗假装兵败逃跑,黄法氍乘势追击,欧阳失去援军,也败逃了。熊昙朗缴获了他的马匹兵器,回到了巴山。
周文育军少船,余孝顷有船在上牢,文育遣军主焦僧度袭之,尽取以归,仍于豫章立栅。军中食尽,诸将欲退,文育不许,使人间行遣周迪书,约为兄弟。迪得书甚喜,许馈以粮。于是文育分遣老弱乘故船沿流俱下,烧豫章栅,伪若遁去者。孝顷望之,大喜,不复设备。文育由间道兼行,据芊韶,芊韶上流则欧阳、萧孜,下流则傅泰、余孝顷营,文育据其中间,筑城士,等大骇。退入泥溪,文育遣严威将军周铁虎等袭,癸巳,擒之。文育盛陈兵甲,与乘舟而宴,巡口城下,使其将丁法洪攻泰,擒之。孜、孝顷退走。
周文育的军队缺少船只,余孝顷在上牢一带有船只,周文育就派军主焦僧度去袭击他,把船只全部抢了回来,仍然在豫章修建起营寨栅栏。军队里粮食吃完了,诸将想退兵,周文育不允许,派人走小路给周迪送去一封信,和他相约结为兄弟。周迪得到信很高兴,答应送些粮食给周文育。于是周文育分头派遣老弱人员乘坐旧船顺流而下,烧掉在豫章的营寨栅栏,假装成好象已经逃跑了的样子。余孝顷远远望见这种情况,不禁大喜,再也不设立防备了。周文育从小路日夜兼程地行进,占据了芊韶。芊韶的上游是欧阳、萧孜的军队,下游则有傅泰、余孝顷的军营,周文育占据了这两者的中间,修筑城垣,大宴将士,欧阳等人大惊失色。欧阳率军退入泥溪,周文育派严威将军周铁虎等人率军袭击欧阳,癸巳(二十四日),捉获了他。周文育把兵甲大量地陈列出来,与欧阳一起坐在船上举行酒宴,船只巡行到口城下,派他的部将丁法洪进攻傅泰,捉获了他。萧孜、余孝顷闻讯退却逃跑了。
(11)甲午,周以于谨为太傅,大宗伯侯莫陈崇为太保,晋公护为大冢宰,柱国武川贺兰祥大司马,高阳公达奚武为大司寇
(11)甲午(二十五日),北周任命于谨为太傅,大宗伯侯莫陈崇为太保,晋公宇文护大冢宰,柱国武川人贺兰祥为大司马,高阳公达奚武为大司寇
(12)周人杀魏恭帝。
(12)北周人杀害了魏恭帝。
(13)三月,庚子,周文育送欧阳、傅泰于建康。丞相霸先与有旧,释而厚待之。
(13)三月,庚子(初一),周文育送欧阳、傅泰到建康去。丞相陈霸先与欧阳有旧谊,不但释放了他,而且给予优厚的待遇。(14)周晋公护以赵景公独孤信名重,不欲显诛之,己酉,逼令自杀。
(14)北周晋公宇文护因为赵景公独孤信名望很大,不愿公开杀他,己酉(初十),逼迫他自杀。
(15)甲辰,以司空王琳为湘、郢二州刺史。
(15)甲辰(初五),梁朝任命司空王琳为湘、郢二州的刺史。
(16)曲江侯勃在南康,闻欧阳等败,军中惧。甲寅,德州刺史陈法武、前衡州刺史谭世远攻勃,杀之。
(16)曲江侯萧勃在南康,听到欧阳等兵败的消息,军中顿时人心惊慌。甲寅(十五日),德州刺史陈法武,前衡州刺史谭世远攻打萧勃,杀死了他。
(17)夏,四月,己卯,铸四柱钱,一当二十
(17)夏季,四月,己卯(十一日),梁朝铸造四柱钱,一枚当细钱二十枚。
(18)齐遣使请和。
(18)北齐派使者来梁朝请求和好。
(19)壬午,周王谒成陵;乙酉,还宫。
(19)壬午(十四日),周王拜谒成陵。乙酉(十七日),回到宫中。
(20)齐以太师斛律金为右丞相,前大将军可朱浑道元为太傅开府仪同三司贺拔仁为太保,尚书令常山王演为司空,录尚书事长广王湛为尚书令,右仆射杨为左仆射,仍加开府仪同三司。并省尚书右仆射崔暹为左仆射,上党王涣录尚书事
(20)北齐任命太师斛律金为右丞相,前大将军可朱浑道元为太傅,开府仪同三司贺拔仁为太保,尚书令常山王高演为司空,录尚书事长广王高湛为尚书令,右仆射杨为左仆射,仍加开府仪同三司,并州行台尚书右仆射崔暹为左仆射,上党王高涣为录尚书事。
(21)丁亥,周王享太庙。
(21)丁亥(十九日),周王祭拜太庙。
(22)壬辰,改四柱钱一当十;丙申,复闭细钱。
(22)壬辰(二十四日),梁朝改变四柱钱的币值,一枚当细钱十枚。丙申(二十八日),又停止细钱的流通。
(23)故曲江侯勃主帅兰袭杀谭世远,军主夏侯明彻杀,持勃首降。勃故记室李宝藏奉怀安侯任据广州。萧孜、余孝顷犹据石头,为两城,各据其一,多设船舰,夹水而陈。丞相霸先遣平南将军侯安都助周文育击之。戊戌,安都潜师夜烧其船舰,文育帅水军、安都帅步军进攻之;萧孜出降,孝顷逃归新吴,文育等引兵还。丞相霸先以欧阳声著南土,复以为衡州刺史,使讨岭南,未至,其子纥已克始兴,至岭南,诸郡皆降,遂克广州,岭南悉平。
(23)原曲江侯萧勃的主帅兰袭击并杀死了谭世远,军主夏侯明彻杀了兰,拿着萧勃的首级投降。萧勃原来的记室李宝藏拥戴怀安侯萧任据守广州,萧孜、余孝顷还占据着石头,修筑了两座城池,两人各据守一个,造了很多船舰,夹着江水两边摆开。丞相陈霸先派平南将军侯安都协助周文育去攻打他们。戊戌(三十日),侯安都偷偷派部队乘黑夜烧掉了他们的兵船,周文育率领水军,侯安都率领步军协同大举进攻,萧孜出城投降,余孝顷逃回新吴,周文育等人带兵回朝。丞相陈霸先考虑到欧阳的声望在南方一带很高,于是又任命欧阳为衡州刺史,派他去讨伐岭南。欧阳还没抵达岭南,他的儿子欧阳纥已经攻下了始兴。欧阳抵达岭南后,岭南诸郡都投降了,于是就攻占了广州,岭南从此全部平定了。
(24)周仪同三司齐轨谓御正中大夫薛善曰:“军国之政,当归天子,何得犹在权门!”善以告晋公护,护杀之,以善为中外府司马。
(24)北周的仪同三司齐轨对御正中大夫薛善说:“国家的军政大权,都应该归天子掌握,怎么可以至今还在权门显要手中!”薛善把这话报告了宇文护宇文护杀了齐轨,任命薛善为中外府司马。
(25)五月,戊辰,余孝顷遣使诣丞相府乞降。
(25)五月,戊辰(疑误),余孝顷派使者到丞相府乞求投降。
(26)王琳既不就征,大治舟舰,将攻陈霸先;六月,戊寅,霸先以开府仪同三司侯安都为西道都督,周文育为南道都督,将舟师二万会武昌以击之。
(26)王琳既已不受征召,就大力修造舟舰,准备进攻陈霸先。六月,戊寅崐(十一日),陈霸先任命开府仪同三司侯安都为西道都督,周文育为南道都督,率领水师二万人会师于武昌,对王琳发动进攻。
(27)秋,七月,辛亥,周王享太庙。
(27)秋季,七月,辛亥(十四日),周王祭祀太庙。
(28)河南、北大蝗。齐主问魏郡丞崔叔瓒曰:“何故致蝗?”对曰:“《五行志》:土功不时,蝗虫为灾。今外筑长城,内兴三台,殆以此乎!”齐主怒,使左右殴之,擢其发,以溷沃其头,曳足以出。叔瓒,季舒之兄也。
(28)黄河南岸与北岸发生大规模蝗灾。北齐文宣帝问魏郡丞崔叔瓒:“是什么原因招致了蝗灾?”崔叔瓒回答说:“《五行志》上说:土木工程不按时令兴建,就会导致蝗虫成灾。现在我国在外修筑长城,在内兴建三台,大概蝗灾就因为这个原因而发生的吧?”北齐文宣帝听了勃然大怒,命令左右殴打崔叔瓒,拔他的头发,用粪汁浇他的头,拽着他的脚拖出去。崔叔瓒是崔季舒的哥哥。
(29)八月,丁卯,周人归梁世祖之柩及诸将家属千余人于王琳。
(29)八月,丁卯(初一),北周把梁元帝的灵柩和诸将家属一千多人送还给王琳。
(30)戊辰,周王祭太社。
(30)戊辰(初二),周王在大社祭祀土神、谷神。
(31)甲午,进丞相霸先位太傅,加黄钺、殊礼,赞拜不名。九月,辛丑,进丞相为相国,总百揆,封陈公,备九锡,陈国置百司。
(31)甲午(二十八日),梁朝提升丞相陈霸先为太傅,加赐黄钺、殊礼,进见赞拜时不用称名。九月,辛丑(初五),又提升丞相为相国,总领朝政,封为陈公,备九锡,陈国设置百官。
(32)周孝愍帝性刚果,恶晋公护之专权。司会李植自太祖时为相府司录,参掌朝政,军司马孙恒亦久居权要,及护执政,植、恒恐不见容,乃与宫伯乙弗凤、贺拔提等共谮之于周王。植、恒曰:“护自诛赵贵以来,威权日盛,谋臣宿将,争往附之,大小之政,皆决于护。以臣观之,将不守臣节,愿陛下早图之!”王以为然。凤、提曰:“以先王之明,犹委植、恒以朝政,今以事付二人,何患不成!且护常自比周公,臣闻周公摄政七年,陛下安能七年邑邑如此乎!”王愈信之,数引武士于后园讲习,为执缚之势。植等又引宫伯张光洛同谋,光洛以告护。护乃出植为梁州刺史,恒为潼州刺史,欲散其谋。后王思植等,每欲召之,护泣谏曰:“天下至亲,无过兄弟,若兄弟尚相疑,他人谁可信者!太祖以陛下富于春秋,属臣后事,臣情兼家国,实愿竭其股肱。若陛下亲览万机,威加四海,臣死之日,犹生之年。但恐除臣之后,奸回得志,非唯不利陛下,亦将倾覆社稷,使臣无面目见太祖于九泉。且臣既为天子之兄,位至宰相,尚复何求!愿陛下勿信谗臣之言,疏弃骨肉。”王乃止不召,而心犹疑之。
(32)北周孝愍帝性格刚强果决,对晋公宇文护的专权很反感。司会李植从太祖时就任相府司录,参与掌管朝政,军司马孙恒也久居权要之位,待到宇文护执政时,李植、孙恒担心不被宇文护容纳,于是就与宫伯乙弗凤、贺拔提等人一起在孝愍帝那儿说宇文护的坏话。李植、孙恒说:“宇文护自从杀了赵贵,威权越来越盛大,谋臣宿将都争着去依附他。政事无论大小,都是宇文护一个人说了算。依臣等观察,宇文护早晚会不守臣节,图谋纂夺大位,希望陛下早点作出安排,除掉他以绝后患!”孝愍帝认为他们说的很对。乙弗凤、贺拔提又说:“先王明察秋毫,尚且把朝政委托给李植、孙恒,可见这两个人的才能和品质了。现在如果把除掉宇文护的事托付给这两个人,还怕事情办不成吗?而且宇文护常常把自己比成周公,臣等听说周公摄政七年之久,陛下怎么能在七年内都悒悒不乐地屈从宇文护专权呢?”孝愍帝听了,愈发信赖他们,多次带武士在宫廷后园练习如何捕捉捆绑人。李植等人又勾引宫伯张光洛当同谋,张光洛就把他们的秘谋向宇文护告发了。于是宇文护就调李植出任梁州刺史,孙恒出任潼州刺史,想以此来瓦解他们的阴谋。后来孝愍帝想念李植等人,总是想召见他们。宇文护痛哭流涕地谏阻说:“天下最亲的也亲不过兄弟,如果兄弟之间还相互怀疑,别的人还有谁是可以信任的!太祖因为陛下年幼,把后事托付给我,我对圣上的忠诚实际上兼有尽责于兄弟之托的亲情与君臣之义,实在愿意尽心竭力,效股肱之劳。如果陛下能够亲自察览万机,威权加于四崐海,那么,我即使死了,也好像还活着一样。但是,恐怕把我除去之后,奸贼小人趁机得志,非但对陛下不利,也将倾覆社稷,危害国家,使我没有面目可见太祖于九泉之下。而且,我既然是天子的叔叔,官位也做到了宰相,还有什么可贪求的呢?愿陛下不要相信谗臣的话,疏远抛弃骨肉之亲。”孝愍帝听了,才停止对李值等人的召见,但心里还是对宇文护有怀疑。
凤等益惧,密谋滋甚,刻日召群公入宴,因执护诛之;张光洛又以告护。护乃召柱国贺兰祥、领军尉迟纲等谋之,祥等劝护废立。时纲总领禁兵,护遣纲入宫召凤等议事,及至,以次执送护第,因罢散宿卫兵。王方悟,独在内殿,令宫人执兵自守。护遣贺兰祥逼王逊位,幽于旧第。悉召公卿会议,废王为略阳公,迎立岐州刺史宁都公毓。公卿皆曰:“此公之家事,敢不唯命是听!”乃斩凤等于门外,孙恒亦伏诛。
乙弗凤等人见此情状,越发害怕起来,他们的密谋策划也更加紧张和频繁了。终于确定一个日子,要趁召集群臣入宫饮宴的机会,把宇文护抓起来杀掉。张光洛又把这密谋报告了宇文护宇文护于是召集柱国贺兰祥,领军尉迟纲等商量对策。贺兰祥等人劝宇文护废了孝愍帝另立皇帝。当时尉迟纲总领宫廷禁兵,宇文护派尉迟纲入宫召集乙弗凤等人商议国事,等他们来了,挨个抓住送到宇文护宅第里,同时把宿卫兵全部彻换、遣散掉了。孝愍帝觉察到事情突变,独自躲在内殿,令宫人们手执兵器守护自己。宇文护派贺兰祥进宫逼孝愍帝退位,把他幽禁在过去做略阳公时的旧府中。宇文护把全部公卿召集起来开会商议大事,把孝愍帝废为略阳公,把岐州刺史宁都公宇文毓迎来立为皇帝。公卿们都说:“这是您的家事,我们岂敢不唯命是听!”于是就把乙弗凤等人斩首于宫门之外,孙恒也伏法被诛。
时李植父柱国大将军远镇弘农,护召远及植还朝,远疑有变,沈吟久之,乃曰:“大丈夫宁为忠鬼,安可作叛臣邪!”遂就征。既至长安,护以远功名素重,犹欲全之,引与相见,谓之曰:“公儿遂有异谋,非止屠戮护身,乃是倾危宗社。叛臣贼子,理宜同疾,公可早为之所。”乃以植付远。远素爱植,植又口辩,自陈初无此谋。远谓植信然,诘朝,将植竭护。护谓植已死,左右白植亦在门。护大怒曰:“阳平公不信我!”乃召入,仍命远同坐,令略阳公与植相质于远前。植辞穷,谓略阳曰:“本为此谋,欲安社稷,利至尊耳!今日至此,何事云云!”远闻之,自投于床曰:“若尔,诚合万死!”于是护乃害植,并逼远令自杀。植弟叔诣、叔谦、叔让亦死,馀子以幼得免。初,远弟开府仪同三司穆知植非保家之主,每劝远除之,远不能用。及远临刑,泣谓穆曰:“吾不用汝言以至此!”穆当从坐,以前言获免,除名为民,及其子弟亦免官。植弟淅州刺史基,尚义归公主,当从坐,穆请以二子代基命,护两释之。
当时李植的父亲柱国大将军李远镇守弘农,宇文护下令召李远和李植回朝廷,李远怀疑朝廷里有非常事变,沈吟了很久,才说:“大丈夫宁可作忠鬼,怎么可以作叛臣呢!”于是接受了征召。到了长安之后,宇文护考虑到李远功劳名望一向很高,还想保全他的性命,就把他叫来见面,对他说:“您的儿子终于陷入与朝廷异心的阴谋,这种阴谋不止是要杀害我宇文护,而且是要颠覆危害宗庙社稷。对这样的叛臣贼子,我们理所应当一起痛恨,您可以早点为他准备一个处理办法。”于是把李植交给李远处理。李远平时一向喜爱李植,李植又有口才,极力声辩自己本来就没有参与这样的阴谋。李远认为李植的申辩是可信的,第二天早朝,就带着李植去拜谒宇文护。宇文护以为李植已被处死,但身边的人告诉他李植也来在门口,宇文护勃然大怒,说;“阳平公不相信我!”于是就把李远召进来,仍然让李远和自己同坐,让废帝略阳公与李植在李远面前相互对证。李植智竭辞穷,对略阳公说:“我参与这一次谋反,本来是为了安定社稷,有利于至尊的威权。今天弄到这个地步,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李远听得真切,自己仆倒在座位上,说:“如果是这样,实在是罪该万死!”于是宇文护就杀害了李植,并逼李远,让他自杀。李植的弟弟叔诣、叔谦、叔让也被杀死,李远的其他儿子因年幼得到宽免。当初,李远的弟弟开府仪同三司李穆知道李植不是保家的角色,常常劝李远除掉他,李远不能接受这一意见。待到李远临刑时,才哭着对李穆说:“我不采纳你的话,才有今天这样的下场!”李穆本来应当跟着治罪,但因有从前规劝李远的话而获得宽免,只是免官,削职为民,他的子弟也都被免去官职。李植的弟弟淅州刺史李基,娶崐义归公主为妻,本来应当跟着治罪,李穆要求以自己两个儿子的性命来替李基赎死,宇文护把他们连李基全都释放了。
后月余,护杀略阳公,黜王后元氏为尼。
此后过了一个多月,宇文护杀害了略阳公,废黜了王后元氏,让她削发为尼。
癸亥,宁都公自岐州至长安,甲子,即天王位,大赦。
癸亥(二十三日),宁都公宇文毓岐州来到长安,甲子(二十四日),即帝位,大赦天下
(33)冬,十月,戊辰,进陈公爵为王。辛未,梁敬帝禅位于陈。
(33)冬季,十月,戊辰(初三),梁朝给陈公陈霸先进爵为王。辛未(初六),梁敬帝把皇位禅让给了陈王。
(34)癸酉,周魏武公李弼卒。
(34)癸酉(初八),北周魏武公李弼去世。
(35)陈王使中书舍人刘师知引宣猛将军沈恪勒兵入宫,卫送梁主如别宫,恪排闼见王,叩头谢曰:“恪身经事萧氏,今日不忍见此。分受死耳,决不奉命!”王嘉其意,不复逼,更以荡主王僧志代之。乙亥,王即皇帝位于南郊,还宫,大赦,改元。奉梁敬帝为江阴王,梁太后为太妃皇后为妃。
(35)陈王陈霸先派中书舍人刘师知带领宣猛将军沈恪指挥兵士进入皇宫,护送梁敬帝到别宫去居住。沈恪冲开大门拜见陈王,叩头谢罪,说:“我亲自经历过侍奉萧氏的事,今日不忍心看到这种逼宫的场面。违命受死是我的本分,决不能接受这种任命!”陈王嘉勉了他的这种忠心,不再逼他担当此命,另换统领骁领骑兵的荡主王僧志代替他。乙亥(初十),陈王陈霸先在南郊即皇帝位,回到宫庭,颁发大赦天下令,又改换年号为永定。封梁敬帝为江阴王,梁太后为太妃皇后为妃。
给事黄门侍郎蔡景历为秘书监、兼中书通事舍人。是时政事皆由中书省,置二十一局,各当尚书诸曹,总国机要,尚书唯听受而已。
陈朝任命给事黄门侍郎蔡景历为秘书监,兼中书通事舍人。这个时期国家政事都由中书省决定,中书省设置二十一个局,其职能分头与尚书省各曹相当,总揽国家军政大要,各部尚书只是听受命令而已。
(36)丙子,上幸钟山,祠蒋帝庙。庚辰,上出佛牙于杜姥宅,设无遮大会,帝亲出阙前膜拜。
(36)丙子(十一日),陈武帝驾临钟山,祭祀蒋帝庙。庚辰(十五日),武帝从杜姥宅请出佛牙,设无遮大会,举办佛事,武帝亲自出来到宫阙前顶礼膜拜。
(37)辛巳,追尊皇考文赞为景皇帝,庙号太祖,皇妣董氏曰安皇后,追立前夫人钱氏为昭皇后,世子克为孝怀太子,立夫人章氏为皇后。章后,乌程人也。
(37)辛巳(十六日),陈武帝追尊皇考陈文为景皇帝,庙号太祖。皇妣董氏为安皇后。追立前夫人钱氏为昭皇后,世子陈克立为孝怀太子,夫人章氏立为皇后。章后是乌程人。
(38)置删定郎,治律令。
(38)陈朝设置删定郎,负责修订法律条令。
(39)乙酉,周王祀圜丘;丙戌,祀方丘;甲午,祭太社。
(38)乙酉(二十日),周王在圜丘祭天,丙戌(二十一日),在方丘祭地,甲午(二十九日),在太社祭祀土神和谷神。
(40)戌子,太祖神主太庙,七庙始共用一太牢,始祖荐首,余皆骨体。
(40)戊子(疑误),太祖的神主迁入太庙与祖先合祭,七庙开始共用一太牢为祭品。始祖用牛、羊、猪的头作祭品,其余的用其躯体作祭品。
(41)侯安都至武昌,王琳将樊猛弃城走,周文育自豫章会之。安都闻上受禅,叹曰:“吾今兹必败,战无名矣!”时两将惧行,不相统摄,部下交争,稍不相平。军至郢州,琳将潘纯陀于城中遥射官军,安都怒,进军围之;未克,而王琳至口,安都乃释郢州,悉众诣沌口,留沈泰一军守汉曲。安都遇风不得进,琳据东岸,安都据西岸,相持数日,乃合战,安都等大败。安都、文育及裨将徐敬成、周铁虎程灵洗皆为琳所擒,沈泰引军奔归。琳引见诸将与语,周铁虎辞气不屈,琳杀铁虎而囚安都等,总以一长系之,置琳所坐下崐,令所亲宦者王子晋掌视之。琳乃移湘州军府就郢城,又遗其将樊猛袭据江州
(41)侯安都进抵武昌,王琳的部将樊猛弃城逃跑了,周文育从豫章出发去与侯安都会合。侯安都听到武帝受禅让的消息,叹息说:“我这回一定失败,因为师出无名,不能服众了。”当时侯安都、周文育两个将领一起前进,相互间没有统摄与被统摄的关系,部下相互争执,逐渐不相和睦。军队进到郢州时,王琳的将领潘纯陀在城里远远地放箭射向官军,侯安都勃然大怒,指挥军队进击并包围了郢州。郢州还没打下来,而王琳的大军已抵达口,于是侯安都就撤郢州之围,带领全部军队奔沌口,留下沈泰的一支部队守卫汉曲。侯安都遇到大风,不能前进。王琳据守东岸,侯安都据守西岸,两军相持了好几天,才交战,侯安都等人大败。侯安都、周文育及其裨将徐敬成、周铁虎程灵洗都被王琳所擒获,沈泰带着他那一支军队逃跑回来了。王琳召见被俘的诸将,和他们说话,周铁虎言辞强硬,不屈服,王琳杀了周铁虎,把侯安都等人关押起来,用一根长长的锁链把他们全部系在一起,关在王琳所坐的大船的舱里,令自己信任的宦官王子晋看管监视。王琳于是把在湘州的军府移到郢城,又派他的将领樊猛袭击并占据了江州。
(42)十一月,丙申,上立兄子为临川王,顼为始兴王;弟子昙朗已死而上未知,遥立为南康王
(42)十一月丙申(初一),陈武帝立其兄的儿子陈为临川王,陈顼为始兴王,其弟的儿子陈昙朗已经死去,但武帝还不知道,立他为康王。
(43)庚子,周王享太庙;丁未,祀圜丘;十二月,庚午,谒成陵;癸酉,还宫。
(43)庚子(初五),周王向太庙供献祭品。丁未(十二日),在圜丘祭天。十二月,庚午(初六),拜谒成陵。癸酉(初九),回到皇宫。
(44)谯淹帅水军七千、老弱三万自蜀江东下,欲就王琳,周使开府仪同三司贺若敦、叱罗晖等击之,斩淹,悉俘其众。
(44)谯淹率领水军七千人,老弱三万人,迫于北周的压力,从蜀江东下,意欲投靠王琳,北周派开府仪同三司贺若敦、叱罗晖等去袭击,谯淹被斩首,其军队全部被俘虏了。
(45)是岁,诏给事黄门侍郎萧乾招谕闽中。时熊昙朗豫章,周迪在临川,留异在东阳,陈宝应在晋安,共相连结,闽中豪帅往往立砦以自保。上患之,使乾谕以祸福,豪帅皆帅众请降,即以乾为建安太守。乾,子范之子也。
(45)这一年,陈朝诏令给事黄门侍郎萧乾去招谕闽中。当时熊昙朗在豫章,周迪在临川,留异在东阳,陈宝应在晋安,这些人互相连结,互相呼应,闽中土豪的首领往往建立营寨以保卫自己。武帝对此很感不安,派萧乾去用祸福利害关系晓谕他们,土豪的首领都率领部众前来请求投降归顺。武帝便任命萧乾为建安太守。萧乾是萧子范的儿子。
(46)初,梁兴州刺史席固以州降魏,周太祖以固为丰州刺史。久之,固犹习梁法,不遵北方制度,周人密欲代之,而难其人,乃以司宪中大夫令狐整权镇丰州,委以代固之略。整广布威恩,倾身抚接,数月之间,化洽州府。于是除整丰州刺史,以固为湖州刺史。整迁丰州于武当,旬日之间,城府周备,迁者如归。固之去也,其部曲多愿留为整左右,整谕以朝制,弗许,莫不流涕而去。
(46)当初,梁朝兴州刺史席固献出兴州降了西魏,周太祖任命席固丰州刺史。过了很久,席固还是习惯于梁朝的法制,不遵守北方的制度,于是北周方面秘密地想派人取代他,但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替代人,于是派司宪中大夫令狐整暂时镇守丰州,并把取代席固的策略委托给他。令狐整去了之后,广泛地树威布恩,亲自安抚接见下属,数月之间,使州府上下一片融洽。于是朝廷任命令狐整丰州刺史,席固则改任为湖州刺史。令狐整丰州的州府迁到武当去,十天功夫,新的城府就建设得很周全完备,迁去的人好象回到老家一样安心。席固离开丰州时,他的部下有很多人表示愿意留下来为令狐整效力,令狐整用朝制谕示他们,不允许他们留下。这些人临别时,没有不痛哭流涕、恋恋不舍的。
(47)齐人于长城内筑重城,自库洛枝东至纥戍,凡四百余里。
(47)北齐人在长城内又修筑一重城墙,从库洛枝开始,向东直到纥戍,崐共有四百多里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