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谷一 - DGSO百科
网页 图片 MP3 新闻 百科 更多

百科首页

李谷一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李谷一,1944年11月10日出生于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中国著名歌唱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李谷一是建国后华语乐坛的开创性人物,在国内首倡通俗唱法,贡献之大只有华语乐坛的歌后邓丽君(中国台湾)可以与之比肩。李谷一本是湖南花鼓戏演员,后调入中央乐团担任独唱演员,在50多年的从艺生涯中她演唱了700多首歌曲,其中40多首歌曲在海内外广泛流传,如《知音》、《乡恋》、《边疆的泉水清又纯》、《妹妹找哥泪花流》等。1986年她创建中国轻音乐团并担任团长。1988年她被美国传记协会列入《世界杰出人物录》。1996年她获美国ABI协会颁发的“世界艺术家成就奖”。

早年经历

李谷一,我国著名歌唱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1944年11月10日出生于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15岁考入湖南艺术专科学校。1961年至1974年,作为湖南省花鼓戏剧院主要演员,成功地塑造了20多个不同时代,不同性格的年轻姑娘形象,因主演《补锅》一剧拍成电影而成名,曾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的亲切接见。1974年至1984年,调入中央乐团担任独唱演员。她演唱的40多首歌曲在海内外广泛流传,如《边疆的泉水清又纯》、《妹妹找哥泪花流》、《知音》、《乡恋》等等。1986年创建中国轻音乐团并担任团长,其艺术再攀高峰,《难忘今宵》、《故乡是北京》、《前门情思大碗茶》、《我和我的祖国》、《刘海砍樵》等歌曲,在国内外颇具影响,为我国声乐艺术做出重大贡献。1989年获
1984年春晚《迎宾曲》 1984年春晚《迎宾曲》
广电部中国唱片社颁发的首届“金唱片奖”,1991年获文化部“优秀演员奖”、“新曲目优秀奖”。曾受到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和赞扬。1993年,文化部、中央电视台联合拍摄和播出了艺术专题片《缘分-我说李谷一》,概括了其艰辛探索的艺术生涯。1996年,调入东方歌舞团,担任党委书记、第一副团长。除完成繁忙的党务工作和业务领导工作外,还积极完成了中央部委组织的“心连新艺术团”、“京九铁路慰问演出团”、“香港回归晚会”、“澳门回归晚会”、“祖国颂”、“七一晚会”、“南昆铁路文化列车”以及东方歌舞团演出任务共计200多场。几年中,多次受到江泽民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曾以中国艺术家身份,十几次出访美国法国荷兰日本新西兰、澳大利亚及香港、澳门演出,深受欢迎和好评。1978年受到美国总统卡特的接见。1985年在法国巴黎和荷兰阿姆斯特丹、鹿特丹等地举办了独唱音乐会,获得极大成功,是中国大陆第一位歌唱家在这些国家举办的独唱音乐会。
曾多次担任日本、德国南斯拉夫哈萨克斯坦、中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的流行乐坛的大赛和国内中央电视台、文化部等政府以及民间举办的各类音乐比赛的评选 工作。1988年,被具有权威性的美国传记协会列入《世界杰出人物录》。
1996年,获美国ABI协会颁发的“世界艺术家成就奖”的金奖。1999年,获CCTV-MTV(中国中央电视台与美国MTV电视台)颁发的“终身成就奖”。在国内多种报刊上,发表过有关演唱艺术及声乐技艺的论述文章。被选为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社会经济文化交流协会副会长。是中国电视家协会会员、中国妇女基金会理事、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理事。自1982年起至今,为中国政治协商会议第六至九届全国委员。

演艺经历

1944—1974

1944年11月10日出生于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15岁考入湖南艺术专科学校。1961年毕业于湖 南省艺术学院舞蹈专修科(20世纪60年代并入湖南师范大学)。
于1964年和1965年获湖南省和中南五省戏剧汇演优秀奖,曾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的亲切接见。
1974年至1984年,调入中央乐团担任独唱演员。粉碎“四人帮”后,即参加了《春天》等影片的拍摄工作。此后,进入演唱艺术的新盛时代,先后在国内各省市和国外完成了近两千场次的演出任务。参加历年的重大政治和节日演出活动。参加了中央台和许多省市台的各种电视、广播节目播出。为100多部电影、电视片配唱。共计演唱创作歌曲、电影电视歌曲300余首。
经演唱的40多首歌曲,在海内外成名,如《边疆的泉水清又纯》、《妹妹找哥泪花流》、《洁白的羽毛寄深情》、《心中的玫瑰》《知音》、《乡恋》、《迎宾曲》、《绒花》、《我和我的祖国》等等。

1981—1986

1983年春晚《乡恋》 1983年春晚《乡恋》
演唱的中国的曲》获文化部二等奖。评论界认为,其演唱风格和技巧,对我国民族声乐和通俗音乐的发展,有了新的突破,开创了一代歌风。
1982年,从中央乐团抽调出来,着手创建中国轻音乐团的筹备工作。
1984年至1985年,参加了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中国革命之歌》的演出和电影拍摄工作,获表演一等奖。
1986年中国轻音乐团正式成立,担任团长。在中国轻音乐团十多年中,筹划演出了几套轻音乐曲目,为我国音乐园地增添新的品种,在国内起到了带头和示范作用,并且努力为国家培养了一批优秀的乃至全国著名的歌手和演奏员。同时,带领全团从北京到全国50多个省。

1966年

1966年被下放到瑶寨,她当了8年的赤脚医生。背着配备的医药箱,治头疼脑热、流感侵袭,她堵在门口强制剧团的人吃感冒药;她自觉清洗花鼓剧团的痰桶和便池,如果谁随地吐痰,一定会遭到她不客气的训斥,情节“严重”者还被处以罚款。
在中央乐团,教授金铁霖是她的伯乐,在他的指导下,她连考三年,1974年终于考上了。虽说在湖南花鼓戏院,她是半个台柱子,可论起唱歌,毕竟半路出家,唱功自然让人怀疑。为了把花鼓戏和西洋唱法的技巧糅合到一起,她下了苦功夫。周末自是没有了,每天都是钢琴旁的练唱。为了打开口腔,李谷一每天打下巴150到200下,打到腮帮子发炎,打到吃不下饭,直到口腔完全打开。
年轻漂亮,走的又是民歌路线,她自然是亲民。既能唱民歌,又能唱京剧,一年后,李谷一竞争到上海东方
李谷一 李谷一
乐团《智取威虎山》里小常宝的角色,随团出访澳大利亚。因为嗓音甜美,1976年,她被宋成推荐给八一电影制片厂录制电影《南海长城》的主题曲《永远不能忘》,一举成名,自此一发不可收拾,为50多部电影演唱插曲和主题歌,成为建国后录制电影歌曲最多的女歌手。
上世纪80年代,中国流行音乐开始突破防线,邓丽君风靡内地,直接影响了内地几代人。李谷一也由衷欣赏邓丽君。
邓丽君曾签名盒带并托美国《时代周刊》记者送给李谷一,也有人想在中国组织一场由两位艺术家各唱半场的音乐会,遗憾于最终无果,斯人已逝。
台上柔媚宛转的抒情女歌手,台下却是一位爱搅局、“捅马蜂窝”的“湘里辣椒”。她丝毫不掩饰性格中的叛逆,往事前尘,多的是“引火烧身”的例子。
70年代末,在一次声乐研讨会上,有人把批判的矛头指向朱逢博,李谷一挺身而出:“朱逢博的歌唱得就是好,现在谁比得上?!单拿人家唱的《白毛女》,声情并茂,谁也学不了!”几句话把人噎得无言以对。

1976年

1976年,李谷一为电影《南海长城》配唱主题曲《永远不能忘》。得缘于为电影配唱插曲的大量实践,她发明了一种“应景”的“气声”演绎方式。“你的声音,你的歌声,永远印在我的心中。昨天虽已消逝,分别难相逢,怎能忘记你的一片深情……”就是这首气声唱法处女作《乡恋》,在1980年一经李谷一唱出便风靡大江南北。谁会想到,歌唱者要经受暴风骤雨般的批判。谷建芬回忆说, “王酩写了《小花》,李谷一唱了《乡恋》,都被点名批评。当时团中央搞了一个‘15首歌’评选,《乡恋》得15万张票。有人说,这15万张都是流氓投票,这是流氓喜欢的歌。”
她决定找个机会让领导来评理。听说邓小平同志要来参加她在人民大会堂的演唱会,她就想把这首歌唱给小平同志听,让他评评理:这首歌到底是不是反动的、黄色的?结果演唱那天,小平同志没有来,中央乐团的领导却下了逐客令,“如果你以后还这样,就请到适合你的地方去唱”。
“严格地说,20世纪80年代初,李谷一、朱逢博、苏小明和程琳都承担着社会批评。虽然邓丽君、刘文正等人的歌曲正在席卷内地,但流行歌曲仍然不是社会音乐文化的主流。当时最走红的词曲作家是王酩、王立平、谷建芬、张丕基等人,音乐上更多的还是对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初期抒情群众歌曲传统的继续和拓展,虽然歌词上增强了抒情性,但手法上基本也还是延续了从田汉到乔羽的传统,歌颂祖国、民族、时代和劳动的题材占了极大部分。”这是当时《中华读书报》上的一段评论。
批判归批判,《乡恋》还得唱。在上海和南京演出结束后,所有观众起立鼓掌;连续一年多,每天能收到歌迷来信100多封,他们当中有人已是省一级干部,还珍藏着李谷一当年的回信;得知月薪43元的她没钱买磁带学习,战士、学生、四五岁的孩子都寄钱给她,有5元的,也有几分的。一届春节联欢晚会,观众直到1983年中央电视台直播第热线高密度点播禁曲《乡恋》,广播电视系统的领导吴冷西部长,只得冒着风险,咬牙同意李谷一在全国人民面前演唱这首“黄色歌曲”。《乡恋》终于在春节晚会得以“正名”,被喻为中国内地流行歌曲的“开山之作”。

80年代初

20世纪80年代初,广州太平洋影音公司、中国唱片总公司广州分公司和北京百花音响器材厂相继开始生产盒式录音带,现代意义上的内地音像事业从此起步。彼时,盒带的售价是5.5元,而绝大多数的工人和职员的月薪为30到50元。
在北京,流行音乐还没有成为乐坛的主流。李谷一也经常到广州太平洋去录制卡带,一首歌的版权为560元,一次性算清,之后具体翻制多少,她没有概念。她先后录制个人专辑十余版,销量曾居全国榜首。
磁带虽然热销,但在当时,录音制品的传播能量还远远比不上影视媒介。人们坐在新买进家的电视机前,听着李谷一,听着《洁白的羽毛寄深情》、《边疆的泉水清又纯》、《知音》……有的人为了听李谷一的歌,把电影看了九遍。
最多的时候,李谷一一年要演唱200多场。她出现的演出场合,歌迷即便是和各路“粉丝”相比,也是狂热非常的。半夜两三点就到首体排队买票,把台阶都踩塌了。演出结束后,堵在剧场门口等着李谷一出来,一等就是一两个小时;在天津演出,观众围得水泄不通,还整齐划一地喊起了口号, “一二三,李谷一,我们爱死你了”。为了能够退场,乐团医生、其他女演员围上头巾乔装打扮,引开视线,掩护她从后台溜走,人太多了,警察也来了,乐队的小伙子拿起电棒帮着“挡驾”,竟然让一些官至厅级的干部平生第一次挨了电棒。
不仅如此,从70年代开始,李谷一的风光可谓是前无古人:第一次出访见到了美国卡特总统;第一个代表中国到法国演出的女演员;……“领导人一个不落,全见过。从毛主席开始,周总理,还有7个副总理,加上几个大将全都见过,后来就是华国锋和邓小平胡耀邦江泽民,还有现在的胡锦涛!”
还在湖南花鼓剧院,17岁,本该是贪觉的年龄,她把闹钟放到枕头底下,5点准时起床。先学毛选,再打扫厕所倒痰桶,然后练功,之后读毛选,写心得。一连串忙完后,跟着刚起床的同伴,再练一次功。晚上排练或演出结束后,她还要继续三遍功。别人只学开门戏,她要同时师从四位不同风格的老师,为的是“在大流派之外掌握几个不同风格的小流派”,能有“不同的思路和感觉”。

1982年

1982年,在尚未完全“解冻”的日子里,作曲家谷建芬面临“四面楚歌”的批判境地,其他歌手惟恐躲闪不及,惟独李谷一要凑热闹,跑到谷建芬的家里一同选了40多首歌,在云南音像出版社一口气录制了
李谷一 李谷一
两盘盒带,公开发行,以示支持。性格使然,李谷一一次次站到了是非曲折的风口浪尖。
1964年在湖南花鼓戏剧院做演员,《补锅》让她在戏曲界一举成名,却也给她带来了灾难。“修正主义黑苗子”李谷一被下放到偏远的瑶寨,成了靠工分吃饭的农民。
1980年,一曲《乡恋》让她成为众矢之的,经历数年的口诛笔伐。
1990年,爆出“中国民事第一讼”,师徒两人对簿公堂,期间恩怨,一时沸沸扬扬,舆论褒贬不一,甚至惊动中央领导出面调解。虽然最后官司也以胜利而终,可她还是觉得伤了心。
2000年,她又因揭露东方歌舞团内部领导腐败问题,成为风波的焦点。质疑和抵制领导班子公款私分,李谷一最后申请调离东方歌舞团,引身自退。
2002年,中央电视台现场直播的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上,她一句“在同等演唱水平前提下,长得漂亮一些的选手要占便宜”的话,引起轩然大波;
2006年,又因为赛前质疑原生态唱法的评审标准,“年龄太大,不适合做青歌赛评委”的传言不胫而走。
不久前,在广西上大课的时候,回顾从艺四十多年的经历,李谷一说:“有些事情是应该的,有些事情也是活该的。有些付出、牺牲是应该的,没什么可后悔,也活该遭受那些磨难”。

个人生活

婚姻状况

自上个世纪70年代末李谷一成名以来,有关她的各种传闻就从来都没有中断过,其中就涉及到她的两次婚姻。再加上她的第二次婚姻又是与肖劲光大将的名字扯在一起,津津乐道且三人成虎者就更是不乏其人了。由于很多人不明真相,李谷一嫁给肖家公子的传闻就更加难听,有的说她是在攀龙附凤,也有的说她作风有问题。总之,说什么的都有,但都不是事实。据我所知,当年李谷一与金铁霖离婚,起因并不是她名气大了喜新厌旧,也不是肖劲光的儿子肖卓能第三者插足,而是另有隐情。大致情况是这样的:
李谷一当年嫁给金铁霖时也是她的初婚,二人是从师生之情转为相互的爱慕 之情才结的婚。婚后,李谷一一直想要个孩子,但是,无论怎样努力都不能天遂人愿,究竟是谁的原因,当时也说不清,原因就在于两人都是名人,稍有不慎就会舆论哗然,因此又不便去医院进行彻底的检查。另一个原因还在于李谷一的社会活动很多,几乎抽不出完整的时间。渐渐的,离婚就成了二人之间的一个经常性话题。李谷一舍不得离开金铁霖的主要原因是认为他人好,心地善良,为人厚道;二是她也像所有的初婚女人一样,有一种难以割舍的“初婚情怀”。相对来说,金铁林就要理智的多,他知道李谷一的岁数越来越大,她如果不放弃做妈妈的愿望,这桩婚姻就不能再拖下去了,因为从年轻上看李谷一也是拖不起的。因此,他多次主动地提出了离婚的问题,也是在设身处地的为李谷一着想。经他多次主动向李谷一提出离婚请求,最后才把一直犹豫不定的李谷一说服了,两人这才悄悄地办理了离婚手续。
李谷一重归单身之后,绝大多数人都不知情,很长一个时期内还以为她与金铁霖仍是一对夫妻。而李谷一也没有精力去应付那些流言蜚语,她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艺术追求上,演出日程表总是排得满满的,全国各地到处都能够看到她活跃的身影。凡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都应该记得,那时,无论是电视收音机,还是报刊杂志,哪天见不到李谷一的大名?她之所以被人们誉为歌坛常青树,且一直红到今天,与她的歌声从来没有离开过劳动人民有着直接的关联。想想看,除去各种演出和接受采访所需的时间,她还有多少时间留给自己?因此,当肖卓能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时,李谷一早已不是金夫人了。李肖之间完全是两个单身男女的正常接触,与所谓的“第三者”根本就沾不上边儿。
肖卓能对于李谷一的喜爱,最早源自于他是李谷一的歌迷,而且谁也不认识谁。随着李谷一的《边疆的泉水清又纯》、《洁白的羽毛寄生情》、《难忘今霄》等一支支脍炙人口的歌曲不断在全国唱红,老肖对李谷一的喜爱也渐渐升华为一种情爱和痴迷。严格讲,他是李谷一真正的铁杆歌迷(至今接通老肖的手机,传出的铃声都是他最喜欢的那首《边疆的泉水清又纯》)。
虽然老肖在某国家部委的一家大公司里担负着领导工作,但是只要他能够抽得出时间,就一定会跟着李谷一的演出足迹,亲自赶去观看她的现场演出,即便是出差到了外地,只要一听说李谷一也在当地演出,他就会把看李谷一演出当做头等大事来办,想尽一切办法也要出现在李谷一的演出现场。因此,老肖身上具有着李谷一所有铁杆歌迷的全部特征。然而,老肖的这一切,李谷一都不知情。她也从未意识到在她的大多数演出现场的所有热烈掌声中,始终有一双大手一直在跟随着她,鼓得也最为起劲。
一次,老肖实在忍不住了对李谷一的爱慕之情,就买了一束鲜花,等李谷一谢幕下台后,直接跑到后台把花当面送给了她,让他惊喜的是李谷一没有拒绝。李谷一也是在这个时候才知道有这么一个身材高大、长相憨厚的名叫肖卓能的男人,一直是她的铁杆歌迷。而且,她也不知道肖卓能与肖劲光大将之间有什么关系。
肖卓能后来对我说,从那一天他就坚定地认为,李谷一既然能够接受他的第一束鲜花,就不会拒绝第二束、第三束……因此,他开始承担起“送花使者”的使命,二人之间的接触也才渐渐地多了起来,直到知道对方都是单身……当李谷一得知肖卓能这辈子非她不娶的决心时,深受感动。她对我说:“我们俩刚开始接触时,与他们肖家没有任何的关系,这就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我要嫁的是老肖,又不是他们家。要不是老肖对我这么好,没有半点儿虚情假意,而且还追了那么久,我也不会嫁他呀。有些人却很无聊,成天在那里胡说八道,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怎么想的。”
李谷一与老肖结婚一年后,她们的爱情结晶——女儿肖一就顺利地诞生了。我问为什么给女儿起这么个名字,老肖说,没别的意思,我姓肖,她叫李谷一,各取一个字。李谷一则补充说:“这你还看不出来,我们给女儿起这个名字,就是想证明我们爱对方都是一心一意!”
另外需要提及的是,李谷一与金铁霖虽然离婚了,却不像别人想象的那样,从此成了冤家,而是因为工作需要还经常往来,金肖二人也不是什么“情敌”,而是能够聊到一起的很不错的朋友。

性格特征

李谷一特好相处,湖南妹子,说话像爆豆子,急脾气,好心肠。当李谷一演唱《乡恋》登上1983年春节联欢晚会的舞台上时,她真切地感受到,中国文艺的春天来了。从那时起,她打定主意要把自己余生的精力奉献给中国的轻音乐事业。李谷一作为中国内地第一个流行歌手,这位中国通俗音乐从弱到强的见证人和亲身参与者,成功地把西方的现代音乐理念与中国传统的民歌结合改造。
李谷一在观众面前表现的是自信和风光,她有《乡恋》、《难忘今宵》、《妹妹找哥泪花流》等等风靡全国 的经典歌曲。而她的另一面却充满坎坷。从她有胆量做中国通俗音乐的开拓者之时,就已经注定她的音乐之路不可能一帆风顺。事实证明,命运就像老天早已设计好的一盘棋,她每走一步都有一招险情挡在面前。1970年,因演出《补锅》, “在文化大革命”中被视为修正主义黑苗子,她父母的家被抄,李谷一被下放到偏穷的瑶寨,要靠着劳动工分吃饭,一个年轻的生命懂得了生活的辛酸和磨难。1980年,在一曲《乡恋》引发下,李谷一成了中国乐坛上离经叛道的众矢之的,招致了如同政治事件般的批评和批判,几个月里眼中淌泪心灵淌血。1990年,后来被称为“中国民事第一讼”的官司,在河南南阳沸扬,那是国家制度与个人利益的冲突和对撞,却把深同师生、亲人间的情感撕裂给人看,事实澄清了,官司赢了,她的内心却伤痕累累,痛楚至今,即使后来韦唯向她道了歉。而在2000年她又面临“东方歌舞团事件”的风波,这一次被打击得心灰意冷。
李谷一是中国通俗唱法第一人,在事业上全心投入,可以想象她在家庭生活上的粗枝大叶。就连给女儿起名字也简单得不能再简单,在她和爱人的名字里各取一字--肖一。女儿从几岁开始就叫妈妈为“李老师”,因为叫“李老师”她反应特别快,而叫妈妈往往要叫两声她才有反应。
李谷一常年在外演出奔波,每年有七八个月不在家,女儿成了吃“百家饭”长大的孩子。1980年左右,李谷一在中央乐团做独唱演员,女儿不到三岁,白天就被寄放在她单位的一个老师家,四岁的时候,她干脆把女儿送出了北京,在许昌的一个亲戚家生活。 女儿最需要母亲照顾的年岁,也是李谷一事业最繁忙的日子。女儿上幼儿园的时候,有一次淘气爬铁栅栏摔断了胳膊,恰恰此时李谷一不在身边。奶奶和爸爸带女儿去医院接骨,医生把骨头接错位都不知道,打上石膏之后才发现问题,只能敲开石膏重新接一次。等女儿的伤已经反复去医院看过三四次后,李谷一才腾出时间第一次看看女儿摔断的胳膊。
1985年左右,李谷一沉浸在中国轻音乐团繁忙的工作中,台前的演员、乐队以及所有幕后工作人员都由她一个人管理。她99.9%的精力都投入在团里, 对演员和学生比待女儿更好,她没给女儿开过一次家长会,女儿学习上的事情也无暇来管。李谷一往往有很多开会、采访、出差的“外事”活动,跟她见面的机会就更加少。
李谷一的性格很复杂,是个矛盾的集合体,说也说不清。有人说她是事业上的女强人,可是她最容易动情,爱掉眼泪;然而每当她流过眼泪之后,并没有在眼泪中消沉下去,再次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李谷一更加坚强。她的第一次挫折是在1980年,面对来自全国的批判,整整15天李谷一处于严重的失眠和精神衰弱中。她弄不明白,《乡恋》只是一首小小的歌曲,为什么会遭到如此严重的谴责?在1983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上,由于全国观众要求强烈,李谷一终于演唱了这首被批为“厕所歌曲”的《乡恋》,李谷一感到她实现音乐理想有希望了!
说到家庭,李谷一这些年来有“三个愧对”。一愧对父母,她的父母都已经是九十多岁的老人,她母亲现病在医院,她不能尽孝;二愧对丈夫,对丈夫她没有尽到妻子的责任,这么多年来李谷一和丈夫两个人比着忙,李谷一演出繁忙,而他丈夫因工作经常不在家,聚少离多;三愧对女儿,在女儿最需要母亲关怀的时候,她却没能给女儿什么直接的教育。事业上的坚定使她在家庭生活和情感生活中比常人更加脆弱。

保养秘诀

李谷一1944年出生,年过六旬的她,风采依旧。
谈及美容的秘诀,她说自己年轻时工作忙,没时间精挑细选护肤品。后来年龄大了,再加上总化妆,对皮肤伤害也大,于是开始做美容,“还真是很舒服,感觉年轻了许多。”
李谷一平时并不怎么爱运动。但有两样一直坚持,每天喝足够的水和保持充足的睡眠。李谷一还是位野菜迷,对此颇有研究。她平日很喜欢吃野菜,认为野菜纯天然、污染少,而且营养丰富。比如马兰头有清火润肺的功效,适合夏天吃;蕨菜有抗癌作用,日本人特别推崇。野菜里最主要的营养除胡萝卜素、维生素A,还有一种核黄素,能增强人体免疫力。当年刚去北京时,她水土不服,经常上火,她就买鱼腥草来清火。在非典肆虐时,李谷一也吃了不少鱼腥草。
对于如何采食野菜,李谷一有个诀窍:采野菜时,一要确定认识它,知道它叫什么;二要确认对身体无危害;三要仔细观察它是否远离污染物。▲
(江苏读者盛荣强摘自《长寿养生报》)
李谷一 李谷一
李谷一 李谷一

主要作品

音乐作品

显示方式: 专辑列表 | 专辑详情

专辑

专辑名称 发行时间 语言 试听专辑 详情
2011春节联欢晚会歌曲类节目集锦 2011-02-03
SACD33 2006-01-11 国语
我和我的祖国 2003-09-01 国语
乡恋 2002-01-01 国语
秋水伊人 1996-01-25

知名歌曲

李谷一唱过近百首歌曲,尤以《乡恋》、《妹妹找哥泪花流》、《知音》、《难忘今宵》等最具传唱性。
其他知名歌曲还有《边疆的泉水清又纯》 、《洁白的羽毛寄深情》、《心中的玫瑰》、《迎宾曲》、 《绒花》 、《凤阳花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妈妈看看我吧》、《年轻的朋友》、《鸟翅》 、《秋水伊人》、《日本民歌》、《生命之星》、《我和我的祖国》、《扬帆小路》、《祖国春常在》等。
李谷一经演唱的40多首歌曲,在海内外成名,如《边疆的泉水清又纯》、《妹妹找哥泪花流》、《洁白的羽毛寄深情》、《心中的玫瑰》《知音》、《乡恋》、《迎宾曲》、《绒花》等等,这些歌曲多次在全国性歌曲评比中获奖,并获第三届电影“百花奖”特设的“最佳演唱奖”。录制的个人专辑磁带十余版和唱片多张,销量曾居国内榜首。
1981年至1982年,两次与美国纽约交响乐指挥家吉尔伯合作,演唱交响乐组曲,其中演唱的中国的《三江组曲》获文化部二等奖。评论界认为,其演唱风格和技巧,对我国民族声乐和通俗音乐和发展,有了新的突破,开创了一代歌风。
1982年,曾从中央乐团抽调出来,并开始着手中国轻音乐团的筹备工作。1984年至1985年,参加了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中国革命之歌》的演出和电影拍摄工作,获表演一等奖。

中国轻音乐团

同时,带领全团从北京到全国五十多个省,地区演出千多场,并且参加了许多重大的政治和社会活动,例如,赴云南老山前线慰问演出,为美国总统里根访华演出等。受到文化部和地方政府、部队的多次表彰。
在此期间,其演唱艺术再创高峰,《难忘今宵》、《故乡是北京》、《前门情思大碗茶》、《我和我的祖国》、《刘海砍樵》等,在国内外颇具影响,为我国声乐艺术拓展了新路。曾受到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和赞扬。
浏阳河2008》,曲风为RnB灵歌结合湖南民歌,调性一如周笔畅以往坚守的感觉。李谷一义务助唱,甘当绿叶。作品中所涌现出来的成熟、唯美极为难得,既保持了传统怀旧的清新、又具备了笔畅对国际化新锐音乐的那种嗅觉。

春晚记忆

李谷一 李谷一
歌曲《拜年歌》李谷一-1983
歌曲《春之歌》李谷一_1983
歌曲《年轻的朋友》李谷一_1983歌曲《知音》李谷一_1983
歌曲《问声祖国好》李谷一_1983
歌曲《一根竹竿》李谷一-1983
歌曲《乡恋》李谷一_1983
戏曲《刘三姐》李谷一、袁世海、姜昆-1983
戏曲《牛皋招亲》李谷一、袁世海-1983
歌曲《恭贺新禧》蒋大为,李谷一,朱明等_1984
歌曲《那就是我》李谷一-1984
歌曲《跳吧,年轻的伙伴》李谷一-1984
歌曲《迎宾曲》李谷一-1984
戏曲《刘海砍樵》李谷一、姜昆-1984
歌曲《难忘今宵》李谷一-1984
歌曲《前门情思大碗茶》李谷一_1990
歌曲《难忘今宵》李谷一-1990
联唱《难忘的歌》李谷一等_1992
歌曲 《难忘今宵》李谷一_1992
歌曲 《难忘今宵》李谷一_1996
歌曲《走进新时代》李光曦、李谷一、张也_1998
戏曲《打不尽豺狼决不下战场》李谷一-2000
歌曲《我们和祖国一起成长之让我们荡起双桨》2010
歌曲《难忘今宵》与晚辈王莉、张大伟、张妮、薛皓垠合作 2011
歌曲《前门情思大碗茶》李谷一 2012
歌曲《难忘今宵》与张英席、白丽莎、茹丝、李天翼、吴孟天合作 2013
歌曲《难忘今宵》与蒋大为、关牧村、杨洪基、曲比阿乌、蔡国庆、张燕合作 2014

相关视频

1983年春节联欢晚会歌曲 李谷一《乡恋》

荣誉记录

1989年获广电部中国唱片社颁发的首届“金唱片奖”,1991年获文化部“优秀演员奖”、“新曲目优秀奖”。
曾受到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和赞扬。
1993年,文化部、中央电视台联合拍摄和播出了艺术专题片《缘分---我说李谷一》,概括了其艰辛探索的艺术生涯。
1996年,调入东方歌舞团,担任党委书记、第一副团长。除完成繁忙的党务工作和业务领导工作外,还积极完成了中央部委组织的“心连心艺术团”、“京九铁路慰问演出团”、“香港回归晚会”、“澳门回归晚会”、“祖国颂”、“七.一晚会”、“南昆铁路文化列车”以及东方歌舞团演出任务共计二百多场。
几年中,多次受到江泽民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李谷一 李谷一
曾多次担任日本、德国、南斯拉夫哈萨克斯坦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的流行乐坛的大赛和国内中央电视台、文化部等政府以及民间举办的各类音乐比赛的评选工作。
1988年,被具有权威性的美国传记协会列入《世界杰出人物录》。
1996年,荣获美国ABI协会颁发的“世界艺术家成就奖”的金奖。
1999年,获CCTV-MTV(中国中央电视台与美国MTV电视台)颁发的“终身成就奖”。
在国内多种报刊上,发表过有关演唱艺术及声乐技艺的论述文章。
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理事。
自1982年起至今,为中国政治协商会议第6-10届全国委员。2000年7月毕业中央党校导师制研究生班。
2010年成为东方演艺集团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