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巴碑 - DGSO百科
网 页 图 片 百 科 小 说 翻 译

百科首页

胆巴碑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胆巴碑》又称《帝师胆巴碑》,为中国元代书画家赵孟頫的碑书墨迹。赵孟頫(1254~1322) 字子昂,号松雪道人,又号水精宫道人,湖州(今浙江吴兴)人。官至翰林学士承旨,荣禄大夫。碑稿为纸本,楷书,纵33.6厘米,横400厘米,内容为记述帝师胆巴生平事迹,是赵孟頫奉元仁宗命书写的碑文, 《南阳法书表》《式古堂书画汇考》《壬寅销夏录》、《三虞堂书画目》等书均有著录。此卷书于延祐三年(1316),书法点画顾盼有致,用笔遒美峻拔,为晚年碑书之笔。 卷后有清姚元之、杨岘、李鸿裔、潘祖荫、王颂蔚、王懿荣、盛昱、杨守敬题跋,并钤有许乃普、叶恭绰等收藏印记。现藏故宫博物院。

碑文

大元敕赐龙兴寺大觉普慈广照无上帝师之碑
集贤学士资德大夫臣赵孟頫奉敕撰并书篆
皇帝即位之元年,有诏:金刚上师胆巴,赐谥大觉普慈广照无上帝师,敕臣孟頫为文并书,刻石大都寺。
胆巴碑(局部) 胆巴碑(局部)
五年,真定路龙兴寺僧迭凡八奏。师本住其寺,乞刻石寺中。复敕臣孟頫为文并书。臣孟頫预议,赐谥大觉以言乎师之体,普慈以言乎师之用,广照以言慧光之所照临,无上以言为帝者师。既奏,有旨:於义甚当。
谨按:师所生之地曰突甘斯旦麻,童子出家,事圣师绰理哲哇为弟子,受名胆巴。梵言胆巴,华言微妙。先受秘密戒法,继游西天竺国,徧参高僧,受经律论。繇是深入法海,博采道要,显密两融,空实兼照,独立三界,示众标的。
至元七年,与帝师巴思八俱至中国。 帝师者,乃圣师之昆弟子也。帝师告归西蕃,以教门之事属之於师,始於五台山建立道场,行秘密咒法,作诸佛事,祠祭摩诃伽剌。持戒甚严,昼夜不懈,屡彰神异,赫然流闻。自是德业隆盛,人天归敬。武宗皇帝、皇伯晋王及今皇帝、皇太后皆从受戒法,下至诸王将相贵人,委重宝为施身,执弟子礼,不可胜纪。
龙兴寺建於隋世,寺有金铜大悲菩萨像。五代时契丹入镇州,纵火焚寺,像毁於火,周人取其铜以铸钱。宋太祖伐河东,像已毁,为之叹息。僧可传言,寺有复兴之谶。於是为降诏复造,其像高七十三尺,建大阁三重以覆之。旁翼之以两楼,壮丽奇伟,世未有也。繇是龙兴遂为河朔名寺。方营阁,有美木自五台山颊龙河流出,计其长短小大多寡之数, 与阁材尽合,诏取以赐。僧惠演为之记。
师始来东土,寺讲主僧宣微大师普整、雄辩大师永安等,即礼请师为首住持。
元贞元年正月,师忽谓众僧曰:将有圣人兴起山门。即为梵书奏徽仁裕圣皇太后,奉今皇帝为大功德主,主其寺。复谓众僧曰:汝等继今,可日讲《妙法莲华经》,孰复相代,无有已时。用召集神灵拥护圣躬,受无量福。香华果饵之费,皆度我私财。且预言圣德有受命之符。
至大元年,东宫既建,以旧邸田五十顷赐寺为常住业。师之所言,至此皆验。
大德七年,师在上都弥陁院入般涅盘,现五色宝光,获舍利无数。
皇元一统天下,西蕃上师至中国不绝,操行谨严具智慧神通,无如师者。臣孟頫为之颂曰:师从无始劫,学道不退转。十方诸如来,一一所受记。来世必成佛,住娑婆世界。演说无量义,身为帝王师。度脱一切众,黄金为宫殿。七宝妙庄严,种种诸珍异。供养无不备,建立大道场。 邪魔及外道,破灭无踪迹。法力所护持,国土保安静。皇帝皇太后,寿命等天地。王宫诸眷属,下至於含生。归依法力故,皆证佛菩提。成就众善果,获无量福德。臣作如是言,传布於十方。下及未来世,赞叹不可尽。
延祐三年□月立石。

鉴赏

赵孟頫向来以书画擅名,篆籀、分隶、真、行、草诸体,无不冠绝一时。他书学魏晋,深得“二王”笔法,兼法李北海,具李北海沉着庄重之气。其书风典雅醇和、秀逸清丽,人称“赵体”。赵孟頫一生为后世留下了大量的书迹,在众多传世作品中,晚年作品最能代表赵氏书风,其中楷、行为最,楷书中又以《胆巴碑》为最精彩,他63岁时所书《胆巴碑》被称为“古劲绝伦,品属第一”。
《胆巴碑》全名为《大元敕赐龙兴寺大觉普慈广照无上帝师之碑》,赵孟頫奉敕书于元延佑三年(1316年),纵33.6厘米×横166厘米,纸本,有乌丝栏。该帖通篇一气呵成,点画精纯,无一笔有懈怠之气。通篇基本为楷法,偶间行书写法,且上下血脉相连,自然流便,全是“二王”正脉。该帖因实用需要打有乌丝栏,但并不显字字独立,仍可看出血气相连。其字形开张舒展,点画精到沉着、神完气足、萧散率真。从整篇来看,基本还是承继了“二王”正统的笔法,而在用笔上明显又多了沉着痛快之意。其结体多取法李北海书庄重沉实之意态,醇和典雅,是一种纯粹的自由状态。 其开篇部分基本是纯正的大楷,到篇末,则间杂少量行草,这一方面显示了整个创作从规矩到自由的时间流程,同时也起到了调节楷书易流于板结平淡的弊端。清人杨岘在评此帖时说:“用笔犹饶风致而神力老健,如挽强者矫矫然,令人见之气增一倍。”
《胆巴碑》书法字体秀美,法度谨严,神采焕发。细观其用笔,可谓意在笔先,笔到法随,起笔收锋,转折顿挫,皆具筋骨——形于其外,温驯典雅;细究其内,铁画银钩。赵孟頫特别重视用笔,“一画之间,变起伏于峰杪,一点之内,殊衄挫于毫芒”。其用笔虽无大起大落,但颇具变化,以平和之态予以微妙表现,可谓平中见奇。其结体取法李北海,楷书中带有行书体态,字形扁方,撇捺开张,结构均匀,疏密合度,行笔提按幅度不大,平顺流畅,丰润婉通,于规整庄重中见潇洒超逸,自非早年书法所能比,达到了“精奥神化”之境界,给人以赏心悦目的艺术享受。 此外,《胆巴碑》的用墨基本是均匀的浓淡相宜的墨法。也许是因为刻碑需要,且为正楷书体,所以不宜显现浓淡枯润、肥瘦老嫩之墨色变化。卷后有清姚元之、杨岘、李鸿裔、潘祖荫、王颂蔚、王懿荣、盛昱、杨守敬题跋,并钤有许乃普、叶恭绰等收藏印记。

创作背景

1262年左右 蒙古世祖中统间,帝师巴思八荐胆巴於忽必烈。
1270年 南宋度宗咸淳六年、蒙古忽必烈至元七年。胆巴与帝师巴思八至中国,在五台山龙兴寺建立道场。
1294年左右 元世祖至元末。忤时相僧格,请西归。召还谪之潮州。
1295年 元成宗元贞元年。胆巴上书皇太后,奉仁宗皇帝为龙兴寺功德主,其时仁宗皇帝尚未立为太子。
1303年 元成宗大德七年。胆巴在上都弥陀院涅盘。
1308年 元武宗至大元年。武宗弟仁宗被立为皇储,赐龙兴寺田产五十顷。
1312年 元仁宗皇庆元年。仁宗赐谥胆巴为大觉普慈广照无上帝师。敕赵孟頫(时年63岁)为文并书,刻石大都某寺。
1316年 元仁宗元祐三年。应龙兴寺僧之请,仁宗皇帝复敕赵孟頫为文并书,刻石真定路龙兴寺。

胆巴

胆巴是元代前期僧人,西番突甘斯旦麻人,世宗时被封为国师,仁宗皇庆间,追号大觉普慈广照无上胆巴帝师。
元史卷二百二《释老传》记载:
“时又有国师丹巴者,一名衮扎克喇。实西番托果斯塔玛人。幼从西天竺果达木实哩传习梵秘,得其法要。中统间,帝师帕克斯巴荐之。时怀孟大旱,世祖命祷之,立雨。又呪食投龙湫,顷之,奇花异果上尊涌出波面,取以上进。世祖大悦。至元末,以不容於时相僧格,力请西归。既复召还,谪之潮州。时枢密副使页特密实镇潮,而妻得竒疾。丹巴以所持数珠加其身即愈。又尝为页特密实言异梦。及己还朝,期後皆验。元贞间,海都犯西番界,成宗命祷於玛哈噶拉神,已而捷书果至。又为成宗祷疾遄愈,赐与甚厚。且诏分御前校尉十人为之导从。成宗北巡,命丹巴以象舆前导,过云州语诸弟子曰:此地有灵怪,恐惊乘舆,当密持神呪以厌之。未几,风雨大至,众咸震惧,惟幄殿无虞。复赐碧钿杯一。大徳七年夏卒。皇庆间,追号大觉普惠广照无上丹巴帝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