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市市 - DGSO百科
网页 图片 MP3 新闻 百科 更多

百科首页

津市市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津市市位于湖南省西北部,历来是湘鄂边际的工业重镇,享有“江南明珠”之美誉。

地理位置与人口

津市市位于湖南省西北部,历来是湘鄂边际的工业重镇,享有“江南明珠”之美誉。现辖4镇3乡和4 个街道办事处。总面积551平方公里,总人口26万,其中城市人口13万。

交通

津市交通便捷,是湘西北水陆运输枢纽。湘北公路和规划建设中的太澳高速公路贯市而过,与石长、枝柳铁路相连。距离常德桃花源机场80公里,可飞抵北京、上海、深圳等地。傍市而过的澧水东入洞庭湖,常年可通航500吨级船只,可直达长沙、武汉、上海,是湖南省六大良港之一。津市加快基础设施建设步伐,投资环境大为改善。建有装机12000千瓦、供气70吨/时的热电厂,在全常德市区县市中独一无二。

农业发展

220千伏变电站供电充足,加上湘澧盐矿、热电厂也可发电,夏季用电高峰压力相对较小。拥有日供水能力5万吨的供水体系。防洪、排涝、灌溉水利设施基本配套并不断发展完善。津市物产资源丰富。卤水储量、食盐产量属湖南之首。全市农作物播种面积63万亩,淡水养殖面积近10万亩。建有蚕桑、茭果、优质蔬菜等5个10万亩特色农产品生产基地和花桥奶牛、旺森牲猪、津津鸭业等20多个特色养殖牧场。境内年起水产品达2万吨,吊养珍珠1.5万亩。市郊的西湖为湖南省第二大淡水湖,面积6万亩,是从事水禽水产养殖的黄金水面。

工业发展

津市工业基础雄厚,全市拥有工业企业170余家,并已全部实现民营化,形成了以汽车、盐化、食品三大工业板块为支柱,多种门类配套的工业体系。“邦乐” 客车、“雪丽”复印纸、“斑马”蚊香、“中意”糖果、“麦穗”味精、“梅花”糖化酶等工业产品响誉全国。湖南汽车车桥厂目前已成为国内三吨轻型车桥生产规模最大、市场占有率最高的专业化车桥厂,其产品打入一汽、东风、北汽福田、桂林大宇、厦门金龙等众多知名汽车生产企业,在全国轻型车桥市场的占有率达 70%以上,雄居全国轻型汽车车桥生产企业榜首。近些年,我市依托传统机械制造业的优势,以湖桥为核心,联合周围的20多家机械零部件配套厂家,建成了湘西北独一无二的县级汽车工业园。规划3至5年内达到年
产车桥30万根、底盘3万台、整车1万辆的生产能力,力争汽车工业实现产值50亿元。津市建有湖南省的制盐基地。湘澧盐矿是全国第一家真空制盐企业,其供开采工业储量为12.2亿吨。随着湘澧盐矿80万吨精制盐扩改项目的竣工,天盛电化公司10万吨烧碱项目的建成投产以及下游产品如聚氯乙烯、无水硫酸纳、双氧水、漂白剂等产品的进一步开发,津市将成为湖南省最大的盐化工工业基地。经过多年洗练,我市培植出一系列颇受人们喜爱的地方特色小食品。“张老头牛肉干”、“刘聋子牛肉粉”、“木子豆腐乳”、“绿康茭果”等产品多次在全国的博览会上获奖,行销海内外。我市的鸿鹰祥生物工程公司、金湘猪鬃公司、麦穗味精公司、益林纺织公司、中意食品集团等众多企业在全省乃至全国都占有一定位置。

环境与政策

津市投资环境优越。津市市委、政府立足诚信招商,出台了《治理经济发展环境40条》、《引进开发工业项目20条》等一系列招商引资优惠政策。组建了政务中心,实行“一站式审批、一条龙服务、一个窗口对外”的联合办公制度。定期举行市长接待日,帮助市外投资企业解决投资、建设、生产经营中的问题。对市外投资项目与重点工程采取“多家费、一家收、分头拨”,除可享受国家、地方政府现有优惠政策外,市政府对重点投资项目还“一事一议”,以政府专题会议形式予以确认。对市外投资企业实行重点单位挂牌保护,对市外投资老板发放个人保护的“绿卡”,确实维护外商的合法权益。来津市投资工业的生产要素成本相对便宜,如220千伏的工业电价为0.49元/度,工业用水1.65元/吨,工业用汽115元/吨,熟练工人的平均工资水平为500—800元/月。

城市展望

津市历史悠久,是孟姜女的家乡、车胤的故里。“孟姜女哭长城”、“囊萤夜读”的故事更是流传千古,家喻户晓。津市城内山青水秀,环境恬静,山、河、湖、城浑然一体,城市特色堪称一绝。我市的绿化覆盖率、绿地率、人均公共绿地面积三项指标居全省同类城市前列,是澧水流域一个蓝天绿树、花草相间、山水相映,集兴业、居住、旅游、休闲于一体的精品城市。
津市始终把提高经济发展水平和提高人民生活作为市委、市政府工作的基本出发点,经济保持了较快增长,城市面貌日新月异,社会事业长足发展,综合实力大大增强。全国试点的农村税费改革取得了成功,极大减轻了农民负担。走在全省前列的公有制企业“两个置换”改制工作基本完成,工业发展的体制性制约已突破。省级交通管理模范城市、园林城市、卫生城市和文明城市的创建与获得,使我市的城市品位明显提升,功能显著增强。津市人民热忱欢迎海内外朋友来津市观光旅游,投资兴业。

历史记载

史上有文记载如下:
还记得西河街巍巍的吊脚楼,东河街溜溜的青石板;前街是香烟缭绕的城隍庙,后街有人声鼎沸的天后宫;那高高的是德贺大商店,阴森森的是陈谦和药铺;正街上风风光光的是商店,夹街上躲躲藏藏的是青楼;新码头曾湾过日本小火轮,三洲驿也停过美国嘎斯车;澧水河上穿梭卖卤菜的是划子,武陵山深处一路飘下来的是木排;古大同寺塑慈目庄严的金佛,武当道观悬年代久远的古钟;嘉山旁有传说的姜女镜石,澧水边建御赐的贞节牌坊;七里湖有一片白茫茫的芦苇,三眼桥是满眼绿油油的荷塘;最迷人的是关山的烟雨,最勾魂的是久违的乡音。
还记得五通庙前化缘的癞和尚,姑儿庵后布施的俏尼姑;清真寺讲经的是回族阿訇,福音堂育婴的有芬兰修女;黄头发是流落异乡的俄罗斯后裔,高鼻子是远渡重洋的英吉利商人;脖戴银铃身背背篓的是土家姐妹,头系篮巾身穿绣衫的是苗族兄弟;牵着猎狗招摇过市的是山村大汉,挑着竹篮婀娜多姿的是渔家小女;夹着书包风度翩翩的是“高农”学子,撑着纸伞亭亭玉立的是“津兰”女生;手拍惊木出口成章的是茶馆的说书人,一把破扇摇头晃脑的是庙前的半神仙;夏日里木船上赤身裸体的是拉纤夫,黄昏时码头边风情万种的是浣纱女,唱的有板有眼的是松秀班的荆河腔,演的美伦美奂的是草台班的花鼓戏。
记不得津市的寺庙有多少座,只记得街有七里零三分。记得有“百禄斋”的糕点,“老同兴”的麦酱;“益泰”的绸缎,“锦大”的纸张,“镇大”的桐油,“裕隆兴”的钱庄;“新合楼”的伏油包子,“刘聋子”的牛肉米粉;大洼的杨梅果园的枣,关山的板栗芦家的桃;甜甜的拐子酸酸的李,乌乌的桑椹红红的杏;关山潭的鲑鱼下的打岩场的千丈,酒泉的甜水酿就了醉太白的美酒;杂货铺销的的灯芯糕,挑货担卖的打巴糖,甑蒸糕,油糍粑,汽水粑粑油面儿;茶油泡松菌,米粉拌剁椒;甜不过的是韩氏巷里韩婆婆卖的豆丝糖,香不过的是吊脚楼下叫化子炖的爬爬肉;观荷亭里听雨声迁客骚人挥毫泼墨,望蜀楼上望江月才子佳人饮酒赋诗。五月端午赛龙舟,千家争睹万巷空,腊月开潭张大网,一江渔火夜雾中。
数不清河边到底有多少船,只知道各省会馆有十三;徽商开榨坊,粤贾缫丝忙;天主堂右是染店,青龙庙左轧花厂;宁波人办的是光明公司,湖北人出的是汉水猪鬃;日本人开戴生昌公司为的是控制水运,英国人办太古洋行卖的是鸦片洋油,王雅正办兵工生产的是“汉阳制造”,贺老总兴纺织安置的九澧贫民;河南岸的窑坡渡出的是陶器,江北边的澹家湾产的是斗笠;津市青布名扬天下朝朝是贡品,澧水银鱼名不虚传岁岁走远洋。
携九水,汇长江,入洞庭,下九江,西接巴山蜀水,东连三江四海。肩挑八根系,走的三斗坪,千里运盐脚夫有万千,手拉一根纤,行船到秀山,一年收油要过十万担。铜仁的皮毛,鹤峰的绿茶,大庸的柚子,澧洲的棉花;永顺河的娃娃鱼,安福县的土棉纱;行的都是窗下的水,走的都是店前的路;云集的都是天下商贾,集散的都是四省物流。
戴眼镜点汽灯的是管帐先生,披短褂上梭板的是学徒伙计;坐在人力车上头顶瓜皮帽的店老板捧的是水烟壶,泡在麻将里身着湘云纱的老板娘抱的是胖娃娃;城西酒肆山东的伙计赌酒喝过九大碗,城东榨坊宝庆的师傅比武挑过五百斤。西装革履趾高气扬的盐商总是领导小镇的潮流;青布长衫点头哈腰的烟贩还是拖着清朝的小辨;
春天前河钓鱼,夏天后湖捕虾;秋雨过江捡菌子,放学上树掏鸟窝;清明踏青看桃花,重阳登高赏桂花。街上“长郡”发的蒙,山里“明道”毕的业,老记得挨过先生的戒尺,却忘记扯过女生的头发;同桌的是害羞的越女,对门的是调皮的川娃,前面的九头鸟和我不讲话,后面的宝古佬与我打过架;唱高调的常德佬,夹舌条的澧县话;下江人吃的是甜食,上河人爱的是麻辣;江西老表圈的是义山,湖北同乡修的是会馆。
庭院深深的是津市的筒子屋,居家清静的是澧县的四合院;长着青苔的麻石天井,挂着万国旗的楠木晒楼、雕花的木窗上雕的是张生月下会莺莺,石刻的门檐中刻的是赵云长板坡救阿斗;城中天灵花园的池边有水榭楼台,镇上州判署衙的门前立威武石狮。难忘记长巷春雨木屐声,还记得夜半笛鸣到客轮。
夏夜凉如水,一把睡椅,两张竹床,说不完的是孟姜女的凄美绝世的传说;冬夜热似火,两个火锅,三杯热酒,抒不完的是范仲淹忧国忧民的豪情。……往事如烟,乡思依旧,几度梦回几许迷离,此情无计可消除。
望月月是家乡明,观水水是故乡清,都市喧哗的八线马路,不会有故里桑麻古道的幽古恬静,酒楼昂贵的龙虾鲍鱼,那有乡村酸菜鱼头的可口惬意。年年的清明祭祖,看不见母亲坟头的萋萋青草,岁岁的中秋相聚,望不到澧水河中的楚楚明月;抽刀,斩不断的是乡思,相逢,说不完的是亲情。睡梦中,为什么总是家乡的老屋在风雨中坍塌,醒来时,却还是滚烫的热泪在忘情的纵横。多少年了,脚尖踏的还是二圣庙的鼓点,嘴里哼的仍是朝香客的小曲,还不完的乡思债,赎不尽的桑梓情。
少年自负凌云志,到而今、春华落尽,满怀萧瑟,梦尽魂归何处,却原来关山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