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丰文 - DGSO百科
网页 图片 百科 小说

百科首页

高丰文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前主教练。曾率领中国男足参加第24届奥运会足球预选赛,取得了进军汉城奥运会的资格,这是中国男子足球队第一次也是到为止唯一一次进入奥运会的绿茵场(除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是东道主直接进入)。

运动生涯

1956年入选沈阳青年足球队并获全国青年足球联赛冠军。
高丰文 高丰文
 1957年进入辽宁足球队,1959年参加全运会决赛并入选国家青年足球队。
1960年被选入国家足球队,代表国家队参加了一系列国内外重大比赛;曾获中、朝、越、蒙古4国足球联赛冠军。
1965年任国家足球队队长
1966年获亚洲新兴力量运动会足球赛亚军.
1973年退役。

执教生涯

1974年赴民主也门援外任教数年。
高丰文 高丰文
 1977年赴布隆迪援外任教2年。
1979年执教于中国青年足球队。
1981年任中国青年足球队主教练。
1982年率队获亚洲青年足球锦标赛亚军。
1983年参加了在墨西哥举行的第2届国际足联“可口可乐”杯青年足球赛,成为中国第1支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队伍。
1984年组建并执教中国少年足球队
1985年在中国举办的国际足联16岁以下““柯达杯”世界足球锦标赛中进入前8名;同年9月出任国家足球队教练,率队获第10届亚运会足球赛第4名。
1986年12月任国家足球队主教练。
1987年率队获第24届奥运会足球赛出线权。
1988年第9届亚洲杯足球赛获第4名;同年被评为“全国二十名最佳教练员”之一,获票数最多。作为足球运动员的高丰文,拼抢勇猛、判断准、选位好、铲球凶狠,作风硬朗,是一名优秀的中后卫;执教后为中国足球事业作出了贡献。
1990年亚运会足球赛中国队负于泰国队后辞职。

首进奥运会

1986年底,高丰文成为国家足球队主教练,备战第24届奥运会。争夺这次奥运会入场券的最后决战于
高丰文 高丰文
1987年10月26日在中国队和日本队之间展开。此前,中国媒体就将此役称为“自古华山一条路”的战斗。
1987年10月23日,高丰文带队前往东京。按照原来的计划,队伍到达的第二天就有一场适应性训练。而老天似乎是在考验高丰文和他的这支队伍,训练当天居然大雨倾盆。“下这种大雨,完全是伸手不见五指。”
恶劣的天气让高丰文犯了难,“这种特殊的自然环境,队员淋着雨容易感冒,很可能会造成非战斗性减员。”想着各种可能的风险,高丰文一声令下:“练。”于是,队员们直奔球场,“消失”在雨中。正式比赛中,高丰文跟队员们玩起了《孙子兵法》里的“声东击西”。“我们佯攻右路,实际上以左路进攻为主。最后2比0奠定胜局。”中国足球凭此役获得了1988年汉城奥运会的入场券,也实现了中国足球在奥运历史上的突破,中国队第一次进入奥运会的决赛圈,而且到为止也是唯一的一次(除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是东道主直接进入)。

评价

1988年9月,中国男足终于第一次踏入奥运会的绿茵场,然而,他们在奥运会上的表现却并不令人满意,
高丰文 高丰文
甚至让一些球迷失望:0比3输给刚下飞机还不到24小时的西德队;0比2输给瑞典队,就连球迷事先最寄予进球厚望的对突尼斯队一役仍是未进一球。
中国队的失利招来各种评论,甚至有传言说,当时的国际足联秘书长布拉特称“中国队是表现最差的球队”。还有评论称中国队有“四最”:最无斗志、最没战斗力、最没出息、最没进取心。面对这些指责,高丰文没有躲避,反倒是迎头面对。他让队员们用大字把这些报道写在黑板上,然后挂在他们每天要经过的走廊里,再买回几十份报纸,人手一份,用以警示大家。高丰文内心深处并不太认同这些评论,他用自己的方式激励着队员们,将负面的批评变成正面引导。
寄来刀子和绳子
1989年,意大利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小组赛开始。在首战沙特阿拉伯队告捷后,中国队在新加坡迎战阿联酋队,1比0领先后,却在最后三分钟里被对手连进两球;之后,中国队战胜朝鲜队,看到了出线的希望。1989年10月17日,中国队最后一战对卡塔尔队,1比0领先后,再度上演“黑色三分钟”,最终,中国队与世界杯失之交臂。
高丰文说:“如果说我以后能再有机会,我这时候犯的错误,肯定不会再重演了,但是后来没有机会了。”比赛结束后,一位西安观众给高丰文寄来一份“礼物”———一一把刀和一根绳子。“这些东西我保存了很长时间。”
1995年,高丰文谢绝了一些专业足球俱乐部的高薪邀请,在沈阳成立了高丰文足球学校。11年来,学校一直是高丰文最大的牵挂,看着学员们一个个长大,很多人还成了“国脚”。

创办足球学校

1984年高丰文被足协派到法国去学习,参观了位于法国维希的一家少年足球学校,那里的先进的设施、完
高丰文 高丰文
备的训练机制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普拉蒂尼就是从那所足球学校出来的。当时中国还没有正规的足球学校,人才的培养和输送完全靠体校,同外国专业足球学校相比,体校无论在设施还是人才培养机制上的差距是全方位的,从那个时候开始,高丰文就有了办足球学校的想法。
1995年,高丰文谢绝了一些专业足球俱乐部的高薪邀请,在沈阳成立了高丰文足球学校。作为曾经的中国男足主帅,高丰文既经历了率队打进汉城奥运会的辉煌,又品尝了两个“黑色三分钟”,只差一步到罗马的遗憾。当中国足球开始职业化时,高丰文没有选择做职业球队教练挣大钱,而是在一片贫瘠的土地上执着地经营着中国足球的“希望工程”。这家中国首个民办足球学校为中超、中甲俱乐部输送了100多名球员。
从球员到教练再到校长,年近古稀的高丰文有50多年的时间在和足球打交道,50多年的球场经历让他看透了世间的冷暖。“名利只是身外物,但求问心无愧”,高丰文一直以此自勉。不为名利所累,做自己想做的事,就是高丰文坚持下来的简单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