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牙擦苏 - DGSO百科
网页 图片 百科 小说

百科首页

我爱牙擦苏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我爱牙擦苏》是香港无线电视拍摄于1992年。该剧除了张卫健以外,还聚集了香港当下的红星欧阳震华 、黎姿还有许志安,等。剧中展现了他们刚出道时的清涩形象,特别是黎姿,这是她最早拍摄的电视剧中的一个,其中的形象清新秀丽,和现在的角色有很大的不同。歌手许志安很少涉足电视剧,这部戏是他难得一见的荧屏形象。

剧情简介

牙擦苏(张卫健)其貌不扬,哨牙兼口吃,但为人却乐天知命。他本为乡间大地主的独子,因与告老归田的太监结怨,为保性命,带同童养媳吴三贵(林漪娸)及乡里林世荣(蒋志光)逃往省城。他少不更事,竟与黄飞鸿(关海山)产生误会而结怨,幸及后两人误会冰释,苏更有意拜鸿为师却被拒,反与宝芝林弟子凌云佳(何宝生)、鬼脚七(许志安)、梁宽(曾伟权)及鸿唯一之女弟子黄玉卿(叶玉萍)成为好友,并闹出不少笑话。
另一方面,苏与刚从外国回来之朱茵茵(刘小慧)及在妓寨当琵琶仔之妙珠(黎姿),发展一段纠缠不清的感情。期间,苏更与省城恶霸金多宝(欧阳震华)交恶,遭受连番逼害,更连累鸿及众宝芝林弟子。与此同时,当日与苏结怨之太监亦上门找他算账,牙擦苏四面受敌,究竟能否化险为夷呢?他的三角恋情又如何解决呢?
牙擦苏四面受敌,最终在宝芝林师兄弟的帮助下化险为夷,同时还揭穿破坏了金家与外国人合伙欺害老百姓的阴谋。他的三角恋情又如何解决呢?童养媳吴三贵几经周折后嫁给了彼此一直喜欢的梁宽,朱茵茵受骗嫁给了金多宝,最后发现金多宝的真面目时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爱着牙擦苏,但此时林苏心中已只有阿妙。

角色介绍

牙擦苏

扮演牙擦苏时的张卫健,大概才26、27岁,年轻,非常年轻才与剧中人物结合完美、更显得鬼马机灵、活泼可爱。当年张卫健带上大门牙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如果不是事先知道,catzhou就看不出来大龇牙就是Dicky。为了不浪费这个小白脸的主演又要照顾牙擦苏是大爆牙这个已深入人心的形象象,剧情巧妙安排,只在开始四集和最后一集出现大爆牙,其余都是以小帅哥的面目出演,好笑的是,剧中牙擦苏不认为自己是小白脸,欧阳震华饰的金多宝才是,呵呵。但与周星驰在剧中极力丑化、贬低自己不同,张卫健的牙擦苏即使是改变形象,也没有为大暴牙和身高而自卑,总是清新自然、轻松自信,观众或者说常人眼中的这两点缺陷,在剧中竟然丝毫不是重点,真正做到了不以貌取人。
看牙擦苏,在catzhou眼中,张卫健就是牙擦苏,牙擦苏就是张卫健,本色和表演,谁又能分得清;但是很多年后,他又塑造了许多成功的电视人物角色,以致于观众有这样的感觉:张卫健就是孙悟空,张卫健就是方世玉,张卫健就是张君宝。"他人眼中看作我的演技,对我来说却体现为返归本质的要求;他人眼中显现为自然的我,却恰是我的演技。"这句话,用在张卫健身上再合适不过。纵然大众眼中他的角色大多类型雷同、不断重复,其实周星星的角色又何尝不是,大同之中有变化,重复之后有进步,才能形成各自招牌的影视风格。只不过周星驰拍的是电影 而张卫健拍的是电视剧 电影自然要比电视剧要吃香的多金庸说自己小说最成功的地方,不在于很多年后一般读者还能熟悉地记得故事情节,而是没有人会忘记小说中的塑造得形象生动的主人公;catzhou以为,成功的电视剧集又何尝不是,喜剧也好,悲剧也好,观众不一定记得所有的剧情,但对塑造成功、独具个性的人物角色,却会直到很多年以后还是津津乐道念念不忘。

吴三贵

林漪琪饰的童养媳吴三贵一出场,名字和动作就让人忍俊不禁,而且令catzhou想起和周星驰多次合作的毛舜君,因为样貌有点相像。吴三贵大牙擦苏十几岁,说是童养媳,其实不过是类似丫环保姆的角色照顾林苏,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是"还冰清玉洁",呵呵。因为是乡下女子,所以大大咧咧、没有见识,开始甚至让人觉得没有自尊,当林苏要娶妾侍时她的开心竟然是自己终于可以做大老婆了。到了省城后她身上的传统妇女勤劳节俭的美德突出显现吸引了梁宽和豆腐店老板的眼光,而成长后的林苏也学会重视和关心她的感受,一封善意的休书让这位形同姐姐的童养媳恢复自由身以争取一生的幸福,可惜造化弄人,几经周折后,吴三贵才和彼此一直有意的梁宽相聚。吴三贵这一角色自始自终非常搞笑,林漪琪的演绎精彩纷呈,比如她对牙擦苏的夫唱妇随,比如她和林世荣嚷嚷"什么什么"较劲,比如她和梁宽彼此有意却碍于脸面无法点破,这种搞笑与电影上毛舜君、吴君如等女笑星以夸张的表情和肢体动作、刻意丑化自己博取笑声不同,更多在于故事中演员与角色性格的混为一体而产生的喜剧效果,如果你看过毛舜君在TVB的电视《鹿鼎记》《他来自江湖》和她在电影《花田喜事》《情圣》中的表演,就会明白catzhou所指的这种搞笑差异。在《我爱牙擦苏》之前,林漪琪还在《我本善良》中演过齐乔正的情人,能做剧中曾江和李琳琳之间的第三者,可见林之美貌风情不可小觑;两部剧中角色的风格亦迥然不同,可见林作为演员的可塑性,可惜除了这两部戏,catzhou未有看过她的其他剧作。

李大妹

反倒是剧中牙擦苏喜欢过的黎姿和刘小慧,在catzhou看来并无多少特色发挥。当年的黎姿应该出道不久,虽然清丽动人,形象上和张卫健的牙擦苏也较般配,最终由她所饰的阿妙也如愿和林苏在一起,但这个角色甚至不如黎姿在和温兆伦合作的《少林至尊》中给catzhou的印象深刻。黎姿在《古惑仔》系列电影走红后消失了一段时间,2000-2001重返电视界后拍过《新倚天》《新楚留香》《陆小凤》和《郑板桥》,剧中的女主角个个举足轻重,敢爱敢恨,可不再是当年的小小女子,她的扮相的确以古装为美。而刘小慧所饰的角色名叫朱茵茵,那时张卫健还没和朱茵合作过《追日者》和《小宝》,不然catzhou会以为编剧有心暗示撮合张、朱成屏幕情侣,呵呵,一厢情愿的想法,据说张朱私底下不甚合拍。这个刘小慧好像是唱歌出身,未知有其他剧作,在牙剧中扮国外留学回来的茶店老板女儿,像是十三姨,不过没那份聪明,不然也不会被金多宝骗财骗色,最后虽然抽身而退,已经物是人非。这部喜剧片的结局,竟然没有让林苏坐拥二美,而是情有独钟,倒有一点出人意料。

剧集评价

猫眼看港剧之《我爱牙擦苏》

得到《我爱牙擦苏》 这部剧,缘于一年多前在某家正在清仓的音像店摊前停驻。本来以一元一集的价格收购当时网络讨论正酣的《小宝与康熙》准备走人,老板娘不知从哪里看出catzhou有像喜欢港产喜剧的样子,又推荐了《我爱牙擦苏》,虽然当时没听说过此剧,但看到有一些熟悉的演员名字,想想也不过就是20元(要知道几年前只能买两张D版CD啊),于是掏钱把牙擦苏和小宝一并带回了家。呵呵,其实很少有买剧集碟片的习惯,那次是贪便宜。
TVB在1992年制作的剧集,在内地最著名的应该是经典《大时代》,其实此部台庆剧在内地播出已是1993年以后的事。如果不是那位老板推荐,catzhou也决计不会有机会看到TVB在1992年另一部由张卫健领衔的台庆剧。《我爱牙擦苏》与《大时代》的煸情悲剧风格迥异,走的是轻松搞笑路线,同样取得骄人收视!上图剧照显示时间为07.12.1992,如果是剧集首映日,应该理解为12月7日比较接近TVB的台庆时间。总之到如今已是流水十年间,张卫健四起三落再度当红,只是此剧还是鲜有人知,即使提到,也不过认为此剧只是张卫健当年效仿周星驰无厘头搞笑方式的电视作品并不出色。Catzhou在接触过《少年英雄方世玉》《机灵小不懂》《小宝与康熙》等张卫健去台湾所拍电视剧集后回头看1992年的牙擦苏,未看牙剧之前他在TVB的剧集只看过《日月神剑》《西游记》和《追日者》,而看过牙剧后又找来他在TVB的《老友鬼鬼》《黄金传奇》《巨人》来看,个人以为,张卫健在TVB的代表作若选两部,除了96年的《西游记》,93年之前的不该是内地熟悉的《日月神剑》或张第一部创下香港电视收视纪录的1991《老友鬼鬼》,而是这一部1992年的《我爱牙擦苏》。

整体观感

初看牙擦苏,亲切熟悉的配音,似曾相识的众多人物,久违的港剧镜头,甚至怎么看都比电视台白色宋体字要顺眼的黄色字幕,如遇老友,共忆当年趣事,开心地一笑而不可收拾,三碟连放、欲罢不能,20集不长不短,当然一口气看完。
1-12集可谓集集爆笑,后面的笑料稍微少点,不过总的搞笑的风格,虽然是张卫健剧集中最接近周星驰风格的一部(所谓接近,是指某些桥段而非表演风格),但绝不同于同一时期周星驰电影。1992周星驰的电影有四五部进入当年的票房十大,无论是《审死官》中的陈梦吉,《鹿鼎记》中的韦小宝,还是《武状元》苏乞儿,表演以丰富的表情见长,周星星演绎大喜大悲跌宕起伏收放自如,但整个故事反映小人物和社会底层一面时总离不开庸俗龌龃的桥段。《我爱牙擦苏》比之张卫健的所有其他剧集,不能说是老少咸宜,呵呵,因为剧中涉及琵琶仔、点蜡烛等"专业术语"。不过此剧是张卫健在TVB唯一担纲男主角的戏,(其他剧集均有并列或第二男主角),且并不一味搞笑,牙擦苏从最初的依赖家里的绔纨子弟,成长为自食其力、见义勇为的宝芝林弟子,此中悲喜不见得有周星星小人物那般的所谓深度,不过本性善良的牙擦苏的经历亦见剧集潜在朴素的教育意义,呵呵;而牙擦苏从最初无视童养媳的人格尊严、以娶省城美女妾侍为人生理想的可笑少年林更生,成长为能够考虑别人的终生幸福、在道义和感情间作出理智选择的男儿林苏,有一点点类似言情片对感情的探讨,不过还是被过度的搞笑所掩盖,呵呵。
1992年前后香港黄飞鸿电影盛行一时,TVB的电视《我爱牙擦苏》以黄飞鸿关门弟子牙擦苏为主角,此创意可谓是独辟蹊径。众所周知,TVB对喜剧可谓是驾轻就熟,香港电视的喜剧风格和香港电影的喜剧风格是不同的,真不理解为何有人就认为张卫健的喜剧风格是效仿周星星的无厘头。其实就像电视和电视,前者有如自然生活本色表演,仿佛现实身边的亲切朋友,后者是戏剧表演,再怎么逼真生动,总归是看戏的感动。二人目前的成就各在影视两界,厚此菲彼,只能显示观者眼界。
《牙》剧中开始有人给牙擦苏一大堆照片选妾侍,呵呵,其中有一张是巩俐的,当时周星星的《唐伯虎点秋香》还没拍吧。而牙擦苏林苏从乡下到省城饭店时,笑称一个姓林的服务员和林家村的林俊贤长得很像,哈哈,如此调侃,大概是"报复"林俊贤在91年的《巨人》剧中对张卫健的迫害吧。
catzhou看的是国语版,因此许多粤语俚语及地方特色的搞笑均未有所见。

师门宝芝林的人物

1992年的前后几年,重拍黄飞鸿的电影盛行,虽然没有看过据说是拍黄飞鸿次数最多的关德兴版,但李连杰和赵文卓版想必谁都不会陌生。不过有谁见过老年版的黄飞鸿?呵呵,如同找张卫健演牙擦苏是个绝佳创意,关海山版的老年黄飞鸿也颇有意思。这个黄飞鸿倒有几分关海山以往角色的影子,外表严肃固执、食古不化,其实内心善良慈爱、深明大义,用剧中梁宽的话说是"师父吃软不吃硬",想想《义不容情》里倪楚君的那个脾气倔强的父亲,就是如此。记得关海山除了一部《六指琴魔》作主角外,其余的戏皆为配角,83《射雕》的陆乘风,《巨人》中的外表风流但宅心仁厚技术高超的麦医生,《追日者》里神经凤的固执老爹,《第三类法庭》中有如金庸的报业创者,以及领衔《天地男儿》明星阵容的银行业巨子,精湛的演技令每一部戏的角色都令人印象深刻。听说2001年TVB的台庆会上关海山坐着轮椅接受了TVB颁给他的终身成就奖,实在是当之无愧。张卫健在《巨人》中饰关海山的私生子,《我爱牙擦苏》中扮关海山的关门弟子,《追日者》中虽无直接关系,却也算是关的干儿子,呵呵,总觉得后来张卫健在台湾所拍的电视中,母子情虽然演绎得很精彩,演父子却没有在TVB时和关海山对戏来得有天生父子相。而牙擦苏和黄飞鸿的师徒情,考虑到喜剧因素,编剧让二人相识于误会,从开始林苏油滑轻浮为严肃面孔的黄所不喜,到后来黄飞鸿对牙擦苏的嘴里不说眼里赞许,而林苏也逐渐敬重、理解和爱戴师父,很奇怪这样一出诙谐搞笑的戏,表现师徒情竟然玩含蓄内敛的方式,呵呵。
梁宽曾伟权其实也出道很早,记得《霍东阁》中有他,去年的《寻秦记》中也有他。电影上的梁宽似乎很能打,而曾伟权版的梁宽主要塑造他性格上的拘谨内向,对于感情的怯懦一度让他所爱的女人受苦,呵呵,这是一部喜剧,大概出于搞笑的目的设计人物性格和故事,曾伟权的表演应该说是本色表演,呵呵。后来TVB还有一部李克勤和宣萱主演的《铁胆梁宽》,不知剧情如何。
蒋志光的林世荣也是较搞笑的角色,那时很瘦,居然演杀猪的林世荣,一直单恋阿妙,而对暗恋自己的师姐,也就是黄飞鸿的唯一女弟子没有感觉,真是"我爱的人名花有主,爱我的人惨不忍睹"。哈哈,没这么惨了,黄飞鸿的唯一女弟子长得也可以。当然最终二人是在一块了。蒋志光到96年拍《天地男儿》时形象变化很大,戴一副眼镜演知识分子,剧中还有实力和郑少秋争伍咏薇呢,呵呵。
凌云佳扮演者何宝生后来一度成为一线小生,作品有《水饺皇后》《白发魔女传》《笑傲江湖》和《鉴证实录》较为瞩目,现不知去向。牙剧中的他随身携带梳子,时时刻刻注意自己的形象,无非为获得宝芝林对面的飘香院里所钟情的女子的青睐。只是人物本身好笑,与表演发挥无关,若论人物塑造得成功,当然首推《笑傲江湖》里的林平之
许志安的鬼脚七的塑造类似凌云佳,老实说那时的许志安看不出什么明星气质,倒像我们身边的某位高中同学扮的。许志安的电视角色不多,还有在91年张卫健的《老友鬼鬼》片尾和吕方、杜德伟一起客串爱打牌的天使,最新的是在好友张卫健去台湾拍的《齐天大圣孙悟空》中客串唐僧骑的龙马,呵呵,长着一对马耳,居然还是个偶像诗人。
TVB现在筹拍《鬼脚七》,拟找张家辉出任,算来是这一系列的第四部了,都是黄飞鸿弟子的故事,1992张卫健《我爱牙擦苏》,1994李克勤《铁胆梁宽》,1998林家栋《林世荣》,时间间隔可够长的,也许是无意中形成的系列吧,或者每一部都在等待适合的演员人选。

反面角色

牙剧中一开始和牙擦苏结怨的清朝遗老是个太监,骆应钧饰,不过到最后还算通情达理,算不上什么大奸大恶的反角。这个演员后来出任新射雕、神雕中的黄药师,新倚天中的金毛狮王,算起来TVB是委以重任,因为这些角色在旧版中的扮演者是深得人心的曾江。
主要的反角是金家父子。欧阳震华所饰的金多宝,面目可憎,不仅骗财骗色,到最后还杀父逃亡,最终死在乱枪之下。早年的欧阳震华没有现在这么可爱,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喜剧天赋。在TVB前有张卫健,后有张家辉,BOBBY坐得喜剧小生的位置,可说是凭借实力和机遇。与两位张姓笑星不同的是,欧阳震华怎么看都是TVB相,一离开TVB,比如新加坡拍的戏,就没有TVB为他量身订造得合体。

幕后制作

《我爱牙擦苏》的主题歌是张卫健主唱的《哎呀哎呀亲亲你》,呵呵,当年知道张卫健的歌就两首,还有一首是《日月神剑》续集的片头曲《真真假假》。很少有人知道张卫健这位喜剧电视奇人,是1984年继前两年梅艳芳、吕方之后的新秀歌手大赛冠军。《哎呀哎呀亲亲你》,作为一首十年前的老歌,风格上很配活泼跳脱的剧集。未必如《少年张三丰》片头片尾曲般动人,只是如果是十年前听过的熟悉的歌,即便是儿歌,也很容易引起怀旧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