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建芬 - DGSO百科
网页 图片 百科

百科首页

谷建芬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谷建芬,当代著名女作曲家,1935年出生于日本大阪。1941年回到祖国。1950年,谷建芬考进旅大文工团担任钢琴伴奏。1952年入东北音专(现沈阳音乐学院)主修作曲,师从霍存慧、寄明等。1955年毕业后,分配到中央歌舞团(现中国歌舞团),主要从事舞蹈音乐创作。代表作品: 《滚滚长江东逝水》《年轻的朋友来相会》《歌声与微笑》《妈妈的吻》《绿叶对根的情意》《思念》《烛光里的妈妈》《历史的天空》《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中国》等。

代表作品

谷建芬头像

谷建芬头像

代表作有:
《木兰花慢.彭城怀古》
妈妈的吻
《采蘑菇的小姑娘》
《清晨,我们踏上小道》
今天是你的生日———中国》
《滚滚长江东逝水》
《兰花与蝴蝶》
我多想唱
《十月是你的生日》
《世界需要热心肠》
《思念》
那就是我
青青世界
创作至今,谷建芬的作品近百首作品获奖,主要有:
中国“金唱片”奖、“当代青年最喜爱的歌”奖、文化部“音乐舞蹈作品”奖、“联合国教科文亚太地区优秀音乐教材奖”等。

人物生平

简介

谷建芬(1935- )辽宁大连人,当代著名女作曲家。祖籍山东省威海市,生于日本大阪。她的父母于20世纪30年代初去日本谋生。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侵华战争后,1941年回国,定居大连,就读于西岗公学堂、实验小学、女子中学、市立二中。从小,谷建芬就有一种朦朦胧胧的感觉,觉得歌声带给她的东西是那么美好,有时候又觉得歌声带给她一种说不上来的悲伤,音乐就好像是她生命里不可缺少的。所以,长大后谷建芬一直也没有离开音乐。(1) 1950年,谷建芬考进旅大文工团担任钢琴伴奏。1952年入东北音专(现沈阳音乐学院)主修作曲,师从霍存慧寄明等。1955年毕业后,分配到中央歌舞团(现中国歌舞团),主要从事舞蹈音乐创作。

任职

历任中央歌舞团作曲,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理事,致公党第八、九届中央委员,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八、九、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委员,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华侨委员会委员,中国致公党中央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副主席,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全国委员等职。

早年创作

谷建芬50年代毕业之后一直担任当时的中央歌舞团(现中国歌舞团)的创作员至今,创作作品已近千首。谷建芬的一系列作品从80年代初就开始不胫而走,获得了听众的热烈欢迎。她创作的大量脍炙人口的作品已经成为当代中国歌曲创作经典的一部分,其中近百首作品获奖,主要获奖有:中国“金唱片”奖、“当代青年最喜爱的歌”奖、文化部“音乐舞蹈作品”奖、“中国音乐电视96MTV大赛作曲”奖、“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国际流行音乐作曲奖”、“联合国教科文亚太地区优秀音乐教材奖”等。主要代表作有:《年轻的朋友来相会》《那就是我》《绿叶对根的情意》《思念》《烛光里的妈妈》《今天是你的生日——中国》《歌声与微笑》《二十年后再相会》;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中片头曲《滚滚长江东逝水》、片尾曲《历史的天空》及其插曲,如《这一拜》、《卧龙吟》、《淯水吟》、《貂蝉已随清风去》、《江上行》等等。
谷建芬女士参加会话演讲:我眼中的音乐

谷建芬女士参加会话演讲:我眼中的音乐

如果说谷建芬的创作对于中国大众音乐起到了一个承前启后的开拓作用,那么她为中国流行乐坛培养出的一批批优秀歌手无疑是为中国流行音乐的繁荣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80年代谷建芬在重重困难中创办了“谷建芬声乐培训中心”。这个以“出人才,出作品”为宗旨的培训中心致力于推动当时通俗音乐领域中的创新,渐渐为大众所接受和关注。日后在流行音乐界成为走红一时的歌星中有很多人都是出自她的门下:李勇、苏红、毛阿敏、万山红、那英段品章解晓东孙楠……
2006年,谷建芬为福建再谱佳作。由龙岩市、连城县选送的歌曲《价值连城》,参加中央电视台主办的第二届“诗仙太白”杯形象歌曲音乐电视展播活动,获“最佳旅游歌曲奖”,成为福建省惟一获此殊荣的歌曲。
《价值连城》由谷建芬作曲、王持久作词,佟铁鑫演唱。歌曲旋律优美,乡土气息浓厚。2006年春制成MTV后,深受民众喜爱,很快传唱省内外。值得一提的是,《价值连城》是著名作曲家谷建芬继《蓝蓝泉州湾》之后,为福建谱写的第二个佳作。

晚年创作

谷建芬老师

谷建芬老师

在内地乐坛,提起谷建芬,可谓无人不知。谷建芬创作千余首脍炙人口的歌曲,《年轻的朋友来相会》、《那就是我》、《绿叶对根的情意》、《思念》、《烛光里的妈妈》、《今天是你的生日》、《歌声与微笑》、《二十年后再相会》等作品整整影响了两代人。为什么从事流行歌曲创作的谷建芬,到了晚年又开始创作儿歌呢?
小孩子一开口,就唱老鼠爱大米。谷建芬老师说:“现在的孩子们想要天上的月亮,父母都会满足他们,但是,孩子们想唱属于自己的歌曲,却少得可怜。”2004年秋冬季节,时逢中央召开未成年人教育工作会,国务委员吴仪见到谷建芬说:“要为孩子写一些歌。”
退休后的谷建芬老师决定为优秀的古诗词谱曲,让古诗词歌曲成为孩子们的“新学堂歌”。从2004年至今,谷建芬创作了30多首《新学堂歌》,歌曲动听的旋律让孩子更快乐地亲近、学习和传承我们祖先的经典。如今,《春晓》、《明日歌》、《相思》、《咏鹅》、《长歌行》、《静夜思》等20首古诗词歌曲
已经创作完成。

《新学堂歌》演唱会

一个都不能少
72岁的谷女士

72岁的谷女士

“新学堂歌”自创作以来,谷建芬老师亲自到北京、上海、深圳、厦门等多个城市推广。60多年前,谷建芬就读于今天的西岗区实验小学。今天谷建芬老师带着《新学堂歌》回到大连,并在我市西岗区举办的“新学堂歌”演唱会,谷建芬评价此次演出非常成功。除了台上表演的孩子们外,坐在观众席上的上千个孩子们是群众演员,大家齐声合唱“新学堂歌”的场面令谷建芬感动。
谷建芬说:“尽管这些孩子们不是专业演员,但是他们用心唱歌,用心领会传统文化所散发出来的底蕴。值得一提的是,西岗区举办的“新学堂歌”演唱会没有落下一个同学,西岗区的每一名学生都参与了演唱会。日前演唱会成功闭幕,现在还在后期制作阶段。谷建芬老师和演唱会的总导演强调,争取要给每个孩子一个镜头,他们太可爱了!”

音乐之路

1950年,谷建芬加入旅大文工团,学习钢琴并担任伴奏。1951年考入东北鲁艺作曲系学习,1955年毕业,此后一直担任中央歌舞团(现中国歌舞团)的创作员至今。然而在她参加工作的第3年,由于政治运动的影响,她被下放到江苏农村参加劳动改造。尽管谷建芬离开了她心爱的钢琴、曲谱,整天与庄稼、水田打交道,但她的心里从未泯灭对音乐创作的渴望,她不断地汲取着民间歌曲丰富的营养。1976年,谷建芬才重新获得了创作的自由和权利。“文革”结束后的拉丁美洲六国之行,使谷建芬的创作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在拉美六国,谷建芬耳濡目染了那里的歌手和人民融成一片,歌唱就是他们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她暗下决心,一定要写出能引起群众强烈共鸣的歌来,一定要把歌唱到人民的生活里去,唱到人民的心里去。
尽管谷建芬被称为改革开放后最重要的通俗音乐创作者,但她自己却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称,自己大部分的作品是失败的,主要原因是雷同,缺少了创新。“我一辈子写了那么多歌,人家只看到成功的,其实我90%都是失败之作。成功的点越高,再超过更难。”谷建芬重视作品的质量,“作品好不好,自己说了不算,老百姓叫好才行。我有很多好作品都压在手里,没有给人。也有人想买我的歌,我说不卖,你买了又有什么用呢?那首歌又不适合你。那些歌留着吧,什么时候有机会再拿出来”。
经典歌曲传唱不衰背后的真情与激情
1980年,张同枚在《词刊》第3期发表了他的新作《八十年代新一辈》。这首词主题新颖、形象鲜明、语言优美动人、结构比较严谨、音乐性强,它一下子吸引了谷建芬的注意,诱发了她的乐思。很快,谷建芬把它谱成了歌曲,同时把这首词的第一句“年轻的朋友来相会”改成了歌曲的题目。最终,《年轻的朋友来相会》以歌曲曲调优美、旋律流畅,一下子在广大群众中流传开来,传遍祖国大江南北。1983年,它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选为亚太地区音乐教材。也成为歌唱家李谷一的代表曲目。
1989年,谷建芬创作了歌曲———《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中国》,有评论说:“作品一问世便深受群众喜爱,是因为这首作品蕴含着对祖国深深的祝福和执著的爱恋。”10多年过去了,这首歌曲几乎成为了每年国庆必不可少的演唱曲目,而谈起这部作品当时的创作过程,谷建芬的心至今无法平静。
“1989年的1月,北京市政府搞一个活动,希望能写出纪念北京市解放40周年这样一个主题歌,所以当时那首歌的名字叫做《10月是你的生日》,是由韦唯唱的。但是我接到这首歌的歌词,就被它里面那种内涵所感动。”说着说着,她不由得清唱起来。
谷建芬坦言“一般写东西我想的时间很长,一会儿坐那儿想一想。第一眼看到歌词时产生的冲动,这对创作是非常重要的,我很重视这时候的感觉。靠着这种感觉,我基本上是一气把新歌唱出来的。这种歌几乎都是自己在几十年的生活当中已经积累了,只不过没有想到要什么时候写,或者是什么时候我一定要写。那么突然来了这么一首歌词,一下子就点燃了我心中这样的一种感受”。
年轻的心和着时代的节拍一起跳动
谷建芬的作品大多是歌谣体的,结构方整,风格清新,旋律优美,格调高雅,情感细腻,充满了浓郁的青春气息,往往给人一种奋发向上的激情和力量。而且她的作品题材广泛、形式多样。说到谷建芬以前创作的歌曲,像《妈妈的吻》、《烛光里的妈妈》等都是优美抒情的歌曲,而电视剧《三国演义》主题歌却大气磅礴,“这是不是您创作风格的一次转变呢?”笔者问道。“应该是吧,1990年9月《三国演义》作曲招标时,一个朋友劝我试试,当看了‘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这首《滚滚长江东逝水》的片头歌词后,我的心一下子被触动了,我有了一种创作冲动,那些天我始终被一种激情所鼓舞,对于‘三国’里的人物也有了更深的认识。特别是在写到‘貂蝉已随清风去’时,我的眼泪禁不住地往下流。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为了政治耗尽青春年华,到最后却化作一缕清风而去,我也是女人,我也是个母亲,如果我的女儿这样,我会如何呢?”谷建芬接着说:“尽管我的作品多是暖色的,到90年代后,我进入《三国演义》的创作时,在音乐中倾诉了我一生许多的感叹。音乐一开始,走进了一种意境,悲凉了些、深沉了些、沧桑了些,我借助《三国演义》开篇那句,‘滚滚长江东逝水’,抒发了我自己的内心感受。这是几十年来对人生的另一层次的真实感受。”如今的谷建芬1/3的时间在开会,1/3的时间给了各种社会活动,1/3的时间才是创作。谈到现如今的生活,谷建芬表示,虽然年纪大了一些,但还是一直离不开音乐,每天都要与音乐相伴。当然,她从来没有感觉到老,因为她的心是年轻的,是和着时代的节拍一起跳动的。可以说,谷建芬的歌正是当今汹涌澎湃的时代大潮所撞击而成的涛声。

音乐会

2001年9月7日,二十年后再相会——谷建芬作品音乐会在北京举行。“年轻的朋友们,今天来相会,荡起小船儿,暖风轻轻吹,花儿香,鸟儿鸣,春光惹人醉,欢歌笑语绕着彩云飞。”。一曲欢快、清新的《年轻的朋友来相会》揭开了谷建芬作品音乐会的序幕。这支作者二十年前的成名曲乐音一起立刻将全场千余名听众的心带回到过去的时光——这是一个用于回忆的夜晚。 这台名为“绿叶对根的情意”的作品音乐会囊括了谷建芬成名二十年来最具代表性的二十七首作品,历时两个多小时,是近年来北京舞台最长的一台音乐会。
演出前,音乐会总策划曾庆淮曾善意地建议谷建芬删去几首歌,将音乐会的长度控制在常规之内,避免观众产生疲倦情绪。谷建芬面对老友的劝告是“虚心接受,坚决不改”。在过去的二十年里,这位多产作者共创作了上千首作品,仅在各种评比中获奖的金曲就不下百首。眼前的节目单已是她精挑细选的结果,再无忍疼割爱的余地。谷建芬表示,好的音乐一定能把听众留住。事实证明,她对了。
李谷一毛阿敏、刘欢、那英、杨洪基、孙楠成方圆、满文军、黑鸭子演唱组等近二十位新老歌手及银河少儿合唱团的小歌手踏着铺满金黄落叶的舞台唱起一支支老歌时,热烈的掌声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响起。
《我多想唱》、《思念》、《烛光里的妈妈》、《妈妈的吻》、《歌声与微笑》、《采蘑菇的小姑娘》、《那就是我》、《今天是你的生日》、《滚滚长江东逝水》、《历史的天空》……台下很多听众随着音乐从头到尾哼唱着每一支歌曲。直到步出剧院,许多听众依然沉静在美妙的音乐世界中。另外一些听众则在大呼“过瘾”。当激情如故的刘欢歌罢一曲《绿叶对根的情意》,郑重地请出谷建芬时,整场音乐会进入了最高潮。站在辉煌的舞台中央,领受着如雷掌声的谷建芬不禁热泪盈眶。在毛阿敏那英孙楠、苏红等弟子众星捧月般的簇拥下,谷建芬唱起了由著名诗人流沙河为其填词的新歌《云淡天高》。
一曲结束,台侧的歌手、台下的观众一起蜂拥上舞台,争相将鲜花献给他们所爱戴的人民音乐家。个头不就不高的谷建芬很快便被花海所“淹没”。最后,音乐会在其新作《二十年后再相会》的歌声中结束。
“二十年后再相会!”这是作者、歌者、听者共同留给岁月的许诺。 中央电视台著名电视主持人倪萍出任了本场音乐会的司仪

所获荣誉

获歌曲创作主要奖项有中国“金唱片”奖、“当代青年最喜爱的歌”奖、文化部“音乐舞蹈作品”奖、“中国音乐电视96MTV大赛作曲”奖、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国际流行音乐作曲”奖、联合国教科文“亚太地区优秀音乐教材”奖等。主要代表作有歌曲《年轻的朋友来相会》《那就是我》《绿叶对根的情意》《思念》《烛光里的妈妈》《今天是你的生日》《歌声与微笑》;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主题歌等。
1984年~1989年举办“谷建芬声乐培训中心”,培训歌手50余人,包括苏红、毛阿敏李杰解晓东那英孙楠、程琳等。其中多位歌手在国内外流行歌曲演唱比赛中获奖。
谷建芬的创作对于中国大众音乐起到了一个承前启后的开拓作用,而她为中国流行乐坛培养出的一批批优秀歌手,为中国流行音乐的繁荣奠定了坚实的基础。80年代谷建芬创办了“谷建芬声乐培训中心”。日后在流行音乐界成为走红一时的歌星中,有很多人都是出自她的门下:苏红、毛阿敏、万山红、那英段品章解晓东孙楠、刘欢……
谷建芬还是一个流行音乐活动家,她是多次流行音乐比赛的评委,为把内地流行音乐传达给海外听众作出努力。如今已是中国音乐著作协会副主席、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以及人大常委的谷建芬,还在致力于大众音乐文化的市场建设,并且为中国词曲作家的著作权保护作出了大量的努力。
2008年,谷建芬创作的奥运歌曲《神圣的时刻》入选北京奥运会的30首优秀奥运歌曲。

词曲维权

我们不仅是为要钱

谷建芬

谷建芬

老一代执著 中青代灰心
上周六,谷建芬与乔羽赵季平徐沛东、阎肃、印青、孟卫东、三宝等13位国内著名词曲作家联名向各界演出商发起保护著作权人的法律声明,告诉所有歌手和演出商,他们的歌不能再“随便”唱,而要事先征得著作权人的同意并支付合理费用,希望为内地著作权环境的改善开一个好头。不过刚刚在消息发布的当晚,谷建芬就焦急地联系本报,希望为普通读者详细解释他们的初衷。
当事人说 人已古稀只望今后音乐正常发展
谈到发起这次“权益保卫战”时,谷建芬说:“我已经76岁了。虽然已不再是人大代表了,但一直没有停止为保护著作权人合法权益而努力。我尽了力也尽了心,但并没见到太大效果,总觉得对不住这些词曲作者。网上有留言说‘你们这么大岁数了还想着要钱’。这种反馈让我很揪心。我跟乔羽经常谈,到了我们这个岁数,是有责任在有生之年推动著作权问题进一步解决的,希望在我们‘身后’,留下的是一个大家共同发展、正常健康的音乐时代。”
沉稳的谷建芬

沉稳的谷建芬

“还有人觉得我们总是说要为版权、著作权收费,‘已经有那么多钱了还想赚更多’。事实不是这样。说出来估计你不信,我的工资是3750元,加上政府特殊津贴的1000块钱,每月4750元。乔羽的工资才2200元。我们每月就这些钱。在加入WTO时,国家对著作权法进行了修改,才明确指出使用作品要得到授权、要付费。此后法律中也去掉了被我们称为‘不得人心的43条’的内容,这条款之前让所有电视、广播可以随便用著作权人的作品不给钱。现在,我每年会从音著协收到两次版权费,平均约六七万元。此外就再也没有任何来自作品的收入。以前在人大时,因为著作权的事也经常与其他代表发生激烈的争论。有人就说‘国家已经给你工资了,你们为什么还要钱?’‘你们为什么不学雷锋?’我要说的是,国家工资是跟我的职务挂钩,而不跟我作品挂钩。何况有多少词曲作者并不是拿国家工资的?他们的权益怎么办?我们不仅是为要钱,更是要对作者的尊重和保护,这才能给作者带来创作上的推动。”对于改变现状的具体措施,谷建芬认为从法律上,现今对演出范围内的著作权人保护规范还不够细化、不够明确。所以,这次13位音乐人发起的“法律声明”,也是想提供一个具体的解决措施,让著作权人事先知道谁要去唱自己的歌,并得到应得收益,“自下而上”地对整个行业施加主动影响。

年轻作者已投向港台

科尔沁夫是年轻作词人的代表,与老一代词曲作者为版权著作权忧心不同,科尔沁夫表示大多数中青作者已对自己应得到的权益不抱希望。“我觉得对作者权益的保护,执行上依然有很大困难。词曲作者是整个音乐行业的根本,但一首歌红了但跟作者没任何关系的情况已司空见惯。现在,一般作者凭一首歌也就能得到几百块的收入,好的也不过三四千块钱。今年歌手的商演价格都涨了,一场商演能拿六七十万已算正常,但词曲作者分到60块钱就不错。”
“据我所知,内地很多新生代力量早就被港台公司收罗,这对内地原创来说又是一层扼杀。近年来市场下滑,但身在港台的作者如果写出红歌,生活还是能够得到保证的。我自己为内地、港台的歌手都写过歌,之前为香港的soler写歌后,连续两三年都收到了‘百代音乐版权公司’发来的版费,还附有明确的报表,告诉你哪首歌在台湾、新加坡分别卖了多少,按比例给你多少等。但写给内地的作品基本再也没见到一分钱。内地很多公司已经习惯于对作者权益的不重视,他们恨不得买断后就再也跟你没关系了,连形式都不愿意走。好好写歌不赚钱,抄来抄去、随便应付等歪风邪气也助长开来。为什么在版权呼吁上不多见中青年作者?我觉得大家已对此灰心了。”

作曲作品

问明月(2012‎年中央电视台中秋晚会)谷建芬作曲,由庄奴、乔羽作词,由曹芙嘉、巫启贤演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