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网 - DGSO百科
网页 图片 百科 小说

百科首页

灰网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基本信息

中文名
灰网
出品时间
1991年
出品公司
TVB
制片地区
中国香港
首播时间
1991年09月30日
导 演
徐正康、赖建国
编 剧
陈惠妍、谭 嬣、郑宗义、徐秋萍、王莉芝、黄夏柏、翁彩兰
主 演
吴镇宇,温兆伦,陶大宇,邓萃雯,张凤妮,吴丽珠
集 数
25集
类 型
时装 剧情
编 导
赖建国、赵崇基、黄俊文等
助理编导
何耀宗、陈筱玲、陈汉尧、Ann等
制作统筹
欧阳锦玲
监 制
徐正康
编 审
陈惠妍

剧情简介

这部电视剧讲述一个善良的年轻人如何在社会环境压迫下,走上毒枭的歧途。程浩(吴镇宇)、姚家诚(温兆伦)、杨志标(陶大宇)是同村的不良少年,程浩因替二人顶罪入感化院,家诚因此改过自新而不再做坏事,志标则替人带毒,三人遂各走其路。程浩出狱后,与妻争执决定行船,多年后回港发觉妻已改嫁,因而与妻争子,误伤王君妍(邓萃雯),对她留下深刻印象。家诚姐为家人甘做情妇,岂料对方骗走其子并移民离开,使家诚公司被拖垮。程浩与志标偶然相遇,而与志运赃,而后误打误撞救了一名泰国毒枭,从此走上不归路,而他最后决定判死刑。

演职员表

剧组工作人员

编剧:陈惠妍、谭 嬣、郑宗义、徐秋萍、王莉芝、黄夏柏、翁彩兰
编导:赖建国赵崇基黄俊文、鄘锦宏、罗德明
助理编导:何耀宗、陈筱玲、陈汉尧、Ann、蔡少清、刘小梅、张来华、颜志斌
制作统筹:欧阳锦玲
监制:徐正康
编审:陈惠妍

人物介绍

程浩(吴镇宇饰):为人重义气、大情大性,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宗旨,恩怨分明,外表随便不羁,实则爱家爱子女。
姚家诚(温兆伦饰):为人诚实、上进,待友至诚,奉母至孝,对弟亦尽力扶持,抱宁人负我、我不负人的宗旨。
杨志标(陶大宇饰):自私自利、忘恩负义且记仇,因口才了得所以也可迷倒人,有危难时先求自保,不理他人死活。
王君妍(邓萃雯饰):温柔、美貌、娴静,有个人原则,属外柔内刚。
何丽珠(张凤妮饰):豪爽率直、大情大性,略放荡形骇,曾一度为夜总会红小姐,外表精明巴辣,实头脑简单。
刘艳红(吴丽珠饰):冷静、理智、倔强,做事情极有原则,因被男友所骗而误堕风尘,所以不轻易再入情关。
姚家慧(胡美仪饰):沉默、忍耐怕事,有苦亦不会向人倾诉,典型的传统中国妇女。
姚家信(陈嘉辉饰):自负、永远相信前途命运掌握在自己双手,无法接受失败,故此行事处世有点儿偏激。
刘艳芳(姚正菁饰)
阮志明(李文彪饰)
何虾(郭德信饰)

分集剧情

    第1集 程浩被妻抛弃
      程浩与阮志明合计与人斗车骗钱,被悉穿,痛殴二人一顿,姚家诚为助二人同时被殴,殷美玲见程浩始终不务正业,既心痛又失望。家诚与家信齐参加会考,家诚之成绩比家信的更优异,但家诚为家信前途着想,宁放弃升学机会,全力工作赚钱供家信考大学。程浩因小事而与管工争执而被辞退,美玲见他不长进,痛斥之,程浩反省,决振奋做人,决行船安家,临行前托明、诚照顾美玲母子。家诚努力工作,几年间,终获晋升,在家慧之支持下,姚家购买一居屋居住。美玲突然去访家诚,告知她已决定与程浩分手,与另一男人注册结婚,家诚相劝无效。程浩返抵香港,得知美玲已抱子离他而去,大为悲愤。

    第2集 程浩助丽珠解围
      程浩被美玲抛弃,大感悲愤,觉得自己努力赚来的钱完全没有价值,于是去夜总会一掷千金,以求发泄,喝得烂醉如泥,何丽珠以为程浩是大豪客,让浩在其家度宿一宵,翌晨程浩醒来,打赏四千元予丽珠。家诚见程浩撤夜未返,甚为担心,四处寻找,因而阻误了公事,其上司大感不满,家诚唯引咎辞职,并交此事向家人隐瞒。程浩见连累家诚,大感内疚,但已千金散尽,欲找丽珠索回打赏,遇丽珠被一猥琐客当众非礼,上前协助,闹上差馆,巧遇美玲,得知她原来已嫁予马力,程浩欲找美玲质询,却被她逃去。程浩查出美玲住址,上门争子,程浩一时情急,当街抱走文仔,误伤王君妍。

    第3集 程浩误伤君妍
      马力欲诬陷程浩蓄意伤人,程浩不忿,宣扬马力抢其妻子,马力才放走程浩。程浩到医院探君妍,知她有跛脚之嫌,大感内疚,向君妍道歉,君妍不肯原谅他。姚母与家诚去探君妍,向她说出程浩之苦况,君妍亦感同情,加上程浩之诚意,君妍才肯原谅他。马力游说君妍控告程浩,君妍不置可否,马力见美玲似有于心不忍之态,大感不满,夫妻俩起争执。姚母大寿,家慧等替她设宴庆祝,日财却因小事而大发脾气,并揭穿家诚失业一事,姚母伤心,众人不欢而散。家慧大受委曲,痛哭不已,日财亦知自己理亏,唯答应聘家诚到其工厂工作。君妍伤愈,并未有不良于行,程浩得知,大为放心。

    第4集 程浩与丽珠发生关系
      马力为阻止文仔与程浩见面,骗称程浩是傻佬,结果程浩去探文仔时,文仔大惊至吓病,马力警告程浩不准他再见文仔。志明替程浩感不平,怒骂马力之汽车,连累程浩遭警言调查,志明感内疚。程浩决发愤图强,擦的士维生,程浩到幼儿园,欲探文仔,遭君妍阻止,程浩苦苦哀求,君妍于心不忍,安排程浩扮作小丑与文仔见面。程浩擦的士,巧遇丽珠,丽珠知浩身世,二人互诉心声,发生肉体关系。家诚在日财之工厂工作,表现出色,日财对他改观,却遭财妻钱丽妒忌,诸多留难挑剔,更乘机侮辱家慧,家诚心生不忿。

    第5集 家信乘机接近君妍
      家慧再次向日财提出二人正式注册,日财大发脾气拒绝。君妍不再替文仔补习,程浩因而丧失与文仔见面机会,心情恶劣,与丽珠到大档豪睹,赢大钱,买一金表予丽珠。家信在校内结识君妍,惊为天人,为多点接近她,欲随她一起参加欧洲考察团,向家诚讹称此行是与学习有关,家诚为筹钱予家信,向程浩借钱,程浩向丽珠索回金表,丽珠甚感不是味儿。程浩一偶然机会下重遇杨志标,程浩立即安排志标与家诚见面,三人话旧,唏嘘不已。钱丽决移民加拿大,日财骗家慧让德仔与他上契,家慧拒绝。家诚留一货办予程浩,程浩上工厂拿取时,遇贼劫。

    第6集 日财骗走德仔
      日财之工厂被劫,钱丽怀疑家诚是内鬼,要日财辞退家诚,家诚免日财难做,自动请辞。日财为令家慧答应让德仔予他收养,答应打本予家诚开贸易公司,家慧果被打动,终肯签字让日财收养德仔。家诚之贸易公司装修被工人故意拖延,志标出面调停,家诚对志标有点改观。家诚之贸易公司开始营业,家诚努力工作,业绩不断上升。钱丽办好移民手续,逼日财立即离港。日财本留下一笔钱予家慧兄妹,却遭钱丽暗中截去。艳芳服食迷幻药后,声称自杀,艳红心慌意乱,程浩助她令艳芳回复神智,艳红教训艳芳,艳芳反唇相讥,艳红心情恶劣,对程浩之帮忙亦未感激。日财骗走德仔,家慧上财家夺子,才知日财已移民,晴天霹雳。

    第7集 家诚陷入经济困境
      家慧失去德仔,大受刺激,不支晕倒,被送入医院,家诚等才得知真相,甚为家慧不值。家诚收不到日财未还之欠款,令其公司陷入困境,恐母、妹担心,决将此事隐瞒,程浩同情,却爱莫能助。家信不知家诚苦况,为讨好君妍,替她买筹款晚餐券,向家诚拿钱,讹称买参考书,家诚百上加斤。家慧一时想不能,欲割腕自尽,幸得何虾及时相救,程浩劝家慧要看长远一点,必有与德仔重逢一日,家慧才恢复生气。家诚公司陷困境,志标答应替他卖掉衣车套现金周转,从中“落格”两万元还债,程浩发现,怒斥志标。旧衣车卖得五万,离家诚欠缺之数目甚远,程浩拿这五万去赌博,结果全部输掉。

    第8集 程浩被迫运毒
      程浩心感愧对家诚,找志标商量,志标怂恿他走贼赃到泰国,程浩同意,并拿去丽珠之首饰典当买货。丽珠回家,发现失去首饰,以为有贼入屋而报警,闹出笑话,才知是程浩拿去,艳红警告丽珠要小心程浩骗财骗色。浩、标抵泰国,贼赃被压价,浩与买家反面,被追杀,志标不顾程浩,独自逃脱。程浩逃避追杀之际,遇身受重伤之排长,程浩救他回巢穴,排长伤愈,赠他一包白粉答谢,程浩抱孤注一掷之心情,将白粉成功运回香港,赚了三百万。程浩讹称赢大钱,替家诚还债,家诚信以为真,十分感激,志标得知内情,怂恿程浩运毒赚钱,程浩坚拒。程浩将首饰赎回给丽珠,并赠以名贵首饰,丽珠才对程浩恢复信心。程浩想起被美玲抛弃一事,上门将她羞辱一番。

    第9集 程浩追求君妍
      程浩买一层新楼居住,丽珠以为自己有也份,开心不已,后来才知道程浩是打算自己一人住,丽珠不禁失望万分,对程浩不满。程浩送一电车予志明,志明兴奋,与恶飞斗车,被追打,遇艳芳,替他解围,志明被艳芳美貌所吸引。程浩知丽珠心意,向她表明自己之心态,丽珠亦体谅程浩,与他和好。志标介绍程浩顶了一间Disco经营,程浩不善管理,全权交予志标。君妍出席一餐舞会,程浩驾车经过,送她一程,却连累君妍被大雨淋至衣衫尽湿,程浩买一靓衫予君妍,君妍穿上,美艳动人,程浩顿对她生倾慕之意,对君妍展开追求。

    第10集 君妍爱上家诚
      丽珠准备盛装出席程浩之Disco开幕酒会,程浩恐君妍会因而得知他与丽珠之关系,藉词阻止丽珠出席,丽珠失望。丽珠在艳红怂恿下,突出现于酒会,程浩大惊,幸君妍有事未能到来,程浩才放下心头大石。Disco生意冷淡,程浩失落,丽珠提议找菲律宾人妖歌舞团演出作招徕,程浩同意,二人一起去菲律宾。家信介绍君妍到家诚之公司找资料写毕业论文,家诚以为君妍是家信之女友才答应。君妍与家诚相处渐多,发觉他乃一有为青年,顿生好感。一次,君妍胃痛,家诚细心照料,君妍芳心大动,对家诚产生爱意。何虾暗恋家慧,见她空闲,乘机邀她在其士多兼职,家慧答应。程浩从家诚口中得知家信有追求君妍之意,遂鼓励君妍向家信表明态度,家信失恋,责骂怨家诚多事以发泄。程浩欲向君妍表明爱意之际,却发觉她的心上人原来是家诚。

    第11集 家诚与君妍相恋
      程浩知君妍爱上家诚,伤心之余,决造就二人,向家诚说出君妍对他有意,家诚顾及家信之关系,拒绝君妍之爱意,君妍大感难受,处处回避家诚。家诚拒爱后,心中大感不安,才发觉自己原来亦已爱上了君妍,加上程浩再三开解,家诚终主动约会君妍,君妍开心不已。丽珠冷眼旁观,发觉程浩似对君妍有意,大发脾气,程浩婉言开解一番。志标利用打理Disco之方便,贪图利益,与长毛合作在Disco内卖迷幻药。家诚参加君妍之毕业礼,匡业夫妇才知道诚是君妍之男朋友,颇感不满。家信发现家诚与君妍相恋,以为家诚横刀夺爱,怒斥家诚后离家出走。

    第12集 丽珠讨程浩欢心
      程浩胃出血而入院治疗,丽珠细心照料,程浩心中却颇感烦厌。家诚带君妍回家见母、妹,诚母见君妍清纯大方,甚为欢喜,家诚又上王家拜访匡业夫妇,双方倾谈后,匡业夫妇亦对家诚改观,并约诚母见面。丽珠决心从良,在艳红协助下改变形象来讨程浩欢心,但程浩不大理会。匡业查出家诚父乃食白粉死及家慧是日财之情妇,对家诚之家世不满,欲阻止君妍与家诚来往,君妍不允。志明见Disco日渐品流复杂,通知程浩,程浩向志标查问,志标巧言掩饰。丽珠发觉程浩对君妍余情未了,大为恼怒,与程浩起争执,程浩盛怒下赶走丽珠,丽珠伤心不余,一时意气,自寻短见。

    第13集 艳芳追求家信
      丽珠自杀而死,艳红认定是程浩害死丽珠,对他痛恨不已。而程浩亦内疚不已,自暴自弃,后得君妍开解,才重新振作。匡业为断绝君妍与家诚来往,欲送君妍到澳洲留学,君妍一口拒绝。警察到Disco调查丸仔一事,虽找不到证据,仍警告程浩一番,程浩质问志标,志标诸多推搪,瞒过程浩。家信回家,巧遇君妍亦在,众人感尴尬,但亦已事过境迁,家诚、家信终和好。家信助同学拍实验电影,女主角是艳芳,艳芳看中家信英俊,主动追求,为家信所拒。家信大学毕业,考入警队,诚母大感安慰。艳芳在Disco内食迷幻药,被恶飞有机可乘,欲轮奸她,程浩发现,加以阻止。

    第14集 艳红对程浩改观
      程浩为救艳芳而受伤,在志明相助下才赶走恶飞,送艳芳回家,艳红对程浩才稍稍改观。艳红困艳芳在家,不准她再外出胡混,志明去探艳芳,艳芳求志明救她,志前爱莫能助。家诚之干劲,受一大公司赏识,与他签下一大生意,家诚高兴之余,向匡业保证必会好好照顾君妍,匡业见君妍爱意已坚,唯叮嘱家诚好好待君妍后,与妻移民澳洲。艳芳在艳红一时疏忽后,在志明相助下逃脱,二人四处逛欢,艳红担心艳芳,到Disco找程浩,刚巧遇两批恶飞在Disco内打斗,程浩为保护艳红而受伤,艳红再对程浩改观。程浩受家诚所劝,决结束Disco,转投资到家诚之公司,志标不忿财路截断,故意让家诚知晓当年程浩借他之钱是贩毒品得来,家诚大怒。

    第15集 家诚坚拒程浩之求谅
      程浩向家诚苦苦求谅,声称当年是为势所逼才贩毒,但家诚未肯原谅程浩。家诚调动公司之资金,将钱还予程浩,程浩见家诚态度强硬,唯将钱收下,并在志标游说下,答应重开Disco。程浩借酒消愁,导致再胃出血,入院医治,君妍尝试拉拢二人和好,遭家诚拒绝。姚母生日,欲乘机安排诚、浩和解,但家诚当众拒绝程浩之求谅,程浩心灰意冷。何虾鼓起勇气,向家慧表明爱意,家慧甚意外,一时间未能接受,何虾以为家慧嫌弃他,万分失落。君妍表哥阿Paul到港公干,顺道探君妍与家诚,家诚忙于应付公司之经济困境,无心应酬阿Paul。家诚无法解决困境,恐他日破产会拖累君妍,心中矛盾不已。

    第16集 家诚迫于与君妍分手
      家诚为免他日破产拖累君妍,假装另结新欢,主动向君妍提出分手,君妍晴天霹雳,伤心不已。程浩偶遇君妍,见她容颜憔悴,加以查问,才知她已与家诚分手,浩去找家诚相劝,却遭他冷淡对待。家诚发现何虾对家慧有意,刻意制造机会予二人,家慧本亦被何虾真情动,但害怕闲言闲语而未敢接受何虾之爱意。程浩刻意抽空陪伴君妍解闷,君妍对他感激,程浩见Paul对君妍照顾入微,心感不安。何虾不忿家慧不肯接受其爱,当众宣布是他主动追求家慧,家慧终被其打动,与他共堕爱河。家诚出尽办法挽救公司无效,知道必会被迫破产,遂决定将定情信物送回给君妍,君妍大受刺激,借酒消愁。

    第17集 君妍决避开家诚与程浩
      程浩为开解君妍,经常陪她四处游玩,二人相处融洽,玩得颇开心,因此亦令程浩产生一丝幻想,以为君妍或会转投其怀抱,心中暗暗欢喜。君妍一偶然机会下,发现程浩原一直深爱着她,大感意外,刹时间接受不来,唯避开程浩。程浩见君妍之态度,大感难受,志明鼓励他尝试正式追求君妍,程浩意动,决定一试。程浩得悉家诚面临困境及与君妍分手之苦衷,不愿乘人之危,将真相告之君妍,君妍不忿家诚以为她是不可患难之人,怒斥他一顿,家诚亦心感后悔。程浩为替家诚解厄困,不惜将住屋抵押及Disco之资金,由君妍出面借予家诚,家诚终能度过难关。君妍对家诚余情未了,但又恼恨他看扁了自己,加上程浩之深情款款,君妍难以抉择,决避去澳洲,诚、浩俱大感失落。

    第18集 程浩、志明被判入狱
      程浩查出志标私用公款去投资,怒斥他一顿,限他月内将款项还清,志标不快。程浩心怀苦闷,找艳红倾诉,艳红亦能消除对程浩之成见,婉言开解他一番。排长到港贩卖毒品,巧遇程浩,硬要与他畅饮一番,家信负责监视排长,见程浩与排长一起,甚感意外。排长进行毒品交易时,家信率众围捕,排长负伤逃脱,找程浩,要程浩送他到码头偷渡,程浩劝排长自首,志标却怂恿程浩助排长,程浩被说服,与志明及志标送排长到码头。志标伺机抢走排长之毒品后逃去,家信率众至,杀死排长,将浩、明拘捕。志标讹造供词,诬陷浩、明,艳红四处寻求相助也于事无补,浩、明终被判监三年。君妍得知此事,特回港探程浩,却并未与家诚联络。三年后,家诚公司之业务蒸蒸日上,家慧与何虾亦决定结婚,诚母甚高兴。而浩、明因行为甚好,亦可提前假释出狱。

    第19集 程浩、艳红患难见真情
      程浩与志明无处投宿,艳红收留二人,志明见可与艳芳一起,甚感高兴。程浩去探诚母,诚母欣慰之余,叫程浩要好好做人。但家诚始终未肯原谅程浩。程浩向志标报复,在公众场合中指斥其恶行,志标声誉受损,因而失去一大生意,志标报仇,放火烧毁艳红之美容店,艳红难过不已,程浩万分内疚。程浩与艳红互相鼓励,齐齐面对困境,努力工作,二人患难见真情,艳红更不自觉地对程浩产生情愫。家诚一偶然机会下,重遇君妍,立即约会她,君妍亦大方答应。家诚在街上遇程浩,家诚见其落泊模样,只视为自甘堕落,程浩甚难受,志明不忿,欲揭穿程浩当年借钱予家诚一事,程浩阻止。君妍找程浩叙旧,艳红睹状,甚感不安。

    第20集 家诚、程浩终和好
      君妍提议程浩向家诚拿回一百万,程浩不肯,要君妍继续保守秘密。君妍尝试劝家诚与程浩和解,但家诚对程浩误会仍深,拒绝原谅他。程浩去探诚母,刚巧诚母因病晕倒,程浩及时送诚母到医院急救,诚母才没生命危险。家诚赶到医院,见程浩在场,厉言逐他离去,君妍看不过眼,揭穿程浩借钱家诚一事,家诚万分错愕。家诚想起童年往事,终不舍十多年之友谊,与程浩和好,并将姚氏股份赠予程浩,程浩开始在姚氏上班。家信博升职,全力追查长毛贩卖迷幻药案,长毛之女友是艳芳之好友,家信遂接近艳芳探取线索,艳芳揭穿,怒斥家信。君妍离港在即,家诚却始终不敢对君妍表明爱意,终一偶然机会下将其心声录在录音带上,被君妍听到,君妍感动,决留在香港,再与家诚发展。

    第21集 艳芳替家信做卧底
      家信追查贩卖丸仔案毫无进展,遭受上司责骂,心情苦闷,艳芳对家信余情未了,睹状心中不忍,答应替家信做卧底。志明发觉,劝艳芳收手,艳芳不理。艳芳戮力替家信调查,深入虎穴,终助家信成功截获一大批毒品。志标因此而损失惨重,愤怒不已,查出艳芳是卧底,辣手将她杀死。艳红痛失爱妹,心碎欲裂,志明揭穿是家信害死艳芳,并刺伤家信,家信心中有愧。程浩为志明安全,安排他潜逃往台湾。程浩为开解艳红,出资重开美容院由她打理艳红感动不已。家诚向君妍求婚,君妍含羞答应,二人将喜讯告知程浩,程浩表面上为二人高兴,心中则怅然若失。

    第22集 程浩向艳红表示爱意
      艳红虽深爱程浩,但知他对君妍未忘情,且又恐重蹈丽珠覆辙,遂故意疏远程浩,要他搬出刘家,程浩唯暂住家诚旧居。长毛不甘屈于志标下,起其尾注,志标追杀长毛,长毛连货堕崖而死,志标因此而破产,程浩等闻讯,大感痛快。红之前夫阿光骚扰艳红,程浩遇见,将他赶走,艳红感激,但仍与程浩保持距离,程浩想清楚,向艳红示爱,艳红欣然接受。志标欠下贵利,无法可施,硬着头皮向浩、诚求助,程浩等冷言拒绝,结果志标被大耳窿斩去右手。志标伤愈后,生活潦倒,觅得货仓看更一职,原来该货仓乃姚氏所有,家诚及程浩见志标状甚可怜,未有将他辞退。

    第23集 志标利用浩、诚运毒
      君妍去检查身体,发现子宫生瘤,未知是良性或恶性,心中担忧不已,见家诚忙于公事,君妍免他分神,将此事隐瞒。君妍不敢独自去看报告,找来程浩与艳红相伴,结果证实是良性瘤,仍需及早切除,但会因此而不育,君妍矛盾不已。艳红见程浩对君妍紧张之态度,心中再度泛起不安,又再疏远程浩,并要求冷静一段时间,程浩大感无所适从。家诚见君妍闷闷不乐,且迟迟未有做切瘤手术,遂向医生询问,得知真相,家诚即向君妍表态,要她立即做手术,君妍感动。家诚与程浩到马来西亚谈生意,程浩带艳红同行,二人一起游玩,于闹市中失散,重逢后,二人再忍禁不住心中激情,程浩向艳红求婚,艳红答应。志标不甘蛰伏,跟踪家诚等到大马,欲利用二人运毒。君妍暗中到大马,欲替家诚庆祝生日,艳红去接机,被志标派人捉去。

    第24集 诚、浩、标被判死刑
      志标以妍、红之性命,向程浩勒索二十五万美元,程浩答应,为免家诚担心,程浩将此事向家诚隐瞒。志标得到钱后,以此向毒贩买货,再逼程浩替他运毒去布鲁塞尔,程浩为妍、红着想,无奈依从。此时志明正替毒贩工作,见浩、标,大感意外,去找程浩,问个究竟,得知原委,志明欲杀志标,遭程浩阻止。标、浩在机场遇害诚,家诚有所怀疑,三人起争执,遭警察发现,将三人拘捕。妍、红逃脱,得知诚、浩被捕,连忙去警局替二人辩护,诚母与家信亦从香港赶至。经审讯后,由于志标一口咬定是家诚及程浩指示他运毒,诚、浩、标齐被判死刑。君妍发现有孕,对其性命有危险,但君妍坚决拒绝堕胎,并与艳红四处奔走营救诚、浩,却徒劳无功。

    第25集 程浩自我牺牲救家诚
      志明为救程浩及家诚,假扮成志标之同党,劫囚车救志标,故意失手被擒,向警方供出一切是志标指示,与浩、诚无关,当局决重新开庭审讯,志明因曾杀警,故必会判死刑,程浩、家诚见志明自我牺牲,感动不已。大马警方查出志明与程浩之关系,因而推翻志明之证供,家诚、程浩、志标及志明同被判死刑。君妍闻讯大受刺激,因而早产,诞下一男婴,家慧、何虾等亦赶来大马照顾诚母及君妍。程浩见家诚之苦况,认为家诚一生没干半件坏事,不应如此枉死,就不惜自我牺牲救家诚。到底诚、浩能否逃出生天?明、标会否魂断大马?浩、红一段情又如何了断?.........  最后程浩把事情全揽在自己身上,帮家诚洗脱罪名,而自己被处以绞刑,临刑前,天降大雨,程浩在被送上绞刑架时,放声长嚎,声音穿透牢房,雨中站立的家诚、君妍、艳红痛不欲生,在灰蒙蒙滂沱的大雨织成的网中,熟悉的歌声再度响起:原来爱的多深,笑的多真到最后,随缘逝去没一分可强留,茫然仰首苍天,谁人躲藏在背后,梦中想的都遗漏。。。 全剧终

影视原声

主题曲:随缘
作曲:徐嘉良
填词:潘伟源及刘虞瑞
主唱:温兆伦
原来爱得多深笑得多真到最后
随缘逝去没一分可强留
茫然仰首苍天谁人躲藏在背后
啊梦中想的都遗漏
原来每点温馨每点欢欣每个梦
随缘荡至没一分可强求
回头看这一生人如飞虫堕网内
恨的苦的须承受
你你我我随缘曾邂逅
笑笑喊喊想起总荒谬
进进退退如何能永久
啊冷冷暖暖都必须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