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春涛 - DGSO百科
网 页 图 片 百 科 小 说 翻 译

百科首页

林春涛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林春涛是广东奥美特集团有限公司 董事长,广东省第十一届人大代表,惠州市第十届人大代表,中国再生资源 高级鉴定评估师(MBA硕士),广东省再生资源工程技术研究开发中心 主任,广东省资源综合利用协会 副会长,惠州市再生资源行业协会 会长。

企业家

广东奥美特集团有限公司 董事长
广东省第十一届人大代表
惠州市第十届人大代表
中国再生资源 高级鉴定评估师(MBA硕士)
广东省再生资源工程技术研究开发中心 主任
广东省资源综合利用协会 副会长
惠州市再生资源行业协会 会长
工业废水、污泥、废渣、废弃的电路板,这些在常人眼中污染环境的东西,在奥美特公司却成了“宝贝”。经过综合处理,它们可以提炼出金、银、铜、铂、镍、锡等稀贵金属。更为神奇的是,利用纤维、玉米秆、木屑、树枝来做出的复合材料板,竟然成为‘宝马’小车材料板;用城市污水处理后沉淀下的污泥竟可以做成活性碳,这是《天下潮商》记者在奥美特集团看到的不可思议的一幕。
“世界上原本没有垃圾,只有放错地方的资源”, 奥美特集团董事长林春涛一边带记者参观,一边耐心地解释如何对废物回收再处理,从而变废为宝,那些专业的名词一股脑从他口中很自然的流出来。相比于十年前,他自信了很多,也懂得了很多。现在,他已经是一个环保通了。
两次创业失败
1989年,林春涛从部队转业,被安排到惠州有关政府部门工作,由于觉得环境不适合自己,第二年他毅然决定下海。下海不久他承包了惠州市公路局的一家宾馆,因经验不足,宾馆很快倒闭了。但22岁的他并不服输,远走桂林又承包一家上规模的酒店,尝试在异乡独立创业,启初经营还行,但由于当地人思想保守等客观因素的制压,最终也宣告失败。两次承包餐厅,带给他很大的挫折和教训。永不言败的林春涛一咬牙,踏上求学之路,背起行囊,到海南大学攻读本科工商管理专业,要用知识充实自己。
几年后的一天,林春涛回到部队去看望自己的首长,首长在得知他创业受挫的经历后,二话没说就指着操练场跑道挥手命令他“跑步前进”。林春涛一阵猛跑,摔倒,爬起来再跑;又摔倒,又爬起来再跑。这时,首长走到林春涛面前,对气喘吁吁的他说,人生就是这样,摔倒爬起来再跑,瞄准目标前进,永不后退。首长那意味深长的话语和军人的气概,给了林春涛继续拼搏的勇气和力量。
他决定再次创业。
自学成为“回收专家”
1998年林春涛开始接触垃圾回收行业。刚开始的时候,他只是进行简单的废品回收销售。从这时候起,他开始关注关于废品再利用的信息,尤其是洋垃圾的新闻报道,自己也在不知不觉中成为“垃圾专家”。
“我渐渐地发现,其实那不是垃圾是宝贝来的”,林春涛眼睛泛着亮光,“2002年,我开始组建垃圾再利用专业队伍。我觉得过去日本、美国靠打仗掠夺资源,今天,我们以服务世界来取得这些资源。”
为了把这些想法变成现实,他不断跟国家有关人士讨论如何对待洋垃圾问题。在他眼中,洋垃圾是送上门的资源,国家可以出台相关的政策,扶植企业来把这些资源变废为宝。他举例,比如说废铁,经过提炼就能变成可利用的矿物资源,比去挖矿要好得多。而且随着工业的发展,国家的矿物资源越来越紧缺,把资源循环利用,可持续经济才能变为现实。
“只要国家和政府有足够的重视,这个行业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就能与一二三产业等同起来。”
林春涛向《天下潮商》记者算了一笔帐:以前公司回收的工业废水经过提炼并处理达标后,就排放掉了,每处理1吨废水要花五六十元的成本。后来技术人员发现废水中还有很多元素是生产高效净水剂的原料,就开发了这种以废治废的新技术,将废水再加工制成‘新型高效净水剂’,1吨能卖七八百元,而且用来处理工业污水的效果比传统的净水剂更好、成本更低。
建最大再生资源基地
经过几年的积累,从2003年起,林春涛更加大胆进军投资再生资源回收利用领域。他不仅吸纳数十位有创新能力的年轻研究人员,还聘请多位大型国企的退休专家,让他们发挥余热。
2005年7月,林春涛提出了建设惠州市再生资源回收利用产业基地的发展思路,并草拟了实施方案。该项目投资15亿元,规划用地总面积达到5000亩。方案得到了惠州市政府的积极支持,作为2007年惠州市招商引资重点项目进行了特别推荐。最后,奥美特集团成功吸引到德力西集团,共建基地。
“这个基地建成后,整个惠州市的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就能形成产业规模。另外,我们还要将它打造成工业旅游的一个亮点。”对公司未来的发展,林春涛显得信心十足。
作为基地建设配套工程,在林春涛的推动下,惠州市有关部门将在全市各社区设立1000个左右统一规范的现代化再生资源回收站点。
“届时将在经营再生资源回收站点统一着装、统一标识、统一管理,按照市场价来回收再生资源。市民要是有酒瓶、旧水壶等要处理,向再生资源回收站点打个电话,就会有人上门来收购。就像经营麦当劳餐厅一样,其它废品收购站也可以加盟。” 他兴奋地解释着再生资源回收网络的经营模式。
[焦点对话]
“我这里好比大医院,专治疑难杂症!”
只有放错 没有垃圾
《天下潮商》:可持续发展经济是国家积极提倡的,不过一些专家学者还是持有不同的看法,比如有的认为垃圾就是废品,也有些人认为,把垃圾集中在一起是不是会造成更大的污染?
林春涛:其实不会的,集中在一起就是集中处理环保的问题,在我们这个产业,有很多博士都有兴趣参与进来研究,所以集中起来处理,有利于集中专业人才的研发。我有一个比喻,我的环保工业园犹如一个大医院,专治各类传染病和疑难杂症,因为专业,我们拥有大量的专家教授,可以保证有力的医治,在我的工业园里,各种垃圾废品可以得到很到位的处理。我们的价值观是:世界原本没有垃圾,只有放错地方的资源,在我们眼里所有东西全是宝贵。
环保关系生命健康
《天下潮商》:垃圾的种类很多,你们的重点是什么,这个行业的竞争现状和发展趋势怎样呢?
林春涛:我们主要以高科技为主,如对废电子电气的处理技术是我们自己研发的。电子电气设备不断的更新换代,以前这些旧设备的处理机器需要从一些发达国家进口,现在不用了,我们自己研发一套适应中国应用的技术,包括对氟里氨的回收、荧光粉回收等等,这套技术在全国只有我们拥有。在竞争中,我们先攻关技术,主攻有毒有害废品的处理回收变废为宝的技术,这不是一般的收废站能做的,如利用大家都遗弃的纤维、木屑、废塑料来做复合板材。另如污泥、电镀、线路板电子行业生产的电子有铜、镍、镉等重金属污染,他们流进土地里会对植物吸收,造成中毒。电镀中含有氰化物,如果不处理,0.01毫克可以毒死16人,可见是剧毒的。那么,镀金的,我们把其中微量的金提取出来,把氰化物提炼出来,使之不会污染环境。
越是发达的城市,环保行业跟不上的话,就越会出现产业链条的断裂,就广东来说如果没有我们这种行业,第一,电子电气出口就成了问题;第二,环保就会出现问题。在国家的法律有规定县级以上的人民政府要投资规划建设这样的一个基地,目前政府来投资经营是不可能的,那么就可以采取政府来支持,由我们企业来投资经营运作。我们既是服务政府,也是服务企业,帮助企业处理有毒有害的废气物和污水。最近我们还率先在全国成立省级工程研发中心。
我们公司取名奥美特,“奥”就是涉及范围广,“美”就是指环保,“特”是指高科技。发展循环经济肯定要依靠高科技,没有高科技,就是口号而已。
吸引专才
《天下潮商》:您现在从事的是专业性很强的产业,您的人才从哪里来?
林春涛:现在采取的方式有跟机构或者高校合作,如参股、技术转让等等。比如说你拥有一项技术,那么由我们来投资经营推广,利润我们占7成,他们占3成。
在我们公司的,博士有20人以上,硕士超过40人,另外还请了几十位已经退休的老专家,有大庆油田、上海化工学院、茂名广石化等等,他们以前只管生产不管环保,那么今天他们退休后觉得应该把以前没做好的事情弥补过来,发挥余热,为环保行业出技术出点子。他们认为这个行业是利国利民的,行善积德的行业,所以首先他们是认同了这个行业也认同我们提供的平台,愿意跟我们合作。
办企业环境先行
《天下潮商》:全国范围关于废品回收再利用的企业很多,您跟他们比起来,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林春涛:我们是个民营企业,没有什么背景,也没有什么特殊政策的支持,靠自己的理念白手起家的,一步一步办起来的。在全国范围内,从规模上经济实力上,我们不是最大的,但是我们是环保产业化,所有相关的业务都能做,如果说比较系统综合的,还应该属于第一家。有的企业是专门做废品市场,有的专门做进口废品,有的专门做危险废物。
《天下潮商》:您企业未来的发展目标是什么呢?
林春涛:先做人再做企业。去哪里投资都是先把环境搞好,我办企业不是先向政府要政策,而是先做然后得到政府的认可,引导政府出政策。
我们已经有工业园了,土地上基本都解决了,有3000亩综合利用加工基地,我把十几个工厂都搬进来,另外有些招商引资。接下来我们准备把工业园做强做大。5年后,争取每年的产值在500亿以上。目前,我们的员工有5000多人,5年后准备发展到3万人以上。
《天下潮商》:资源再利用里面似乎还有一种社会责任,你有什么思考?
林春涛:我建公司,先把公司周围的道路疏通,处理环境污染,搞绿化,所以我是公司还没赚钱就先回报社会,不是等赚到钱了才回报社会的。我在家乡建一栋楼也是这样,把周围的环境也弄好了。去年我大大小小捐了将近1000万元,包括捐200万给慈善总会,还有修路、建学校、参加社会主义新农村等等。此次大地震,包括公司员工,我们公司捐了30多万。

文物盗窃犯

山东省青州市博物馆至今陈列着一幅价值连城的“状元卷”,这就是明朝万历二十六年(公元1598年)状元赵秉忠的殿试卷,它是中国近1300年科举考试历史上唯一尚存的状元卷。赵秉忠殿试状元卷以其历史文化价值成为国家一级文物,成为青州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这样一件无价国宝,自然会得到一些不法分子的“垂青”。1991年的一天,这件国家一级珍宝竟然不翼而飞,酿成了一桩轰动海内外的惊天大案。
价值连城“状元卷”
状元,是封建社会科举制度的产物,中状元是封建社会众多读书人的梦想。中国的科举制度从隋朝中期创立,到清朝末年废除,有着1300年的历史,曾产生出700多名状元,有案可查者620余名。但由于改朝换代,存于宫中的状元卷大都已毁于战火之中,我国直到20世纪80年代初都没有发现一件存世的真品状元卷,成为中华民族1300年状元历史的一大遗憾。
山东青州是古九州之一,前后共出过6位状元,其中就包括状元卷的作者赵秉忠。赵秉忠26岁参加殿试,一举考取第一甲第一名,中了状元,后升礼部尚书。赵秉忠步入仕途后,其刚正的个性却为专擅朝政、陷害异己的宦官魏忠贤所不容,被朝廷以莫须有的罪名削官。因当时状元卷由礼部管理,赵秉忠回乡时便将自己的状元卷带回家乡。
1983年年初,原山东青州市博物馆馆长魏振圣在郑母村从事文物考察时,村里人告诉他,明代状元赵秉忠的后人还保存着状元卷。魏振圣深知状元的资料十分难得,尤其是实物更是珍贵,如果不尽早地将状元卷保护起来,一旦毁坏或丢失,那将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于是,他经多方打听,找到了赵氏13代孙赵焕彬的家,上门说服他们把状元卷放入博物馆保存起来。
经过24次的上门拜访,老人终于被感动了,他从屋里拿出一个枕头,犹豫片刻后,用剪刀将枕头剪开了,从中取出一本卷子。从卷首上可以看到有朱笔题写的“第一甲第一名”,该卷是折叠的形式,一共是19折,每一折是八开纸大小,长348厘米、宽46厘米,用黄绫子装裱,一共2460字。
赵焕彬老人手捧着已珍藏了多年的卷子说,这是他们状元家族的传家之宝啊,一辈辈的人把状元卷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历经了几个朝代的战乱都是用生命保护下来的。在“文革”中,他将这份状元卷藏在了枕头里,天天枕在头下,才保留了下来。他告诉魏馆长,今天把它捐出来,希望博物馆能好好保护它。
1983年6月,青州市博物馆立即组织国内外文物专家鉴定,状元卷是原件真品,它为北京故宫博物院填补了明朝宫廷档案和中国封建科举制度状元卷的空白。殿试状元卷的发现,一时间引起国内外媒体的关注,港台报刊称之为“海内孤本”、“稀世珍品”,日本文物专家惊叹为“了不起的发现”。
赵焕彬老人献宝有功,国家除了给予他荣誉表彰外,还奖给他一笔数目可观的奖金。赵秉忠的殿试卷已经由北京故宫博物院复制,原件归青州博物馆收藏和展出。复制件分送故宫、山东省博物馆和赵焕彬本人。
状元卷于1983年收藏在青州博物馆后,该馆名声大振,国内外前来参观的人络绎不绝。但谁也没有想到,1991年8月5日,被称为该馆镇馆之宝的这件国家一级文物竟然不翼而飞,引起日本、韩国、新加坡和美国等海外媒体的广泛关注。
保卫人员监守自盗
1991年8月5日10时10分,几辆警车旋风般穿过青州范公亭大街,奔向博物馆。青州市公安局局长李洪才、副局长陈敏祥都为状元卷和“宜子孙”玉璧等文物被盗感到震惊。青州市委书记隋华堂得报后,立即停止了正在进行的会议,与副市长宋宝金匆匆赶到博物馆。
会议室里的气氛严肃得令人窒息,无论是博物馆的工作人员还是公安民警,都紧闭着嘴唇。李洪才面对着大家半天没有开口。西斜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使他脸上的皱纹更加清晰,目光更加灼人。
“大家都知道文物被盗了。”李洪才沉重地说,“这是严重的失职!库房的几道门和报警设备使我们麻痹大意,丧失了警惕,忽视了天花板上的漏洞。现在,我们只有齐心协力把作案分子挖出来,把文物追回来,才能弥补过失。”
讲到这里,他用冷峻的目光扫遍全场,发现一个躲避他目光的人,那人汗湿衣衫,却极力装作坦然。“现场情况叫人不能不怀疑,作案人怎么知道一级文物库的位置?怎么知道天花板不起防范作用?怎么知道原件放在里面?还有,他又怎么出入北楼大门的?怎么使报警器失灵的?很清楚,不是内盗就是内外勾结!作案人或是与案件有关的人,如果是在场的某位,我劝你赶快自首,为国家文物的安全,也为你自己,千万不要再错下去。”
他停住了话,目光却没有离开那个表情异常的人。这人便是博物馆保卫科的林春涛,一个24岁的青年。当天深夜,他摆脱了监视人,潜逃了。
一番敲山震虎,“虎”惊出逃。青州市公安局全力以赴,开始了追捕行动。火车站、汽车站、街道、路口,布下了罗网;协查电报、电话、通缉令,发向了四面八方;一队队追捕民警匆匆登程,分赴潍坊、青岛、淄博、济南、辽宁、黑龙江、河南、广东……
状元卷失窃的消息很快按程序逐级上报,潍坊市公安局和山东省公安厅抽调精兵强将赶到青州,随后,公安部的侦察人员也坐飞机赶了过来。青州市委副书记陈孔光和政法委副书记李玉儒坐镇破案指挥部。
林春涛原籍辽宁省庄河县。其父母迁往青州后,他也于1989年3月从黑龙江黑河军分区复员到青州博物馆工作。他身强力壮,爱好体育活动,善于结交朋友和追逐女人。还对文物颇有兴趣,爱看文物知识方面的书刊,参加收集文物的活动。1990年10月,就参加了邵庄乡朱王孔村战国古墓的发掘。
“他去过朱王孔村?”副局长陈敏祥想起发案当天与林春涛谈话时,林说过,发案前几天他一直和朱王孔村开饭店的朱华光在一起。
国宝失而复得
“找朱华光!”民警立即赶到朱王孔村,但扑了空。朱华光早已潜逃,几天后,公安民警将朱华光从青岛抓获。科长马鲁中、曹景才连夜审问:“你跑青岛去干什么?”
“我雇的女招待卖淫被发现了,我怕受牵连跑到青岛我哥处躲一躲。我真不知道她卖淫呀!”
“去青岛前在哪里?”
“我躲在博物馆林春涛那里。他对象回东北了。”
“你们做过什么事?”
“做过什么事?没有呀!”朱华光一脸疑惑,“那几天我们上驼山玩过,看过两回电影,进了两次卡拉OK舞厅……还和他去了趟胶州。”
“详细讲去胶州的情况!”
“8月4日,林春涛说去胶州找他内弟商量件事,我跟他去了。到了那里后,他领我到火车站西一个旅店,没找着他内弟,又租辆三轮车出城,往东,又往北,再往西,走了30来里到一个村头上,他自己进的村。出来后他说没找着人,可我见他原来带的一个铁盒没有了。我们又坐三轮车走了10来里地到蓝村,我在火车站等着,他不知去哪儿转了半天,傍晚我们从蓝村坐火车回了青州。第二天早上,他说我老躲在他那里也不是办法,我就跑去青岛了。”
民警们被这些情况吸引住了,当即迅速赶往胶州,让朱华光带路查找林春涛去过的村子。
按朱华光讲的路线找了几天,终于查到前店口乡圈子村。驻地派出所介绍,这个村里有个叫徐清亮的人倒卖过旧钱币。可是不巧,徐清亮全家天一亮就乘一辆松花江牌客货两用车离了村子。迟了一步,全盘被动。徐清亮如果是闻风潜逃,追回文物就更难了。民警们布置下“见车扣车,见人扣人”的追捕和守候措施。
与此同时,青州方面也开始了打击盗窃、倒卖文物的专项斗争,一个叫丁昌五的文物贩子坐不住了,到公安局坦白说,徐清亮曾拿块清代玉璧找他看价钱,还说有明代状元卷。
丁昌五一听吃了一惊,他知道状元卷全国只有一件,徐清亮说的状元卷不是假的就是偷的,没敢沾手。经鉴定丁昌五买的两件文物,就是博物馆被盗文物,说明徐清亮与林春涛是同伙,可能知道状元卷的下落。
在胶州,前往亲戚家的徐清亮被警方控制,从他家中查获“宜子孙”玉璧等7件青州博物馆文物。
徐清亮说,6月份,小马湾镇三角湾村的文物贩子姜锡斋拿着7件文物到他家,要他安排脱手。几天后,他到姜锡斋家见到了林春涛,林春涛拿出状元卷,说要卖150万元,他到青州听丁昌五说状元卷“不是假的就是偷的”后,便知道了这些文物的来历。还有一个叫刘宗国的文物贩子也特别热心购买这些文物。
姜锡斋归案后说,林春涛是其妻弟介绍的,他帮助林春涛联络上徐清亮,赚了一些中间费。姜锡斋的妻子则说,林春涛和她在平度市工作的表妹来往密切。
“林春涛可能就潜藏在平度!”警方前往平度,得到消息是林春涛3天前走的。难道又迟了一步?可是宿舍楼的看门人看了林春涛的照片后说:“这个人已来了两天了,昨天去了青岛,说今天回来。”此时已是下午5点半,林春涛若要回来也快了。警方忙把警车隐蔽起来,守株待兔。一辆铃木250摩托车开来,正是林春涛!“不许动!”林春涛一惊,马上乖乖地降服了……
经过9天的苦苦追踪,青州公安局追捕林春涛的民警们带着国宝状元卷凯旋。
林春涛于1991年12月被山东省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在1992年6月被执行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