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不群 - DGSO百科
网页 图片 百科 小说

百科首页

岳不群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岳不群,是金庸小说《笑傲江湖》中的人物,是华山派掌门,号称「君子剑」,乃当今正教中十位武功最强的好手之一。

人物

巍子饰演的岳不群

巍子饰演的岳不群

岳不群是金庸小说《笑傲江湖》中华山派掌门,是金庸武侠小说《笑傲江湖》的反派角色之一,精通「紫霞神功」,自创剑法「太岳三青峰」,武功高强,乃最初小说正教中十位最强的好手之一,在武林中素有“君子剑”的称号,实际上却是名沽名钓誉的伪君子。书中形容岳不群‘青衫书生踱了出来,轻袍缓带,右手摇着折扇,神情甚是潇洒’,‘颏下五柳长须,面如冠玉,一脸正气’。
妻子为同门师妹宁中则,独女岳灵珊,令狐冲是他的大弟子,还有劳德诺、梁发、施戴子、高根明、陆大有、英白罗等徒弟。
救林平之并收他为徒。
岳不群本来是令狐冲心目中最敬重的人,后来为了掩饰自己偷去《辟邪剑谱》嫁祸令狐冲。
他知道劳德诺是嵩山派派来的奸细,于是刻意假装泄露一部假的《辟邪剑谱》,让他去诱骗左冷禅。
劝说令狐冲回归华山无果,为了华山基业,无奈行至极端,自宫修练「辟邪剑法」,最终在封禅台上击败五岳剑派盟主左冷禅(用针刺盲其双眼)。
得到掌门之位后安排各派各自处理事务,共同对抗日月教,后安排其余四派人员上华山观看秘洞招式,希望争强五岳势力以抗魔教。
后来左冷禅不甘失败,利用各派进思过崖观看秘洞招式之际,妄想利用洞内机关铲除各派。山洞之战后,岳不群逃出山洞,与令狐冲和任盈盈不期而遇,为得到「三尸脑神丹」解药,用渔网困住令狐冲及任盈盈,对峙之际,被恒山尼姑仪琳杀死。

评析

岳不群与令狐冲

岳不群与令狐冲

墙角后一人纵声大笑,一个青衫书生踱了出来,轻袍缓带,右手摇着折扇,神情甚是潇洒。
是华山掌门岳不群岳先生出场了。
林平之当木高峰的手一松,便已跳开几步,眼见这书生颏下五柳长须,面如冠玉,一脸正气,心中景仰之情,油然而生。
读至此,真想见见这位神仙般的人物。 岳不群道:「刘贤弟,倘若真是朋友,我辈武林中人,就为朋友两肋插刀,也不会皱一皱眉头。但魔教中那姓曲的,显然是笑里藏刀,口蜜腹剑,设法来投你所好,那是最最阴毒的敌人。他旨在害得刘贤弟身败名裂,家破人亡,包藏祸心之毒,不可言喻。这种人倘若也算是朋友,岂不是污辱了『朋友』二字?古人大义灭亲,亲尚可灭,何况这种算不得朋友的大魔头、大奸贼?」
侃侃而谈,果然明辨是非的君子。
「君子剑」,让人心驰神往。
谁知,此人到结局偏偏身败名裂。是出于自己原因,还是江湖的凶残?
贞女失节不如老妓从良,诚哉斯演!
更重要得是:一人守节几十年,内心怎想我们又从何而知?
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也必有可怜之处,他亦是可怜之人。为了门派,为了抱负,不惜筹划多年,引刀自宫,只可惜压抑多年无人理解,以致性格偏激,手段毒辣,成了反面人物,为读者所不齿。

武功

●「华山剑法」:
轻灵机巧,恰如春日双燕飞舞柳间,高低左右,回转如意,剑法精奇。
●「紫霞神功」:
华山派称誉江湖的上乘内功,它初发时若有若无,绵如云霞,然而蓄劲极韧,到后来铺天盖地,势不可当,发功之人脸上满布紫气,故有「紫霞」之称。
●「太岳三青峰」:
迅速攻击敌人三剑飞剑,向对方随机发出三种不同的攻击招式,一剑强似一剑。
●「夺命连环三仙剑」:
华山派剑宗绝技,三剑一气呵成,起始当头直劈;若对方斜身闪开,则圈转长剑,拦腰横削;如果对方还能避开,势必纵身从剑上跃过,则长剑反撩,疾刺对方后心,对方背后不生眼睛,势难躲避。
●「辟邪剑法」:
是从《葵花宝典》残篇中悟出的七十二路剑法,两者系出同源,厉害在于一个「快」字;出手如鬼如魅,迅捷无伦,变化复杂,剑招极快而且怪异;辟邪剑法虽然号称七十二招,但每一招各有数十著变化,一经推衍,变化繁复之极,换作一般人,纵不头晕眼花,也必为这万花筒一般的剑法所迷,无所措手;使到极限时,对手甚至连自己的身影也瞧不清楚,只看得头晕眼花,胸口烦恶,只欲作呕。

武功描写

林平之的头被他一寸一寸的按将下去,离地面已不过半尺,奋力叫道:「我不磕头,偏不磕头!」木高峰道:「瞧你磕不磕头?」手一沉,林平之的额头又被他按低了两寸。便在此时,林平之【忽觉背心上微微一热,一股柔和的力道传入体内,头顶的压力斗然间轻了,双手在地上一撑,便即站起】。这一下固然大出林平之意料之外,而木高峰更是大吃一惊,适才冲开他手上劲道的这股内力,似乎是武林中盛称的华山派「紫霞功」,听说这内功初发时若有若无,绵如云霞,然而蓄劲极韧,到後来更铺天盖地,势不可当,「紫霞」二字由此而来。木高峰惊诧之下,手掌又迅即按上林平之头顶,掌心刚碰到林平之头顶,他顶门上又是【一股柔韧的内力升起,两者一震,木高峰手臂发麻,胸口也隐隐作痛。】
岳不群【以袖功挥出长剑】,满拟将田伯光一剑穿心而过,万不料不戒和尚这两只僧鞋上竟有如许力道,而劲力又巧妙异常。
十五人团团围在岳不群四周,八名好手分站八方,与岳不群对战,余下七人手中各执孔明灯,将灯火射向岳不群双眼。华山派掌门内功虽深,剑术虽精,但对战的八人均属好手,七道灯光迎面直射,更令他难以睁眼。他知道今日华山派已然一败涂地,势将在这药王庙中全军覆没,但仍挥剑守住门户,【气力悠长,剑法精严】,灯火射到之时,他便垂目向下,八个敌人一时倒也奈何他不得。
岳不群微一迟疑:「难道听凭师妹断去一臂?」但随即心想:「倘若弃剑投降,一般的受他们欺凌虐辱,我华山派数百年的令名,岂可在我手中葬送?」突然间吸一口气,脸上紫气大盛,挥剑向左首的汉子劈去。那汉子举刀挡格,岂知岳不群这【一剑伴附著紫霞神功,力道强劲,那刀竟然被长剑逼回,一刀一剑,同时砍上他右臂】,将他右臂砍下了两截,鲜血四溅。那人大叫一声,摔倒在地。
年轻时的岳不群(吴俊余饰)

年轻时的岳不群(吴俊余饰)

他心中思忖,手上却丝毫不懈,【紫霞神功施展出来,剑尖末端隐隐发出光芒】,十余招後又有一名敌人肩头中剑,手中钢鞭跌落在地,圈外另一名蒙面人抢了过来,替了他出去,这人手持锯齿刀,兵刃沉重,刀头有一弯钩,不住去锁拿岳不群手中长剑。【岳不群内力充沛,精神愈战愈长】,突然间左手反掌,打中一人胸口,喀喇一声响,【打断了他两根肋骨】,那人双手所持的鑌铁怀杖登时震落在地。
岳不群知道这二人倘若说话,语音必低,当即【运起“紫霞神功”,登时耳目加倍灵敏,听觉视力均可及远】
【只因发觉岸上来了敌人,这才运功侦查,否则运这紫霞功颇耗内力,等闲不轻运用】——颇耗内力
【向问天道:“咱们来到梅庄,实出于一片至诚,风兄弟若再过谦,对四位前辈反而不敬了。你华山派‘紫霞神功’远胜于我嵩山派内功,武林中众所周知。】

人物形象

——试玉要烧三日满,辫材须待七年期
《笑傲江湖》是一部政治武侠小说。金庸先生在《笑傲江湖·后记》中说:“这部小说通过书中一些人物,企图刻划中国三千多年来政治生活中的若干普遍现象,”“任我行、东方不败、岳不群、左冷禅这些人,在我设想时主要不是武林高手,而是政治人物。”“不顾一切的夺取权力,是古今中外政治生活的基本情况。”可以说以武侠小说的形式表现政治生活是《笑傲江湖》的一大特色。
央视版《笑傲江湖》中的岳不群

央视版《笑傲江湖》中的岳不群

几千年的封建政治是一种权力政治,是为个人或家族或小集团谋私利而夺权的政治。这种政治的私利性,必然使这种权力角逐带有疯狂性并缺乏游戏规则。金庸先生的这部小说以形象化的通俗笔法为我们描绘了一幅惊心动魄的封建政治权力角逐图。在这场疯狂的权力角逐中,正教与魔教、正教中的这派与那派,这个与那个;魔教中的这派与那派,这个与那个,进行着你死我活的斗争。今天标榜“正邪不两立”,义正辞严,明天可以暗中勾结,互为援手;今天是“同气连枝,亲如兄弟”,明天刀刃相见,杀人如麻。纵横裨阖、趁火打劫、隔岸观火、笑里藏刀、瞒天过海、借刀杀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美人计、“三尸脑神丹,’。“清理门户”无所不用其极,令人瞠目结舌。在这种疯狂的权力角逐中,每个人都是身不由己的。许多人内心遭到扭曲。但如果能够做到日积月累的行善,为他人造福,绝不危害政敌以外的百姓,这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这个人亦不宜厚非。岳先生守节何止七年。一生守节一朝皆成居心叵测,这是并不合理的。但却合情,因为人性普遍如此。实则并不可取。

人物介绍

岳不群是华山派掌门人,人称“君子剑”。他有着超凡脱俗的外表:“颊下五柳俘须,面如冠玉,一脸正气”。“轻袍缓带,右手摇着折扇,神情甚是潇洒。”他“虽然名字叫作‘不群’,却十分喜爱朋友,来宾中许多藉藉无名,或是声名不甚清白之徒,只要过来和他谈话,丝毫不摆出华
岳不群

岳不群

山派掌门,高人一等的架子。”甚至“与人过招也毫无霸气”而是“蕴藉儒雅”。他文质彬彬,颇有涵养,稍显粗俗的话绝不会从他口中说出来,他打败了木高峰,“瞧着他背影在黑暗中隐没,叹了口气,自言自语:‘武林中似这等功夫,那也是很难得了,可就偏生自甘……’下面‘下流’两字,忍住了不说。”在少林寺,魔教头目任我行当面羞辱他说,只知宁女侠(岳夫人),不知什么岳先生时,他淡然道:“晚生贱名,原不足以辱先生清听。”
他经常告诫弟子“时时记得仁义为先,做个正人君子。”他不近女色,夫妻感情甚笃,结婚十多年仍师兄师妹相称,相敬如宾。他在弟子中有着绝对的威信,“师父他老人家吩咐下来的事,自然大有道理,又有谁能不服呢?”他门规甚严,咯守“正邪不两立”的原则,在江湖上有着“一等一的声誉”。
由于他声望卓著,左冷禅并派野心大暴露时,武林同道把希望寄托于他,希望他出面加以阻止;当并派势难阻挡时,都认为“以彬彬君子的岳不群出任五岳派掌门,远胜于野心勃勃的左冷禅。”“各人素知岳不群乃谦谦君子,由他执掌五岳一派门户,自是大为放心。”
同时,岳先生也有着阴暗的一面。为了华山派,也打《辟邪剑谱》的主意;夺得《辟邪剑谱》后,林平之被砍伤,听见背后有人叫师父。同时劳德诺和罗白英被杀并且毁容。这里要注意,劳德诺后来又出现了,并且证实是间谍。为何岳不群杀了他们反而又放过林平之并且收做女婿?为了称霸武林,不惜自宫练剑。因令狐冲结交匪类并杀了五岳中人将其逐出门墙。后又拉拢他。同时也是杀害二定的嫌疑人之一;口号“五岳剑派,同气连枝”,恒山派求援却迫于形势没有施于援手。
巍子饰演的岳不群

巍子饰演的岳不群

所有这一切,或是在冠冕堂皇的名义下,或是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进行的。读者在审美鉴赏当中,一直把他当作正面形象。直到最后,回过头来一看,原来还有不少污点。导致读者对其不满的情绪。
人们爱把岳不群称为伪君子,窃以为“伪君子”一词很难界定岳不群这一类人。可以说岳不群是集的“刘邦的无赖、“仁德”、曹操的阴险、朱元璋的狠毒于一身的阴谋家、野心家、两面派,是中国传统文化负面和官僚权力政治孕育的怪胎。“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岳不群形象为我们识别阴谋家,野心家、两面派提供了很好的借鉴。
岳不群的性格特征在和左冷禅的权力角逐中,和令狐冲的矛盾冲突中得到进一步的展开,下面将专题论述。

与左冷禅

岳不群与左冷禅,一个被称为“伪君子”,一个被称为“真小人”,都是疯狂的权力狂。在为个人私利不择手段谋取更大权力这点上,没有丝毫差别,可说是难兄难弟;但在如何夺权的策略和手段上,则分出高低来了。
左冷禅也贪婪、凶狠狡猾,但和岳不群相比则大为逊色了。他城府没有岳不群深,谋算不及岳不群远,伪装没有岳不群巧。他精心策划的每一个行动,几乎都逃不出岳不群的掌心。在权力角逐当中,左冷禅只充当了捕蝉的螳螂,而岳不群却当仁不让地成了黄雀。这是一场“伪君子”和“真小人”的较量。如果说左冷蝉是权力角逐中的恶狼,那么,岳不群就是恶狼加狐狸。
左冷禅是五岳剑派盟主,手执五色令旗,可以发号施令。可惜疯狂的权力欲,使他并不以此为满足。他有一个“夺权五步曲”:第一步,当上五岳剑派盟主(已实现);第二步,五派归一,由他出任掌门(正在进行);第三步,与少林、武当鼎足而三,并兼并之;第四步,一举消灭魔教;第五步,称王称帝,长生不老,万寿无疆。当然,这“夺权五步曲”是方证大师和冲虚道人根据其人其行概括出来的,左冷禅是否真有此“五步曲”则不得而知。但问题不在这里,问题在于这“五步曲”有也好,没有也好,在权力角逐中都将把左冷禅置于不利地位。假设左冷禅真有此“五步曲’,而为政敌所知晓,所揭露,那无异于将他置于火山口上成为众矢之的;假设没有,而政敌认为有,同样也将他置于火山口上,成为众矢之的。而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这“夺权五步曲”与其说姓左,不如说姓岳。可惜连道行高超、世事洞明,政治经验丰富的方证大师等人都看不到这一点,反而认为岳不群是抗衡左冷禅野心的最佳人选。仿佛左冷禅得逞就要天下大乱,生灵涂炭;而岳不群当权就可以天下太平,莺歌燕舞!左冷禅和岳不群孰高孰低不是不言而喻了吗?
岳不群和左冷禅最精彩的较量是在三月十五日的嵩山并派大会上。左冷禅经过多年 策划、费尽心机、苦心经营,对五岳各派或分化瓦解,或拉拢利诱,或大打出手,终于迎来了这一天。这一天他邀朋约友,大搞庆典活动。他重修了封禅台,他组织了仪仗队、啦啦队,踌躇满志地准备坐上五岳派第一把交椅。可惜他万万没有想到,他辛辛苦苦地搭起了台子,唱戏的却是岳不群。岳不群为了这一天,同样是多年策划,费尽心机。他深知自己没有左冷禅那样的名望权力:他不是五岳剑派盟主,不能像左冷禅一样名正言顺地发号施令。他也知道自己的实力不如左冷禅,左冷禅有武功一等一的“十三太保”,而他门下弟子七长八短、大为逊色。但他头脑冷静、审时度势、不露声色、谋定后动。为了这一天,他作了以下准备:一、用阴谋手段取得《辟邪剑谱》,不惜自残,自宫练剑。练好辟邪剑后严守机密(连妻女都不知)。在少林寺令狐冲比剑时故意震断左腿,以苦肉计麻痹政敌,使左冷禅误认他“内功修为不过尔尔”。二、对左冷禅打入他内部的奸细劳德诺,他不动声色,优礼有加。关键时刻来个将计就计、将假的《辟邪剑谱》通过奸细送给左冷禅,使左冷禅以假为真,入其圈套。三、让女儿岳灵珊修习五岳剑派各派武功,为在嵩山大会上以各派剑术战胜各派打下基础。四、直到嵩山大会这一天,他都没有停止他的阴谋活动,他不失时机一反常态地暗示令狐冲,愿让他重立门墙,感动得已当上恒山派掌门的令狐冲泪流满面,决心惟他马首是瞻
双方都自认为万事俱备,胜券在握,接下来就是比剑夺帅。这是全书最精采章节中的 一章,对人物性格作了淋漓尽致的刻划(本文原文照抄,略加评点,括号内为笔者所加)。
(左冷禅迫不及待地向岳不群挑战)岳不群却说:“久存向左兄讨教之心,只是今日五岳派新建,掌门人尚未推出,在下倘若和左师兄比剑,倒似是来争做五岳派掌门一般,那不免惹人闲话了。”(说得多么动听!处处不忘谦谦君子之风范。久存此心是真,不争做掌门是假,此公语言的特点是真中有假,假中有真)。
(左冷禅却不理他这一套。)说:“岳兄只消胜得在下手中长剑,五岳派掌门一席,自当由岳兄承当。”岳不群摇手道:“武功高的,未必人品也高。在下就算胜得了左兄,也未见得胜过五岳派中其余高手。”(以已之长,攻敌之短,显然还未动手,岳不群在典论上就胜了第一回合。)
……岳不群拱手道:“左兄,你我今日份属同门,咱们切磋武艺,点到为止,如何?”
左冷禅:“兄弟自当小心,尽力不要伤到岳兄。”……
岳不群微微一笑,朗声道:“刀剑不生眼睛,一动上手,难免死伤,这话不错。”转头向华山派群弟子道:“华山门下众人听着:我和左师兄是切磋武艺,绝无怨仇,倘若左师兄杀了我,或是打得我身受重伤,乃是激斗之际,不易拿捏分寸,大伙儿不可对左师伯一怀恨,更不可与嵩山门下寻仇生事,坏了我五岳派同门的义气。”(多么冠见堂皇!多么通情达理!多么顾全大局!然去岳不群战胜甚至杀死左冷禅早已成竹在胸,这些话与其说是说给华山派弟子听,毋宁说是说给嵩山派弟子和在场的其它第三者听。既堵住了嵩山派失败后闹事的后路,还争取了第三者的同情和支持,又不失表现自己的君子风度,可谓一石三鸟!)
左冷禅听他如此说,倒颇出于意料之外。(真小人难度伪君子之腹,不出意料之外也不行。)岳不群微笑道(一直微笑着,此公笑神经可谓发达。):“我五派合并为一,那是十分艰难的大事。(岳花费的心血,付出的代价确实不小。)倘若因我二人论剑较技,伤了和气,五岳派下同门大起纷争,那可和并派的原意背道而驰了。”(不惜自残而即将得来的桃子容易吗?它应该是一个鲜嫩的桃子,而不是一个烂桃子。可惜左冷禅利令智昏,居然认为“此人已生怯意,我正好乘势一举将其制服。”蠢极!岳不群不战而又胜了第二回合。)
在比剑的过程中,岳不群用真辟邪剑法打败了左冷禅的假辟邪剑法,施放毒针刺伤左冷禅手掌,刺瞎左冷禅双眼,这些都是顺理成章的事(对读者来说是事后才知道的),而令人叹为观止的是,岳不群得胜后马上走到台边,拱手道:“在下与左师兄比武较艺,原盼点到为止。但左师兄武功太高,震去了在下手中长剑,危急之际,在下但求自保,下手失了分寸,以致左师兄双目受损,在下心中好生不安。咱们当寻访名医,为左师兄治疗。”紧接着又以五岳派总掌门的身份,委任反对自己最力的嵩山派头面人物汤英鹗、陆柏会同左冷禅主理原篙山派事务。岳不群就是以这种“不计前嫌”的政治手腕和迅雷不及掩耳的应变措施安抚了劲敌,消弥了一场可能即将发生的危机。至此,岳不群彻底击垮了左冷禅,取得了这场权力角逐的最终胜利。

与令狐冲

岳不群责任大,压力重,令狐冲“笑傲江湖”;岳不群深谋远虑,令狐冲大大咧咧,顾前不顾后。两人无论从性格或做人的准则看都是两股道上跑的车—走的不是一条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可命运却偏偏将他们纠结在一起,合演了一出政治悲喜剧。
岳不群是华山派掌门人,令狐冲是华山派掌门大弟子,是岳不群挑定的接班人。令狐冲是孤儿,岳不群夫妇将其抚养成人并授以武艺,令狐冲对岳不群始终怀有父亲般的感情。岳不群也曾寄希望于令狐冲。在华山他曾对令狐冲说:“你是本门大弟子,我和你师娘对你期望甚殷,盼你他日能为我们分担艰巨,光大华山一派。”可是,这对情同父子的师徒,最后却分道扬镳,这其中的原因很值得探讨。令狐冲放浪形骸,行为有失检点,结交邪教人物是师徒矛盾的起点。在令狐冲看来这纯粹是个人行为,无关大局。正教中有好人坏人,邪教中也有好人坏人。交朋友就要讲义气,重然诺,有恩必报,但既然师父不高兴,以后注意就是了。岳不群却不这样认为,岳不群说:“冲儿,我瞧人家救了你一命后,你于正邪忠奸之分这一点上,已然十分糊涂了。此事关涉到你以后安身之命的大关节,这中间可半分含糊不得。”“此事关系到我华山派的兴衰荣辱,也关系到你一身的安危成败。”岳不群为什么把问题提到这样的高度呢?原来“正邪不两立”是岳不群为了夺取武林最高权力而打出的一面旗帜,是他的政治资本。岳不群就是要以这面旗帜,在武林中“安身立命”,在正邪两派无休止的争斗中浑水摸鱼,“光大华山一派”,进而夺取五岳剑派最高权力,最后称霸武林。对他来说这显然是“大关节”,是原则问题,是大是大非问题,立场问题,是他在权力角逐中的“通灵宝玉”。而令狐冲不仅不高举这面旗帜,反而结交邪派人物,这就必然有损于他的“清誉”,有碍他的夺权“大业”,师徒矛盾就由此而产生了。
而令岳不群恼火的是,令狐冲在玉女峰面壁一年,非但没有悔过自新,反而在玉女峰学了剑宗剑法。“剑气之争”是华山派内部剑宗和气宗之间权力角逐的焦点,岳不群就是在剑气两派的斗争中登上华山派权力宝座的。没有气宗就没有岳不群,没有气宗的胜利就没有岳不群的胜利。“气重于剑”或“剑重于气”绝不是技艺问题,方法问题,而是敏感政治问题,是有关岳不群的政治生命,有关岳不群的权力宝座的原则问题。难怪,对华山派内部“剑气之争”向来讳莫如深的岳不群,认为“这是本派的大机密,谁也不能泄露出去”的岳不群,此时此地不得不郑重其事地对群弟子进行了一次“正邪两途”斗争的教育了。
提出“纲举目张”,“什么是纲,什么是目,务须分得清清楚楚。”并警告令狐冲:“如果你沿着目前的道路走下去,不出三年,那便是‘剑重于气’的局面,实是危险万分,不但毁了你自己,毁了当年无数前辈用性命换来的本门正宗武学,连华山派也给你毁了。”“倘若你执迷不悟,继续走剑宗的邪路,嘿嘿,重则取你性命,轻则废去武功,逐出门墙。”声色俱厉的一席话,吓得令狐冲“额头冷汗涔涔而下”,连称“弟子决计不敢”。
巍子饰演的岳不群

巍子饰演的岳不群

虽然此时岳不群并没有采取严厉的组织措施,但可以想见,在岳不群心中一定有了这样的判断:“此人不可重用!”令狐冲遭到岳不群冷落的另一个原因是林平之和《辟邪剑谱》。对林家的《辟邪剑谱》岳不群早就垂涎三尺。夺得《辟邪剑谱》,练成辟邪剑法,这是岳不群政治设计中的重要一环,是进行权力角逐的实力准备,不管采取什么手段都要取得《辟邪剑谱》,这是他的既定方针。把林平之收在门下,这是他政治设计的第一步,他已经实现了。以女儿作诱饵,用美人计拴住林平之,名正言顺地夺取《辟邪剑谱》,这是第二步;夺到《辟邪剑谱》后除掉林平之,杀人灭口,这是第三步。而令狐冲和岳灵珊的关系却成了岳不群实现第二步战略的障碍。岳不群让令狐冲在华山玉女峰面壁一年“悔过自新”,实则是将令狐冲和岳灵珊隔离开来,斩断他们之间的情丝,让林平之取而代之。果然林平之和岳灵珊双双坠入爱河,入其彀中。这个时候令狐冲又身负重伤,几乎成了半死不活的废人,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成了一个包袱。岳不群借故离开华山去寻找《辟邪剑谱》,把包袱丢在华山上,是死是活就管不着了。当然这一切还是在事出无奈的脉脉温情中进行的。
药王庙一战使岳不群最终下决心将令狐冲逐出门墙。华山派在药王庙遭蒙面人和剑宗封不平,嵩山派汤英鹗等人袭击,眼看要全军覆没。令狐冲拼死力战,挽救了华山派。岳不群不但不予以嘉奖,反而大发雷霆,冷笑道:“你武功到了这地步,怎么还会将师父师娘瞧在眼里?我们华山派这点点微末功夫,如何能当你神剑之一击?那个蒙面老者不是说过么?华山派掌门一席,早该由你接管才是。”但从个中人角度出发则又不难理解了。第一、令狐冲武功已大大超过岳不群,功高震主,这是权力斗争中的大忌。第二,也是最重要的原因,蒙面老者的话触痛了岳不群敏感的政治神经。权力受到了威胁,这是不能等闲视之的,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其它问题好商量,在这点上是没有商量余地的。从此一路上暗中派人将令狐冲监管起来,此后不久,岳不群即发出了“死亡追杀令”,遍告江湖各门派,将令狐冲逐出门墙,并“祈正派诸友共诛之”。师徒冲突已经公开化到不可调和的地步。
人物结局
岳不群的一生,是光与影的一生。
港版《笑傲江湖》的剧情中,缘于早年岳不群的师傅将代代相传的几招《葵花宝典》传授给了岳不群,并告诉岳不群有生之年要发现其中的秘密为止,而且告诉他葵花宝典才能将华山派发扬光大。
身为一派之主,岳不群谨遵师训,相信只有葵花宝典才能发扬华山派,遂他多年来不深练华山剑法,仅仅练习紫霞神功,多年以来一直想尽办法去发现其中的秘密,直到大徒弟令狐冲因触犯青城派后,岳不群让其前去送礼谢罪后,令狐冲无意从中发现了原来青城派一直想抢夺福威镖局的辟邪剑谱,岳不群震惊之余,才发现辟邪剑谱原来就是葵花宝典。
小说中有一句话,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对岳不群这一类野心家来说,则是“人在权力场,身不由己。”岳不群的一生是身不由己的一生。他不杀人,别人就要杀他;他不搞阴谋诡计,别人 就要搞阴谋诡计;他不自宫练剑,别人就要自宫练剑。他靠阴谋诡计夺取权力,就要提防别人用阴谋诡计搞垮自己。可以说他每时每刻、每处每地都处心积虑,胆战心惊,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失去了普通人的生活,失去了做人的乐趣

影视形象

1978年香港邵氏电影《笑傲江湖》冯淬帆饰演
1984年香港无线电视剧《笑傲江湖》曾江饰演
1985年台湾台视电视剧《笑傲江湖》古铮饰演
1990年香港电影《笑傲江湖》刘兆铭饰演
1996年香港无线电视剧《笑傲江湖》王伟饰演
2000年台湾中视电视剧《笑傲江湖》岳跃利饰演
2000年新加坡电视剧《笑傲江湖》郑各评饰演
2001年内地电视剧《笑傲江湖》巍子饰演
2013年内地电视剧《笑傲江湖》黄文豪饰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