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跃在花见 - DGSO百科
网页 图片 百科 小说

百科首页

鱼跃在花见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鱼跃在花见》(英语:The Rippling Blossom;前名《鱼跃在花见の朝》、《鱼跃在冬季》),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时装电视剧,由张智霖、谢天华、杨怡及胡杏儿领衔主演,监制庄伟建。本剧为2011无线节目精选第一季剧集之一。

剧情简介

香港著名饮食大亨离世后,留下一家日式寿司店给二太太江映月(吕有慧饰)与儿子鱼至嚣(谢天华饰)及三太儿子鱼至嬴(张智霖饰)。至嚣为出色之日式料理师傅,一心钻研创作最完美的寿司美食,虽与至嬴同 父异母,但一家人相处融洽。不久,寿司店遭到父亲的元配冷雍容(卢宛茵饰)恶意打压及骚扰,至嚣终忍无可忍,以寿司店作赌注向雍容下战书,雍容利用其私人看护赛思茏(杨怡饰)从中作梗,至嚣与思茏在一段疑幻疑真的感情中互相折磨,令至嚣意志消沉;另方面,鲜鱼来货全遭封杀,至嬴要亲自赶到北海道采购,在飞机巧遇麻烦千金小姐姜羌(胡杏儿饰),二人误打误撞在鱼市场认识了号称“百目鱼神”的隐世高人慕容澄(刘松仁饰),至嬴因而被发掘原来是料理天才。两兄弟为救寿司店,在事业、家庭及感情上连番遭遇冲击,最终二人更以比赛来一决高下……

分集剧情

分集剧情

分集查询 收起查询
  • 第1集
      第1集 - 至嚣选用 劣鱼参赛 (一)
      至嚣至嬴 各制寿司
      至嬴在码头钓鱼时收到母亲映月的电话催促,于是使出绝招钓得乌头鱼;至嬴回到家把乌头鱼起出鱼扣部分,欲与母亲炮制的炒饭合制成「鱼扣炒饭寿司」,但因炒饭没有黏性,至嬴没法捏出漂亮的寿司。这边厢,是日休息的高级寿司店「月泷纱」的寿司吧前,一级寿司师傅至嚣,正努成完成一盘美丽得如艺术品般的寿司;这时至嬴与映月亦到达寿司店,为了把「鱼扣炒饭寿司」放入至嚣所制的寿司内,至嬴竟吃了至嚣的寿司……
      为解封杀 提出比赛
      映月带两位儿子到达鱼辉煌的墓前,拜祭逝世不久的丈夫,原来至嚣与至嬴是辉煌的私生子,因正室不让他们参加辉煌的丧礼,因此三人至今才到墓前拜祭。想不到这时辉煌的正室冷雍容折返,更在辉煌的墓前大骂三人……听到母亲不断被雍容攻击,至嚣忍不住向雍容说出,辉煌早把鱼家祖传的戒指送了给映月,令雍容气愤不已;雍容的看护赛思茏看不过眼,出言指责至嚣……
      与兄长不同,只是初级寿司师傅的至嬴突然向至嚣询问,指雍容的看护甚为面善,终想起她就是昔日的旧友「小龙女」;下属荣田通知至嚣,指致电向供应商订货时,发现没法订到任何高级海鲜,而荣田更指已查知每间供应商已与雍容所主持的帝煌集团签了独家合约,因此如要继续经营下去,便只得向帝煌取货……至嚣与至嬴兄弟直闯到帝煌集团与雍容对质,最后双方更同意用寿司比赛一决恩怨。
      双方决定以辉煌最喜爱的Tai(鲷鱼)作寿司比赛的主菜;映月在吃晚饭时向至嚣说出,其实自己不介意放弃寿司店甚至辉煌送的戒指,但至嚣指自己根本不会输……当听到至嚣说欲到北海道找师弟协助买入比赛用的鲷鱼时,至嬴突然说出店铺不能没有兄长座镇,因此自己很乐意「代兄出征」;至嬴在往北海道的飞机上,因意外被提升到头等机舱,更因此认识了对味道非常讲究的富家女姜羌。
      至嬴巧遇 买鱼高手
      姜羌因失去了隐形眼镜,因此向不懂日文的至嬴提议,由她当至嬴的翻译,而至嬴则照顾她直至取得新眼镜;雍容使计令月泷纱的高级鲜鱼卖得清光,之后却请来众名人帮衬,欲借机打击至嚣……至嬴在鱼市场中发现绝世高人慕容澄,竟可用以物换物的方式得一尾鲷鱼。至嬴偶然见到慕容澄重视的鲤鱼旗竟掉在姜羌头上,于是竟威胁慕容澄帮助自己。另一方面,至嚣亦主动拜访美食家唐奥,请他让出私藏的极品真鲷鱼,而唐奥竟提出要测试他……至嚣在比赛前一刻,决定选用由至嬴带回来的次级血鲷鱼参赛。
  • 第2集
      第2集 - 偶然参加 生日庆祝会 (二)
      至嚣公开 雍容诡计
      虽然面对雍容请来了高手宗师傅及使用了活生生的高级「真鲷」来参赛,但至嚣仍决定使用由弟弟带回来的次级鲷鱼「血鲷」参赛;当双方将寿司制作完成后,众评判对宗师傅的手艺大赞,但当吃至嚣的寿司时,却震惊得说不出话……经唐奥的解释后,大家才明白至嚣是以出色得手艺赢得比赛;至嬴高兴地向兄长说出因比赛效应而寿司店生意大好,但至嚣却严肃地向由日本回来不久的弟弟说出,现在的食材是来自世界各地,昂贵不已……
      至嬴恳求 高手协助
      至嚣看到雍容传给至嬴的短讯后,直接冲到帝煌集团的会议室,更向董事公开雍容运用集团的财力来针对月泷纱之事……至嚣离开时经过昔日辉煌的主席房间,忍不住坐上父亲曾坐的大班椅。
      雍容自会议后欲回到主席房,而思茏竟不自觉地替至嚣拖延时间……思茏最后因为介入雍容与至嚣的争执中,结果令自己的音乐播放机被弄坏。
      思茏的母亲秀馨向女儿提出一起参加亲戚的婚宴,但思茏却只是冷淡应对;思茏发现与弟弟思朗的视像会议接上了,因此便与秀馨一起兴致勃勃地与外国就学的弟弟通话。秀馨指女儿其实不用这麽辛苦去支撑家庭及供弟弟到外国读书,更劝她应动用家中拥有的金钱;思茏听后面色一沉……
      至嚣找唐奥,与他商量由北海道输入海鲜之事,唐奥说出在北海道有位出色的买手……
      至嬴重回北海道,更使出三寸不烂之舌,向既是香港人,也是慕容澄好友的嘉穗套取有关他的资料,得知原来廿多年前慕容澄太太与女儿离开,他才开始变得孤僻。一脸不悦的慕容澄回家时,却突然发现家中竟煮了中式糯米饭而不禁大喜;正当慕容澄高兴地吃糯米饭时,至嬴与嘉穗出现,至嬴更指这饭是自己带来的手信;至嬴为了请慕容澄协助自己当买手,竟主动提出要与他斗酒,结果最终醉倒在慕容澄家中……
      至嬴姜羌 再次相遇
      早上醒来的至嬴,缠著嘉穗才得知慕容澄到了海边,于是便前去找他;为了想慕容澄心情变好,至嬴取去了慕容澄女儿小时候所带的小佛像欲变魔术,结果竟令小佛像掉到海中……思茏到影音店欲购回音乐播放器时遇上至嚣,原来他特意到影音店买机赔偿她;思茏感谢至嚣的细心,向他暗示了雍容正进行一个计画。寿司店突然停电,但至嚣仍是成功令贵宾感到满意。至嬴为了觅得新的小佛像而竟与姜羌及慕容澄在寺庙中相遇……至嬴将失物送回给姜羌时,最终却参加了他们的生日庆祝会,而至嬴更偶然得知了姜羌的秘密。
  • 第3集
      第3集 - 至嚣得悉 思茏身世 (三)
      至嬴拣鱼 创造奇迹
      慕容澄约至嬴到鱼市场,提出考验至嬴,更指自己只会与懂拣鱼的人合作。至嬴努力下拣得一尾大鱼,但慕容澄却指他选错了;慕容澄把鱼切开欲向至嬴解释他失败之原因,但竟发现鱼肚中藏有早前掉下海的小佛像……
      虽然觅回小佛像,但慕容澄仍不肯答应帮忙,只提出再给至嬴一次机会,要他用这条鱼制成美食让他享用;至嬴听后欲致电给兄长请他到日本帮忙,却被慕容澄没收了电话……
      姜羌帮忙 弄巧反拙
      慕容澄借出自己的家中厨房让至嬴使用,至嬴想通鱼腩并不是答案,但苦思下仍无结果,只好努力回想起至嚣的工作方法;回过神来的至嬴发现眼前只剩下一个鱼头,更发现姜羌把鱼已切得支离破碎,无法从中取出最好吃的部分;看到姜羌并不了解自己犯下的错误而不停说出不同的鱼头烹煮法时,至嬴受到启发突然灵机一触,但姜羌却不认同至嬴的选择而离开……
      至嬴与姜羌再次会合后到慕容澄指定的日式小店找他,姜羌助至嬴把寿司交予慕容澄吃,而他吃后说出很美味,但却说至嬴欺骗自己,因为这寿司应是出自北海道最顶级寿司师傅;至嬴叫屈,但却突然醒觉应是姜羌偷龙转凤……被慕容澄赶走的至嬴埋怨姜羌,但她坦言说出为了找出最好吃的寿司已花了不少钱。两人不欢而散,至嬴却发现姜羌掉了刚收到的生日礼物手链;至嬴再到旅馆欲把手链归还,却发现姜羌的父母竟带著行李离开……
      姜羌的父母得知至嬴已得知他们与姜羌的关系后,更托至嬴把利是交给姜羌;至嬴回到早前与姜羌争吵的地方,见她正努力寻找手链,于是把手链还给她时,硬著头皮说出姜羌父母破产逃亡的事……当姜羌以为至嬴开玩笑,却看到至嬴把姜羌父母的利是取出,而姜羌亦收到母亲传来的短讯……哭累了回旅馆睡了一晚的姜羌,离开房间时,竟发现至嬴原来通宵在房外守候自己。
      至嚣思茏 关系大进
      当慕容澄把小佛像放回昔日收藏的地方时,姜羌竟突然前来替至嬴说项;慕容澄提出要姜羌在他的家中找出收藏的小佛像……姜羌喝著慕容澄煮的粥,一面说出自己刚遇到的不幸时,慕容澄听后竟不自觉地替她打气;至嬴再次拜访慕容澄,得悉他终答应当月泷纱的买手……雍容因没法成功对付至嚣等人,将怒气发洩在思茏身上;下班后的思茏步至海旁散心时,发现至嚣致电给自己。至嚣与思茏通电话时发觉她心情低落,特意到码头安慰她,两人最终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思茏向至嚣谈到自己的身世,更将家人的照片与他分享时,却令至嚣大感震撼……
  • 第4集
      第4集 - 姜羌请求 代存宝贝(四)
      至嚣刻意 疏远思茏
      心情沉重的至嚣回家时,发现满脸笑容的弟弟与母亲正迎接自己;映月说出至嬴已完成任务聘得买手,因此特意煮了满桌美食。至嚣无言地自厨房取出啤酒;至嚣并没有因成功请得慕容澄的事而高兴,反而要求弟弟陪自己喝酒。当思茏致电给至嚣时,至嚣竟刻意不去接听,而另一边的思茏,却因联络不上至嚣而为是否应该订票看戏之事感困惑;翌日思茏到寿司店,把一封信托荣田转交至嚣……
      至嬴思茏 终于相认
      至嬴倒垃圾时,发现垃圾筒中竟有戏票,于是便将它据为己有;晚上思茏在戏院内发现有人突然坐到自己的身旁,因以为是至嚣而欲握对方的手,却发现来人竟是至嬴……至嬴忍不住跟随思茏离开戏院,更趁机向思茏说出昔日事,终令思茏想起两人原是旧识。从谈话中至嬴得知思茏仍是独身,不禁暗自高兴;回到家中的至嬴,翻箱倒笼寻回昔日思茏帮助自己换得的摇摇,更尝试开始练习。
      因为无法与至嚣连络上,思茏主动到寿司往找他,问他为何自那天晚上后便突然疏远她,想不到至嚣竟说出……失落的思茏离开寿司店时,竟看到至嬴在公园练习摇摇;至嬴发现思茏心情低落,坚持要她看自己表演摇摇,而在远处的至嚣竟默默地看著他们……晚上至嚣看到弟弟在练习摇摇,忍不住问他小时候暗恋的人是否就是思茏,至嚣更指思茏是雍容的人,不应接近。
      寿司店众人收到慕容澄寄来的海鲜,至嚣更发现慕容澄处理海鲜的秘诀,因此特意致电给他……雍容带城中名人及影星曲琪到月泷纱吃寿司,一众传媒亦闻风而至。曲琪食物中毒入院,指是因为吃了月泷纱的寿司,因此食环署的职员到寿司要求带走食材检验,而至嚣亦判断需要停业数天。虽证明寿司店符合卫生标准,但人客减少了;至嬴为增加客源,瞒著兄长私下扮作「寿司Buddy」到街上派传单……
      为振名声 参加比赛
      至嬴派传单时与姜羌相遇,更请她到寿司店欣赏兄长的手艺;至嚣发现弟弟竟在街上派传单宣传,不禁大怒。为了重新打响月泷纱的名声,至嚣决定参加电视台举行的「速度寿司比赛」,为了胜过上届冠军,至嚣以极端的方法练习捏寿司……至嚣到医院检查因练习而弄伤的手部时,偶然听到思茏为了自己,竟到医院托人打听空缺,欲辞去服侍雍容的高薪职位……比赛结束,至嚣数目上落败,但判评唐奥却指赛果有误……姜羌突然致电给至嬴,更指自己的店被打劫;至嬴赶至,但姜羌竟指不欲报警……
  • 第5集
      第5集-至嚣爱刀被人破坏
      思茏义助至嬴感动
      至嬴回家时,发现思茏竟在管理处出现;思茏把记忆卡交给至嬴,指这是雍容的录音,将可协助他们解困,至嬴感激之馀亦担心思茏,但她却指不用担心。雍容回到帝煌集团时,发现大批传媒已在守候;这时至嚣出现,更指是他约众传媒到此有事宣布,之后至嚣当众播出雍容对付至嚣等人的录音……至嚣更向众传媒公开,雍容执着於对付自己的原因是因为他是辉煌私生子。
      得知真相思茏混乱
      至嚣得势不饶人,主动向雍容提出比赛,指如果输了便把月泷纱的招牌交出,但胜出后却要雍容不再骚扰他们。雍容吩咐亦匡调查为何至嚣能取得录音,思茏主动向雍容说出是自己出卖她,并向她递上辞职信。想不到雍容没有发怒,反而指思茏为了至嚣而牺牲自己并不值得。思茏大惑不解,雍容缓缓问她,当年思茏的父龙因意外被车撞死后,是否有人给了一大笔钱给思茏母亲……
      混乱不已的思茏到秀馨工作的地方,打开电话显示出至嚣的相片,向母亲查问当年是否相中人把支票交给她;从秀馨处得到肯定的答案后,思茏既伤心又气愤……这边厢至嬴被传媒烦扰,,气得把电话关掉;这时至嚣回家,至嬴出言指责,但至嚣却直认自己没有做错,更解释把事件张扬是为了阻止雍容继续对付月泷纱;至嬴忍不住说明白兄长欲运\用公众压力,但现在却反先压跨了母亲……
      思茏茫然地在街上流连,而至嚣因明白母亲与弟弟不认同自己所为,亦在街上闲荡;思茏在橱窗倒影离远看见至嚣,刻意回避对方,而至嚣看见思茏的背影后,亦特意转身离开,但结果两人竟再重遇。思茏要至嚣陪自己喝茶,更问他有没有事要向自己解释或是道歉,但固执的至嚣却只再一次伤害了思茏……思茏再次回到冷家,向雍容说出要为自己的父亲讨回公道。至嬴与姜羌重遇,姜羌更向至嬴出示一条迷你仓的锁匙……
      姜羌寄住至嬴家中
      姜羌指自己已把暂居的店铺退租,因此需找地方住;但至嬴看见姜羌为省钱竟欲租住单人套房,於心不忍下招待姜羌到家暂住。映月热烈欢迎,但姜羌却指至嬴安排的天台屋太小,令他哭笑不得;晚上吃饭时,姜羌指映月的菜式不够美味,因食材不是最好云云……至嚣得知雍容聘请了自己的师傅刘守正后,特意与师傅见面,两人更针锋相对;姜羌在天台屋发现至嬴小时候暗恋他人的秘密。至嬴安排姜羌到月泷纱工作,在中段休息时间,姜羌在好奇心驱使下,取去至嚣的柳刃刀来观赏;但当至嚣回到岗位时,却发现爱刀竟然失踪……
  • 第6集
      第6集-师徒对决各施绝活
      无知姜羌徒步回家
      把身上仅有的五十元钞票乘巴士的姜羌,在蒙胧中被司机唤醒,原来她已到了天水围总站;惊惶失措的她只得靠一双脚徒步走数小时回家。当她倦得倚在墙边,感到饥寒交迫之际,突然有一流浪汉把饭盒递到她的面前……好不容易地姜羌与至嬴遇上,但她仍责怪至嬴不信任自己;看到这样子的姜羌,至嬴只得顺她意答话。当至嬴要求回到两街之隔的家时,姜羌竟说倦得要乘的士,至嬴最后只得背她……
      至嬴发觉兄长恋情
      当至嬴与姜羌回家之际,谈到至嚣失刀之事,姜羌突然说出她拥有相近的柳刃刀,至嬴听后大喜过望;至嬴带姜羌及柳刃刀赶回厨房,向至嚣赔罪。至嚣初指一般刀是没可能替代自己用惯的柳刃刀,但当他把锦盒打开后,却发现原来姜羌所收藏的刀与自己是出自同一刀匠之手,不禁惊喜不已。在至嚣试刀之际,至嬴与姜羌一边试吃至嚣切下及切碎的鱿鱼边闲聊,至嚣却因此得到启发,尝试用新方法调制鱿鱼……
      晚上至嬴在房中画漫画,更幻想思茏看到漫画后了解自己的心意;至嚣发现弟弟又沉进了妄想世界,忍不住认真与他谈及思茏之事。至嚣向弟弟说出,虽然至嬴至今仍喜欢思茏,但或只是童年感觉的延续;而至嚣更鼓励弟弟,男性在事业有成时,才会得到女性的欣赏云云……
      月泷纱下午休息的时间,至嚣约思茏在外见面,更将新制成的鱿鱼寿司让她品嚐;但这边厢至嬴却决定找思茏表白。
      至嬴亲眼看见兄长与思茏拥抱在一起,瞬间明白一切的至嬴气得高声指责至嚣,然后掉头便走;但想不到在不远处,坐在车中的雍容却看到这一幕……从后一直跟踪至嬴的姜羌,躲在一旁看著失落的至嬴坐在公园,想不到至嬴主动叫她现身;当至嬴回家时发现兄长一直在大堂等候自己,至嚣欲向弟弟解释但至嬴态度强硬。看到弟弟的反应,至嚣竟说出可以为兄弟情放弃与思茏的恋情……
      努力游说取消比赛
      晚上姜羌发现至嬴在天台上焚烧旧物;至嚣在店中工作时至嬴主动走到兄长身边,两人最终和好如初。另一方面,雍容向思茏提议,要她接近至嬴……思茏向映月说出,如至嚣胜出比赛,雍容将不会放过他,映月听后担心不已。得知此事的至嬴欲到帝煌集团与雍容商量时,却发现弟弟至宝亦在。至嬴没法说服雍容取消比赛,更在她口中得知至宝变成今天模样的原因……至嬴尽最后努力劝兄长放弃比赛,可惜无法成功。至嬴、姜羌与映月三人只得商量到底如何能阻止至嚣取胜……
  • 第7集
      第7集 - 思茏现身 提出复合 2011.02.15 
      至嚣落败 大受打击
      在两位评判试食後,竟指至嚣的寿司出了问题,不能置信的至嚣把寿司放入口中时,终明白自己为何落败;看到评判指胜利者是正守所属的帝煌集团时,雍容忍不住放声大笑……因落败而放弃月泷纱的至嚣赶回店中,粗暴地质问下属是谁人出卖自己;当荣田等人不知所措时,至嬴主动向兄长说出真相。众人替至嬴说项指他应是有原因,至嬴只得向至嚣说出如他胜出雍容将对他不利,而这时思茏出现在店中……
      参加比赛 欲图再起
      思茏指欲向至嚣说出真相,因此要他出外与自己详谈;思茏坦白向至嚣说出一切都是由她设计策画,至嚣茫然不解,质问为何要陷害深爱的人,思茏说出她早知是谁人把父亲撞死……看见至嚣颓丧地坐在店中,至嬴忍不住再向兄长再三道歉,但至嚣终把怒气倾泻而出,两兄弟更扭打起来;冷静下来的至嚣终向弟弟说出思茏陷害自己的原因,他更要求至嬴不要向映月说出此事。
      思茏到雍容家覆命,从她的手中取支票後要求回家。当思茏回家後将收到的支票交予母亲,更指出有人出钱要自己对付当年令父亲死去的人;秀馨不认同女儿的做法,更把支票退还给女儿……至嚣兄弟两人回家吃饭,至嚣将店的锁匙交出说不会与雍容见面;姜羌见状欲以过来人身分劝至嚣放下尊严面对现实,但反而被他狠狠责骂一顿,令姜羌气得离家出走……
      当姜羌的怒火消退後,却不幸发现自己迷了路;正当她徬徨不已时,竟发觉至嬴为她画了一本「平民手册」……翌日雍容偕亦匡到达月泷纱,更要装修工人把招牌拆下後让自己辗过。之後雍容要映月靠近自己,然後一巴掌掴向她;想不到是映月竟不理痛楚诚恳地再向她道歉……唐奥步进店中,主动将一个公文袋交给至嬴;在公园心情烦躁的至嚣欲吸烟之际,至嬴出现阻止兄长,更给他看唐奥交给他,有关连锁寿司店经营权争夺比赛的参赛表格。
      为寻亲人 再赴日本
      至嚣答应弟弟,如他能在一星期内煮出美味的醋饭,便答应参赛,於是至嬴与姜羌合力用不同的米来试味,以找出最好的组合。得各人的协助,至嬴顺利说服哥哥参赛;姜羌在家中翻看与养父母的合照时,发现中间混有一张自己与亲生母亲的合照。当至嚣与弟弟到达北海道时,竟发现姜羌亦下塌在同一间旅馆;另一方面,慕容澄向在旅馆工作千代子查问有关妻女的下落,但却无发现。至嚣突然看见思茏在北海道出现,她竟向至嚣说出欲与他重新开始……
  • 第8集
      第8集 - 动武相迫 阻止洩秘 2011.02.16
      至嚣姜羌 私下对话
      看著至嚣抛下自己洒脱离开,思茏欲追回他;但思茏跑下梯级时不慎跌伤,至嚣毫不留恋没有回头;至嬴买东西离开时发现思茏,至嬴真诚地向思茏表现关心,令思茏禁不住相问为何不恨她;听到至嬴坦言对思茏父亲之死的看法,思茏不禁为至嬴的善良而感动。至嬴劝她可先回香港等至嚣取胜,但思茏却坚持自己要与他谈个明白才会心息。另边厢姜羌一直追问失忆的千代子,但她却完全没理会姜羌……
      至嚣顺利 打入决赛
      在旅馆散步的至嚣发现姜羌像是欲打千代子,忍不住出手阻止,但姜羌反而指责他。至嚣终明白姜羌是为了寻找亲生父母的消息,而缠绕著千代子;至嚣问姜羌为何不将此事告知至嬴,想不到姜羌说不想正集中精神比赛的至嬴分心……至嚣兄弟一起享受露天浸谷时,至嬴向兄长说遇上思茏一事,更向他转述思茏会一直等他回心转意;至嚣问弟弟的感觉,竟然协助暗恋的对象复合,更向他说出姜羌到北海道寻亲之事……
      因没法从千代子身上打听到妻女消息,慕容澄只得在居酒屋中喝闷酒,这时至嬴偕兄长及姜羌出现;原来至嬴欲托慕容澄在是次比赛中替他们寻找食材。但当至嚣看到慕容澄不客气的态度後,心高气傲的至嚣便拂袖而去;一直在旁看著事情发展的嘉穗,除提出会到场替他们加油外,更说出有关看到萤火虫便可愿望成真的传说……另一方面,独自一人的思茏竟收到雍容的电话。
      争夺海外经营权的比赛开始,一共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九位寿司师傅参赛,而比赛将分为三人一组,每组一人出线进入决赛。而至嚣兄弟一组的第一道比赛题目为「山葵」;当至嚣试出比赛用的山葵是上等之物後,为了令它的味道更突出,至嚣用上了小火炉……
      第二道题目则是「醋饭」,兄弟两人合作下,两道题目都顺利取得了满分;第三道题目是考验「刀法」,大会给参赛者一块极难切的鱼肉,但至嚣终想出办法而顺利出线。
      发现真相 努力隐瞒
      比赛结果有四队同分,因此需进行附加赛以淘汰一队;姜羌被萤火虫吸引离开会场,最终竟给她找到母亲的坟墓。另一方面,慕容澄亦被萤火虫所带领,因而发现了妻子的坟墓,而他更在墓前检到一只耳环;比赛再次进行时至嚣因看到思茏得到启发,成功判断出醋饭上曾放了甚麼材料。至嚣向思茏说出心底话,两人更过了缠绵一夜。慕容澄往拜祭妻子时,发现姜羌与至嬴,更听到姜羌如何咒骂父亲……
      至嬴发现千代子追打慕容澄,更因此得知他是姜先生生父的身分,慕容澄极力阻止他说出真相……
  • 第9集
      兄长受伤 至嬴自责 播出日期: 2011.02.17 (四)
      至嬴施计 寻得协助
      至嬴回到旅馆时发现姜羌已带著行李,在街上等车往机场;至嬴不欲姜羌父女再次分离,决定使出激将法让她留下;姜羌赌气决定留下,至嬴亦顺理成章要求她协助自己应付比赛……至嬴偕姜羌再次拜会慕容澄,吓得他以为至嬴已说出了秘密;慕容澄在姜羌请求下终答应协助至嚣兄弟当比赛买手,为了能制作出色的醋饭,慕容澄带他们到制醋厂,更从厂中的师傅手中取得优质饭醋。
      姜羌发现 嘉穗对象
      当至嚣与思茏在红叶下漫步回旅馆时,至嚣因发现至嬴与姜羌,竟把牵著她的手放开,更要她回避;至嚣向弟弟打招呼,至嬴没有发现兄长的异样,但姜羌却似有所发现。至嚣再与思茏会合,更向她解释不想两人复合之事被至嬴得知,因怕会令他心情低落影响比赛。两人离开时,思茏问至嚣附近有否书店,指昔日在香港看到的一本翻译漫画没有看到结局,所以想找找看;至嚣反问她如买到后是否能看懂内容……
      姜羌与至嬴说出估计思茏与至嚣复合之事,至嬴表面上无异样,但心情却低落起来;姜羌看到后努力替他打气,但至嬴说出不是介意两人之事,反而是对至嚣担心自己会被此事影响而无法释怀……当两人坐在长椅上时,至嬴突然说出一句「友达以上,恋人未满」意义不明的说话,令姜羌吓了一跳;早上至嚣兄弟两人到鱼市场寻觅决赛所用的穴子鱼(anago),但至嚣发现大部分也是人工养殖,这时至嬴再次劝兄长与慕容澄见面。
      当至嬴带兄长到码头时,至嚣发现姜羌与嘉穗等人亦在,而慕容澄亦做好了出海的准备;至嬴欲游说姜羌与他们一起上船,慕容澄听后暗自高兴,但姜羌却说自己最怕穴子鱼这类「滑溜溜」的鱼……三人出鱼后,至嚣发现由渔网所捉的穴子鱼身有损伤而不合做上等寿司,想不到这时慕容澄已成功钓了一尾肥美的穴子鱼给他;另一方面,姜羌与嘉穗两人在岸上边吃便当边等他们时,姜羌发现嘉穗原来喜欢上慕容澄而不自知。
      至嚣伤手 意志消沉
      至嚣与思茏约会时,突然把她欲找的漫画取出,而至嚣更向她解释漫画的结局是非常圆满;思茏为至嚣的细心而感动不已。
      当众人准备试吃至嚣精制的穴子鱼寿司时,至嚣终介绍思茏与大家见面。至嚣兄弟回房间时,突然发现秘制的酱汁竟然被打翻倒在地上;没法寻得替代品的至嚣,竟接受了思茏带来不明来历的酱汁。至赢发现兄长想用别人的酱汁参赛后,为了不让至嚣变相作弊而与他争执,结果至嚣不慎弄伤了手腕没法参加比赛……
  • 第10集
      第10集 - 赴日观战 雍容黑心  播出日期: 2011.02.21 (一)
      至嬴决定 为兄参赛
      为了不使兄长失望地回香港,至嬴提出由自己代表参赛,至嚣虽然认为弟弟根本没有胜算,但看到至嬴一脸认真,只好决定留下。得到兄长默许,至嬴决定煮穴子鱼让众人了解自己的手艺,大家一致认为因为没有了适合的酱汁,所以没法提升当中的美味;至嚣更指出刀工亦是极重要的一环,因为要在四十五秒内把穴子鱼起肉,才可以保存到鱼的鲜味,但至嬴根本没有处理穴子鱼的经验……
      为了取胜 训练至嬴
      看到至嬴因经验不足而开始气馁,慕容澄替他打气,更指至嬴有体贴食客的心,所以尚有胜机。为了协助至嬴,慕容澄要他练跑,以提升握刀的气力,亦特意带他出海了解鱼生长的环境及到鱼市场学习挑选各式鱼类,而至嬴亦努力写下笔记……慕容澄示范切穴子鱼后让至嬴练习,可惜努力了半天,仍无法顺利把鱼切好,慕容澄终忍不住发火,在一旁的姜羌指责慕容澄,反要至嬴出面息事宁人。
      至嚣做物理治疗作复健,思茏从旁鼓励,但至嚣因欲缩短复原时间,竟私下加长运动时间,恩茏及时阻止他。姜羌在酒店休息时,梦见自己变成了小龙女,而杨过竟然是至嬴;惊醒的姜羌,终明白自己原来已恋上他……至嬴再次于慕容澄面前练习,结果仍无进步;至嬴被责骂后到海边散心,而姜羌为了替至嬴打气,特意扮作幪面超人唱歌,但仍无法令至嬴振作。
      为证明至嬴有能力在限定时间内完成切鱼取肉程序,姜羌竟说自己也能克服心魔,主动挑战处理穴子鱼……
      至嚣发现弟弟竟在短时间内练成刀功,暗感惊讶,而至嬴亦提出放弃调制酱汁,以白煮穴子鱼然后下调味料提升味道。思茏发现至嚣在厨房内欲练习制作寿司,最终却令手伤加剧;从医院离开后,至嚣支开思茏后失踪;思茏担心至嚣自寻短见,四出找寻下终觅到他,泪流满面的思茏忍不住向他说出一切事情的真相……
      至嬴成功 赢经营权
      姜羌努力用各种调味料作组合,终发现最适合为穴子鱼调味的方法,至嬴大表感激。
      决赛开始前雍容现身,说要亲眼看著至嬴兄弟惨败而特意到北海道。至嬴不负众人所托,终胜出取得经营权;当至嬴兴奋地与兄长分享时,至嚣提出要弟弟自己处理与决定新店的一切。
      思茏特意向至嚣辞行,更表示将不会在他面前出现,但至嚣竟向思茏示爱,请她留在自己身旁。众人到神社许愿,更各自把心愿写在绘马上,想不到至嚣竟写下……
  • 第11集
      制造机会 父女合照
      众人在寿司店庆功,至嬴感谢众人的支持外,更为至嚣与思茏再次复合而高兴;当至嚣问及姜羌寻找亲人的进展时,姜羌除说出发现母亲已死,更当众说出母亲是因对父亲失望才带自己离开,因此不打算寻父;至嬴不想慕容澄伤心,于是提出与大家合照留念,更特意安排姜羌与慕容澄两人合照。
      散席后至嬴特意与慕容澄走在一起,原来她欲说服慕容澄回香港协助自己,但却无功而回。
      思茏与母 关系改善
      姜羌收拾行李回港时,发现没精打采的至嬴出现,姜羌担心她仍为至嚣与思茏成为情侣之事而放不下,怎知原来至嬴只是想请求姜羌协助自己说服慕容澄;至嬴看到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姜羌爽快答应,不禁大乐。至嚣送思茏回酒店时,看见思茏的电话频频响但她却不愿接,至嚣问是否雍容来电,更请她接下电话;被雍容痛骂一顿的思茏向至嚣说回港后将辞职,但反被至嚣阻止,指她需要照顾病中的母亲与无业的弟弟。
      正快乐地边钓鱼边欣赏与女儿合照的慕容澄,发现至嬴与姜羌一起出现后便立刻收起笑容,姜羌指至嬴欲与慕容澄合照,想不到至嬴突然向慕容澄下跪拜她为师,而姜羌更把这一刻拍摄下来……至嚣兄弟回港后与母亲一起吃饭,想不到至嚣竟在饭桌上用自己的伤开玩笑……天台屋因下雨而漏水,当姜羌要至嬴协助时,至嬴却收到慕容澄的来电;至嬴借机将姜羌的困境向慕容澄夸大……
      思茏到医院探望母亲,发现弟弟早已陪在秀馨身旁;思茏吩咐弟弟把自己带来的暖袋取出给母亲,但思朗反要姐姐自己交出;当护士带秀馨回病房后,思朗向思茏说出打算回港就读,但思茏要弟弟不用担心金钱的问题,这时思朗问姐姐为何突然有巨款让母亲做手术,手术期间却留在北海道……思茏与雍容见面,更被她骂走,指不会再录用她……
      为见爱女 回港居住
      雍容发现至宝心爱的扭计骰竟是至嚣兄弟所赠,竟气得把它摔烂;伤心不已的至宝竟为此离家出走。思茏在商场遇上至宝要求玩具店职员替她修理扭计骰,思茏见状特意送她新的扭计骰,更通知雍容接回至宝;雍容见儿子对思茏言听计从,终让思茏复职。慕容澄回港,更找至嬴陪她购衣柜,至嬴说穿衣柜是想买给姜羌的;至嬴与慕容澄软硬兼施,终令姜羌答应搬到慕容澄的家居住。姜羌发现至嬴对自己搬走之事大为冷淡,心感不满,但原来……意寿司正式在香港开张,与雍容关系良好的两位食评家突然造访,至嬴明白来者不善……
  • 第12集
      姜羌出力 协助解围
      名食评家唐奥与刘丽到意寿司试食,令大批传媒闻风到访;当刘丽看见至嬴奉上的比目鱼寿司时,主动问他鱼肉是否新鲜,但至嬴指这鱼需放置了一两天才会更美味,刘丽问他理由时,至嬴竟哑口无言;看到无人替至嬴解围,姜羌只得凭自己丰富的饮食经验,代至嬴解释箇中原委,更反指刘丽不懂欣赏美食。而当唐奥与刘丽吃下至嬴的寿司后没法批评,但刘丽竟指酱油毫无鲜味……
      火速成名 至嬴兴奋
      寿司店打烊后至嬴与众职员一起庆功,姜羌指责慕容澄不出手助徒弟解困,嘉穗代他说出原因;当庆功宴散席后,慕容澄忍不住质问至嚣,为何身为兄长竟不出手帮助弟弟,而至嚣的答案令慕容澄不禁狐疑……至嚣趁下午休息时与思茏约会,思茏喜孜孜地指姜羌替至嬴解困之事被杂志大肆报道,必然可替意寿司作免费宣传;但至嚣却冷淡地表示看了报道才前来的客人没有水准……
      当至嚣问思茏有否继续受到雍容的迫害,思茏指雍容以为她已与至嚣分手,因此对她的态度亦改善了;两人漫步时,至嚣发现月泷纱已换上了另外的名字,忍不住向思茏说出,自己与月泷纱一定会卷土重来。在至宝二十八岁的生日会上,雍容发现当自己把玩具送给至宝时,儿子并没有如往昔日般兴奋,反而说出自己已「大个仔」,打算将自己的玩具给有需要的小朋友;而至宝反而更向雍容送上亲手绘画的感谢咭……姜羌向慕容澄说出,自己因与刘丽斗嘴而大出风头,被传媒争相访问,於是她趁机撰写食评更投稿给饮食杂志。
      原来姜羌是投稿给日本的饮食杂志,最终更被刊登;意寿司的日本代表山下先生约至嬴兄弟会面,因姜羌所写的食评在日本引起回响,而山下先生更收到消息,在世界享负盛名的「水莲花饮食指南」将派人到香港秘密试食,更指意寿司榜上有名;至嬴得知后兴奋不已,但至嚣听后心中却不禁感到酸溜溜……慕容澄在寿司吧中发现有高手所切的萝卜丝,因此特意试探至嚣是否已康复,但至嚣却指自己手伤未愈。
      至嚣出手 破坏试食
      至嚣看见弟弟不懂处理鱇鱼康鱼,特意细心教导弟弟,令至嬴感激不已。有人在店打烊时慕名而至,独自剩下收搭的至嚣趁机偷偷招呼客人,但却被客人指味道不及至嬴。饮食指南的试食员扮作顾客前来吃寿司,但最终却败兴而回。至嚣向弟弟直认,是自己故意把茶冲得浓,以影响意寿司的评价。映月主动提出要两兄弟坦白,把不满说出……另一方面,在思茏的安排下,至宝与至嚣见面,让两人改善关系。
  • 第13集
      思茏与母 尽诉心事
      思茏到医院探望母亲,看到一脸虚弱的秀馨,思茏不禁暗自神伤;思茏睁开眼看到女儿在身旁,向思茏说自己正回想起昔日旧事,刚想到女儿也在这医院出生,遂向思茏说出当年诞下她时所发生的事情;思茏替母亲整理头发后,主动为之前一直与母亲冷战之事道歉;秀馨只是轻抚女儿的头,而思茏更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在梦中的思茏发现秀馨向自己道别,而醒来后竟发现母亲……
      姜羌成功 创制酱汁
      至嚣与至宝见面,当她了解弟弟欲取悦思茏后,提出教至宝用扭计骰扭出花朵图案;这时思茏致电给至嚣,但至嚣却不想思茏得知自己行踪而把电话关掉。没法联络上至嚣的思茏与思朗在手术室门外等候,想不到医生竟出来宣布秀馨的死讯……这时雍容接到医院通知后与亦匡赶至;听到雍容的慰问,思茏忍不住紧抱着她痛哭起来。思茏回家时遇上至嚣,但她却忍不住对她冷言相向;从与思茏对话中,至嚣得悉雍容对思茏甚为照顾……
      思茏到鱼家大宅上班时,竟收到雍容所赠的巨额支票,雍容指是给她替母亲办丧事所用。雍容坦言秀馨已逝,思茏已没有理由留在自己身旁赚钱,但雍容竟出言请她留下……姜羌学习了酱油的制法后,努力研制出让意寿司专用的酱汁,最终灵光一闪,终创制出令大家满意的寿司酱汁。姜羌制作的酱汁在店中大受欢迎,大家更努力替这酱油选择合适的名字;雍容带思茏与至宝等一起到高级餐厅吃饭,至宝突然将扭计骰扭出花朵图案送给思茏……
      慕容澄与姜羌一起到日本,原来有酱油厂对姜羌的酱汁配方甚感与趣,更欲买下它;成功赚了人生第一桶金的姜羌与慕容澄坐头等机位回港时,姜羌向慕容澄说出拥有这笔资金后打算开乌冬店,而慕容澄则向她说出有关自己女儿的事……姜羌兴奋地到鱼家拜访,欲向至嬴份享好消息,但在天台上却发现一反常态,严肃不已的至嬴,原来她约了至嚣谈话,因此姜羌只得离开;至嬴问兄长为何丢下寿司店的营运不理,至嚣竟借机发难……
      思茏得知 父死真相
      心情低落的至嬴竟夜访姜羌,至嬴向姜羌说出兄长的手伤原来早已痊愈,更说出至嚣提出与她比赛之事;至嬴更说出当年的往事,指一直不想与兄长竞争。雍容突然指不用思茏再当看护,反而安排她跟随亦匡学习管理;有人投书指亦匡私下协助至嚣兄弟,愤怒的雍容指不会再相信她。亦匡私下向思茏说出,把她父亲被撞死的其实是辉煌而不是至嚣。晚上至嬴欲到厨房磨刀时,竟发现至嚣已替她把刀磨好,原因是她希望弟弟能认真发挥实力……
  • 第14集
      雍容病重 临危托孤
      思茏接到雍容入院的消息,在至嚣的陪伴下赶往医院。雍容特意要至宝在另一边玩耍,向思茏坦言明自知时日无多,但因想到至宝的将来而担心不已;雍容指除了自己,思茏是唯一会真正关心至宝的人,因此请求思茏下嫁至宝……而这番对话,在房外的至嚣听得一清二楚。思绪混乱的思茏发现至嚣原来没有离开,因此向她说出雍容请求她下嫁至宝,想不到至嚣竟要求思茏接受婚事。
      为救思茏 答应比赛
      映月到天台屋送汤给至嬴喝,更与她谈到小时候两兄弟的事情;映月坦言了解儿子间发生争执,本欲希望两人可自行解决,但现在却发现两人关系变得更差,因此映月要求致嬴原谅兄长,至嬴听后不禁愕然……翌日至嬴致电给兄长说及比赛,但至嚣却指有事而没有与她谈下去,原来至嚣约了思茏见面,而思茏竟答应至嚣的要求下嫁至宝。思茏直言自己不认同其做法,指答应她是为了偿还之前害苦了至嚣的人情……
      至嚣欲安慰思茏时却发现至嬴出现,而至嬴更听到思茏为至嚣作出的牺牲;至嬴为了胜过兄长而向慕容澄讨教,因此特意到海边练习提升腕力;姜羌看见至嬴不停练到晚上,忍不住要她休息一会但遭拒绝;姜羌欲了解至嬴为何突然答应与兄长比赛之事,至嬴说出全为阻止思茏下嫁至宝,姜羌不明前因后果,但至嬴却不作解释,最终更把姜羌气走。思茏与至宝出外约会,至宝更因成功能自行购食物而高兴不已;这时至嬴突然出现,更说出自己将与至嚣比赛……
      思茏回到家时,发现弟弟竟执了行李在坐梳化上,原来思朗不能接受昔日坚守原则的姊姊,今天竟会为了富贵荣华而与至宝结婚,失望不已的思朗更因此离家出走。至嚣选择了早前举行意寿司经营权比赛的北海道神社,来作兄弟二人闭门比赛的场地;更请了唐奥担任评判。兄弟两人使出浑身解数,结果唐奥判定至嚣胜出,慕容澄与唐奥的解释,加上兄长严厉的批评,令至嬴大受打击……
      为寻至嬴 再赴日本
      意寿司的众人在上班时,竟发现至嚣站在寿司吧前,而她更说自己由今天起正式成为意寿司的主理人;慕容澄发现姜羌不在家中,最后在门上发现她的留书,说自己去北海道寻找至嬴……没法找到至嬴而彷徨不已的姜羌,终被嘉穗发现,之后姜羌更发现慕容澄亦回到了北海道;原来至嬴竟在渔港当上了晒昆布的工人。
      姜羌四出寻找至嬴,更不断在大挂画前贴上便条希望让她看见。得嘉穗与慕容澄协助,姜羌终可与至嬴见面。
  • 第15集
      至嬴沉沦 姜羌伤心
      姜羌终与至嬴见面,更说出自己因他的帮助而振作,希望至嬴亦能重新开始,但看到至嬴无动於衷,姜羌忍不住脱口而出,坦言自己已喜欢上他。但至嬴得知此事后的反应竟然是……
      另一方面,思茏与至宝在婚纱店试礼服,但至宝却不合作,令雍容大为气愤。这时穿了婚纱的思茏,令至宝眼前一亮,更乖乖的让思茏替自己戴上煲呔;看到儿子与思茏站在一起拍婚纱照,雍容不禁无比感触……
      思茏接手 经营集团
      思茏约至嚣见面,说出雍容打算把帝煌集团交给她打理;至嚣听后兴奋不已,更说思茏成为鱼太后便能让自己取回月泷纱及入主集团……至嚣欲对思茏好言相向以感谢她的付出,但思茏竟然强颜欢笑。在律师的证婚下,思茏与至宝在鱼家举行简单的仪式,当一对新人宣读誓词完毕,交换戒指后,雍容感到自己的心头大石已放下,当她在签下见证人的名字时,终支持不住昏倒。
      雍容被送至急症室,医生宣告已返魂无术,但至宝竟要母亲不要再睡;思茏发现至宝躲在雍容的床上思念母亲,思茏只得向至宝解释雍容已死,并答应会一直照料他……姜羌虽被至嬴气走,但仍留在北海道;成为了晒昆布工人的至嬴到拉面街送货给食肆时与姜羌遇上,两人四目交投后却无言以对……姜羌回到慕容澄的家时,发现他正炮制秘制的酱汁,而慕容澄听到姜羌欲回港后,竟气得去寻找至嬴……
      慕容澄欲把至嬴骂醒,至嬴终在师父面前说出自己混乱的心情;姜羌到母亲墓前拜祭,发现墓前放了零食及酱汁,姜羌一嗅之下,发现那是慕容澄特制的酱汁……姜羌将一直以来发生的事组织起来,忍不住到慕容澄家向他质问;慕容澄明白无法隐瞒,只得说出真相,姜羌气愤地指责父亲刻意欺骗自己留在他身旁,慕容澄难过地欲向她解释,但姜羌大叫不会原谅他后便激动离开……
      至嬴姜羌 终成一对
      姜羌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而送货完踏著单车回程的至嬴虽发现她呆坐一旁,却因为两人关系不清而不去理会她。慕容澄将姜羌发现自己身分的事告之嘉穗,更被她启发而请至嬴寻找姜羌;至嬴得知一切后四出寻找姜羌,更因此发现姜羌一直在墙上留给他的便条……
      至嬴回慕容澄家向他覆命,更指自己与姜羌正式成为情侣,但却仍无法说服姜羌与他见面。嘉穗特意找姜羌,向她说出有关慕容澄在失去了妻女后的生活……
  • 第16集
      为忘寿司 进行特训
      姜羌通知至嬴,指至嚣竟任由意寿司自生自灭,只专心经营重掌的月泷纱,而山下先生决定收回经营权;众人得知后要求至嬴立即赶回香港处理,但至嬴竟抵受不了这突然其来的压力……至嬴被众人迫得急了,竟说自己想放弃做寿司;慕容澄得知后气得把至嬴带去寺庙,更要求住持大师教至嬴坐禅,助他「忘记寿司」,但结果是至嬴因没法忘记而不断受到主持的杖打……另一方面看见月泷纱回复旧观的至嚣,则意气风发……
      映月得悉 至嚣恶行
      思茏接掌帝煌集团后安排至嚣成为集团总裁;在集团会议上至嚣提出大展拳脚的计画,指欲收购月泷纱周遭的商铺,然后打造一条可媲美兰桂坊的地标胜地。亦匡听后指至嚣的建议与辉煌生前的经营方针有异,因此提出反对,但至嚣竟高调地与亦匡争执,最后亦匡选择辞职;这时映月刚好到集团欲找儿子吃饭,至嚣发现接待员因不认识映月而对她不客气,竟气得要把她辞退,而刚准备离开的亦匡亦向映月说出至嚣的所作所为……
      得知一切的映月相约思茏见面,想不到思茏竟向她说出下嫁至宝是自己的意思,并不觉委屈,思茏更说因为自己欠至嚣太多……姜羌欲探望至嬴但又忐忑不安,没法下定心肠找她;这时慕容澄出现更向女儿说出自己亦曾有这种心情,就是当年自己追求姜羌母亲的时候……得到父亲鼓励姜羌终於和至嬴见面,至嬴向姜羌说出指经过修行后反而更忘不了寿司,因此姜羌带至嬴去吃寿司,当至嬴再把寿司吃进口中,竟忍不住流下泪来……
      在家中等候消息的慕容澄与嘉穗,终看到姜羌带著重新振作的至嬴出现;当慕容澄得知至嬴欲立即回港时,便立刻要嘉穗订三张机票,而嘉穗明白慕容澄对自己并不在意,心中感暗伤痛。在收拾行李准备到机场前,姜羌特意制造机会让嘉穗与慕容澄说出心事……至嬴终回到香港,在致电给母亲时发现映月竟到了庵堂暂住;至嚣到庵堂欲接母亲回家,但映月却指自己在庵堂是为了替至嚣赎罪;这时至嬴亦赶到庵堂,却发现兄长已在……
      再赴日本 以表诚意
      看到母亲与兄长不欢而散,心情低落的至嬴只得在慕容澄家前等候姜羌;至嬴向她说出自己有家归不得的情况,更提出欲到慕容家暂住;姜羌为支持至嬴,特意送上具义意的蓝色寿司碟子给至嬴。思茏到寿司店找至嚣详谈,但他却推说自己工作繁忙,思茏只得把发现自己怀孕的事吞回肚中……至嬴与慕容澄与山下先生见面,请他放弃将经营权取回。山下先生指为表示他们认错的诚意,要求至嬴等到日本投得「日本一」鱼王……
  • 第17集
      投得鱼王 获得认同
      得慕容澄好友之助成功投得日本一鱼王的至嬴等人,把鱼王送到寿司店门外;这时各地人士得到消息,有外籍人士首次投得日本一,於是纷纷出现观看,而传媒亦争相采访。至嬴依照慕容澄的教导请各同行进入寿司店,然后当众表现刀法切鱼,更将刺身分予众人分享;当各师傅品嚐过至嬴的手艺后,竟一起拍掌称赞他。姜羌与慕容澄父女在街上闲逛,当话题谈到慕容澄极爱惜当年姜羌所有的鲤鱼旗时,父女俩竟决定一起制作新的鲤鱼旗。
      至嚣提出 兄弟再战
      至嚣特意举行传媒试食会以提高知名度,但席上有记者问及他对至嬴的意寿司名声大振之感想时,至嚣指月泷纱比意寿司优胜多,更指是自己教至嬴造寿司,因此不认为他能胜过自己;这时有记者说有人通风报讯,指当年辉煌欲派两子其中一人到日本学艺而让他们比赛,而至嬴是故意让至嚣胜出,至嚣听后不禁大怒……至嚣特意找弟弟质问有关消息洩露之事,但他却发现众人正替映月庆祝生日。
      至嬴否认是自己通风报讯,至嚣便指应是亦匡洩露消息;为免兄长把事情闹大,至嬴坦言当年比赛时真的有刻意动了手脚。至嚣听后指弟弟侮辱了自己,要求与至嬴再一次比赛,这时映月出言欲平息事件……日本国宝级运动员长泽预约了到意寿司吃饭,但因长泽欲吃特别的马面鱼,因为四处也没有货源,因此至嬴只得向唐奥取鱼;至嬴离开的与至嚣相遇,至嚣得知弟弟在唐奥处购入马面鱼后,竟默不作声……
    因长泽到访,传媒一直拍摄至嬴制作寿司的过程,但至嬴为了急於把寿司送给长泽吃,竟然忽略了试食;忙了一整天的至嬴到姜羌开设的乌冬店吃面,当两人打情骂悄之际,至嬴突然把当时姜羌附托给自己保管的旋转木马还给她,更指姜羌已重新回到幸福的起点……两人正温馨不已时,至嬴收到电话指长泽因吃了马面鱼而食物中毒入院;当至嬴赶到医院时,长泽的经理人指将会追究到底……
      不理生意 只顾爱情
      意寿司被勒令暂停营业,思茏与至宝前来探望至嬴,至嬴发现思茏面色有异,因此要送她去看医生,思茏为了让他释疑,只有向他说出自己怀孕之事。
      至嬴前往探望母亲时,发现映月竟答应回至嚣家,令他失落不已。至嬴不思振作,只管与姜羌四出游玩,最终更当众向姜羌求婚。山下先生提出如意寿司生意不达标,便会把经营权收回。至嬴与姜羌拍婚纱照时,看到传媒把长泽食物中毒之事大肆渲染,不禁心情低落。
  • 第18集
      突然分手 打击甚大
      当至嬴晚上回到慕容家时,发现姜羌在客厅中等候自己,至嬴把失落的心情收起,欲以笑脸与姜羌谈话时,姜羌竟突然发火,更指自己不会与他结婚;姜羌向至嬴说出自己感到后悔,因为发现至嬴只是个「废人」……当至嬴解释自己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姜羌时,反令她反感,指责至嬴不思进取,更把意寿司搞得一塌糊涂;被赶走的至嬴带著姜羌送给自己的寿司碟回到思寿司,为自己的不长进而气愤的至嬴把碟子打破……
      至嚣发现 思茏怀孕
      至嚣约思茏吃晚饭,但却发现思茏带同至宝出席;至嚣不满之下将怒意发洩在至宝身上,思茏只得带至宝离开……晚上思茏在家中收到至嚣道歉的留言,但她已无心理会;翌日思茏到诊所检查胎儿,更拍下超声波照片。当医生问思茏有关婴儿父亲有没有遗传病等问题时,思茏反向医生询问有关人工流产的事情。思茏离开诊所时发现至嚣已在楼下等候;当至嚣送思茏回家时,思茏因孕吐要至嚣停车,至嚣替思茏取药时发现了婴儿的超声波照片。
      至嚣没法从思茏口中问出到底谁是婴儿生父,於是晚上特意拜访至宝,更从至宝口中得知两人是分房休息;这时思茏回家,发现至嚣竟向至宝说出思茏将会成为母亲,不禁怒责至嚣。思茏发觉至嚣只视自己为一只向鱼家复仇的棋子,不禁伤心不已;亦匡约思茏见面,指他从至宝口中得知思茏怀孕。思茏向亦匡说出自己欲与至嚣一起,但亦答应雍容照顾至宝;发现思茏如此善良,亦匡亦坦白说出,他已令思茏与至宝的婚姻失效。
      至嚣为伤害了思茏而感后悔之时,思茏突然出现;至嚣欲向思茏解释之前因自己妒忌至宝而说了伤害她的话,但想不到思茏竟向至嚣说,与他将各不相欠,两人关系亦告终止;思茏表示自己将离开香港,因此托至嚣好好照顾至宝……至嚣没有想到思茏竟会离弃自己,喝得烂醉后回家,当映月看到儿子满面通红时,竟一声不响便步出客厅;发现连母亲也不理会自己的至嚣大受打击,但这时一块温暖的热毛巾放到至嚣的额上……
      得到启发 重新振作
      在寿司店中度宿的至嬴,发现至宝竟到来找他;当至嬴得知思茏离开后,只得边做寿司边陪弟弟,但至嬴却从中重拾制作美食的乐趣。至嬴决意与至宝一起到孤儿院替院童做寿司,想不到却得到启发而重新振作。至嚣约弟弟见面,更向他道歉,至嬴则向哥哥说出自己已重拾斗志;至嚣向弟弟坦言,现在最重视的事是与思茏修补关系……振作起来的至嬴发现慕容澄前来相助,不禁大喜;唐奥突然现身提出要试至嬴的手艺。
  • 第19集大结局(2集连播)
      暗中出手 挑战至嬴
      为了达成唐奥一小时的限期,至嬴终想出如何在有限时间内把食水净化,以煮出美味醋饭的方法;唐奥吃下素卷(净饭卷)后,不禁赞赏至嬴的应变能力。但当唐奥开始进食至嬴的制作的寿司时,竟未吃便指至嬴处理寿司时犯错,之后扬长而去……至嬴发觉所言非虚,但却没有因此事而感气馁,反而安慰众人要继续努力提供优质食物,慕容澄却指其实是唐奥私下动了手脚;慕容澄回到家,指自己已看穿是女儿请唐奥出手挑战至嬴……
      至嚣诚意 感动思茏
      唐奥再次到意寿司进食,这次至嬴在准备充足下,细心地替唐奥制作出一道又一道美味的寿司;发现无法挑剔的唐奥,竟突然谈到手上的茶……至嬴在唐奥离开后发现他遗下了电话,於是赶出门外交还,想不到竟发现姜羌与唐奥正一起倾谈;当唐奥离开后有记者访问两人,但至嬴在记者面前说出自己与姜羌已无关系……为了寻找思茏,至嚣放下工作到北海道,不断到两人曾郊游留下美好回忆的景点寻找,终让他得见思茏。
      思茏看到至嚣却对他冷言相向,至嚣向思茏忏悔,但思茏却指两人无缘;至嚣坚持要与她复合,思茏因此提出一个约定,指两人将在此分手,如在日落前能够再相遇,便答应与至嚣重新开始……至嚣四出寻觅思茏却无功而回,失望的他回到昔日两人一起观看漫画的露天茶座时,天色开始暗下来;当至嚣站在露台看开始降下片片雪花时,竟发现了思茏的身影……慕容澄不理解为何至嬴每星期也抽时间到孤儿院,於是随他一起参观……
      慕容澄发现至嬴替院童制作的寿司「古灵精怪」,忍不住即场表现制作寿司,但结果院童看到慕容澄制作的精美寿司后却不屑一顾,更指只喜欢吃至嬴的寿司……慕容澄师徒两人回到意寿司后,至嬴指在孤儿院的经验,令他制寿司的造艺又再提升了一层,更即席制作新式寿司让慕容澄品嚐。慕容澄到乌冬店探望女儿,更特意带了寿司慰劳姜羌;当姜羌吃得津津有味时,慕容澄说出这是至嬴创作的新式寿司。
      不被控告 至嬴感激
      映月与两位儿子再一起吃饭,看到兄弟再能融洽相处,不禁喜极落泪;而至嚣亦重提兄弟再次比试之事,而至嬴亦爽快答应。至嚣与唐奥见面,托他协助筹办一场比赛;当唐奥得知他是与至嬴比赛后,不禁指这是至嚣毕生最强的对手。至嚣与慕容澄比试,更因获益良多而向他鞠躬致谢;日本运动选手长泽接受至嬴的道歉,更说出是姜羌从中进行调解……姜羌到比赛场地参观时,悄悄把平安符放於至嬴的比赛桌下。
      再无牵挂 全力作赛
      姜羌与至嬴均发现对方在门的另一面,但两人最终却没有见面……比赛当天,至嚣在房间努力集中精神,而至嬴则特意制作了一个精致的便当饭盒,指要送给自己重要的人;兄弟两人互相替对方打气,然后欲出发之际,至嚣提醒弟弟要带刀出赛……思绪混乱的姜羌离开家时,竟发现有一个便当饭盒放在她家门前,当她打开后,终明白了至嬴对自己的心意,不禁感动非常……
  • 第20集
      兄弟比拼 旗鼓相当
      兄弟两人换好工作服进入会场,至嚣向弟弟说出之前两人曾赛过两场,一次是至嬴刻意让赛,另一次至嬴因求胜心切而弄巧反拙,但至嚣指这次能看出至嬴终以最佳的状态与自己比赛……
      当至宝、思茏、思朗与亦匡等人进场後,比赛亦准备开始;慕容澄通知至嬴,指姜羌将不会出现,但却托自己将一件东西在重要的时刻交给至嬴……唐奥请来专家担任评判,更指两人是次作赛的题目是「人生」。
      至嬴与至嚣全心思考如何制造属於「自己人生」的寿司,而在第一个回合至嚣以精湛的技巧及纤细的心思胜出,看到兄长能为食客设想得如此周到,至嬴不禁称赞兄长了得;正准备开始第二场比赛时,慕容澄收到女儿的短讯,指自己将赶到会场……在第二场的比赛中,兄弟两人都令评判给予同分,而在之後的比试中,兄弟因各显创意而再次打成平手。在的士中的姜羌因心急下车,竟被车撞倒……
      最後的比试前,慕容澄收到女儿受伤的消息,但他却没有将此事告之至嬴,反而把姜羌交托的东西交给至嬴;当至嬴把盒子打开後,竟发现是姜羌之前送他,但被他打破了的碟子,原来姜羌把碟修补後再送给他……
      得到碟子的启发,至嬴努力制作寿司;当双方把寿司交给评判,等待胜负揭盅时,至嬴终从慕容澄的短讯中得知姜羌遇上意外的消息,而至嬴不理会比赛结果,立即便夺门而出赶往医院……
      姜羌失忆 至嬴心伤
      至嬴赶到医院,慕容澄说出姜羌需接受手术清除脑部瘀血,才可以保命;至嚣等人亦赶到医院,至嚣更向弟弟说出谁胜出了……姜羌经手术後没有性命危险,但却一直昏睡,而至嬴与慕容澄亦一直留在医院陪伴左右。姜羌终於醒来,但却指自己并不认识至嬴,令他呆立当场。
      刚出院回家的姜羌,发现至嬴竟在家中准备了寿司让她吃,但不再喜欢寿司的姜羌竟要求父亲把至嬴赶走。姜羌为了寻回记忆,竟要求与父亲回北海道;而至嬴亦决定跟随前往……

角色介绍

鱼至赢
张智霖
鱼至嚣
谢天华
赛思茂
杨怡
姜羌/慕容咲
胡杏儿
鱼至宝
敖嘉年
慕容澄
刘松仁
冷雍容
卢宛茵
江映月
吕有慧
田嘉穗
姚莹莹
康奥
张国强
赛思朗
洪卓立

张智霖 饰 鱼至嬴

性别:男
年龄:29 职业:初级寿司师傅
性格
为人热诚开朗,生性随和。「知足常乐、随遇而安」是他做人的座右铭。年届三十,仍只是初级寿司师傅,皆因做事热诚有馀,常因关心或好奇旁边的人和事分散注意力,做事不能贯彻到底,亦因此给人吊儿郎当的感觉。其实为人感性,富同情心,责任感强,而且孝顺顾家,重情重义。一旦认清方向与目标,便能发挥出惊人的潜能
背景
鱼至嬴是香港知名饮食集团主席鱼辉煌的私生子,生母在年幼时车祸丧生,抚养他长大的是辉煌的二太太江映月。在映月的悉心照顾之下,至嬴得以健康快乐的成长,与同父异母哥哥鱼至嚣感情深厚。至嬴性格散慢,毕业后跟随至嚣在「月泷纱」学习做寿司,多年来依是初级寿司师傅。
遭遇
辉煌去世,「月泷纱」遭辉煌的元配冷雍容打压,至嬴首次感觉到他亦有责任保住寿司店。至嬴远赴北海道访寻一级食材,因而结识了到富家千金羌姜和脾气古怪的鱼市场买手慕容澄。至嬴和羌姜本因小事而结怨,后来得悉她是养女的秘密,遂对她产生怜悯之心。至嬴邀无家可归的她回家暂住,然而两人仍经常为芝麻绿豆的小事而吵翻天。
至嚣为保寿司店而向雍容下战书,许下输掉比赛就将寿司店结业的诺言。但至嬴竟误信传言,与映月遂合计令至嚣输掉比赛,宁愿放弃「月泷纱」。「月泷纱」倒闭,兄弟远赴北海道参加寿司大赛,冀能夺取当地寿司名店的特许经营权。至嬴为了阻止至嚣作弊,决定代替他参赛。至嬴求教于慕容澄。慕容澄发现至嬴原来是个不可多得的料理天材,最后至嬴在比赛胜出,取得经营权。至嚣眼见不学无术的弟弟锋芒大露,妒恨渐生。
然而至嬴在慕容澄的指导下,「意寿司」已成城中新潮点,至嬴风头一时无两。至嚣痛恨至嬴夺了这本属于他的荣耀,逼至嬴跟他比赛,岂料至嚣布下陷阱,令至嬴出丑落败。至嬴被他万分敬重的哥哥用那样卑鄙的手段陷害,今他意志消沉,幸好姜羌对他不离不弃。姜羌对至嬴产生好感,是因为至嬴为她找到她的亲生父亲,即是至嬴的师傅慕容澄。可是至嬴心中一直暗恋赛思茏,可惜思茏喜欢的却是至嚣。
至嬴避走北海道,眼见至嬴丧失斗志,慕容澄假意被至嚣收买,激发其斗志!至嬴明白师傅苦心,决定回港收复失地。至嚣对至嬴作出封杀,他迫至嬴跟自己在厨艺上一决胜负,他要在厨艺上打败至嬴。为了迫至嬴出手,至嚣竟向至嬴说出当年至嬴母亲的死竟与至嚣有关…可是原来所谓的真相,根本全是谎话。其实至嬴早已洞悉谎言,更原谅了至嚣,他亦重新面对自己,明白自己不能再逃避,他决定尽自己的全力,跟至嚣在料理枱上一拼…

谢天华 饰 鱼至嚣

性别:男
年龄:30
职业:寿司店长/一级寿司师傅
性格
自信、自负、责任心重。由于特殊的家庭环境,自觉有责任要成为家庭支柱,自我要求极高。自尊心强,完美主义者,不容半点失败,只许第一,认为第二位等同包尾的失败者。对感情同样执着,爱与恨非常强烈,难免走向极端,无法自拔,令自己陷于痛苦的桎梏里。
背景
鱼至嚣出生于特殊家庭,母亲江映月为二太太,弟弟鱼至嬴本是三太太所生,因三太太早死,善良的映月收养了至嬴,虽是同父异母,但兄弟感情非常深厚。对于母亲及自己没有正式名份一事,至嚣一直耿耿于怀。为了得到父亲鱼辉煌的认同,他努力求进,成为城中首屈一指的寿司师父,主理城中知名富豪寿司店「月泷纱」。
遭遇
辉煌死后,雍容继承了饮食集团的大权,誓要把至嚣兄弟赶绝饮食界!至嚣为保寿司店不惜向雍容下战书,若输掉比赛就结束「月泷纱」。谁知映月与至嬴误信传言,令至嚣输掉比赛。至嚣明白至嬴和映月的好意,心中却对失去「月泷纱」而无法释怀…
但至嚣未有放弃,与至嬴远赴北海道参加寿司比赛,争取日本最大寿司连锁店的特许经营权。至嚣求胜心切,萌生作弊念头,幸最后被至嬴制止。兄弟回港东山再起,创立「意寿司」,再次在香港饮食界站稳阵脚。但作弊事件令他无法接受在关键时刻挽救一切的人,竟是至嬴而不是自己,心生嫉妒之意,对至嬴暗生芥蒂,加上至嬴在「意寿司」愈做愈出色,使他感到很不是味儿。
至嚣与雍容的私家看护赛思茏原本可以发展感情,奈何思茏的父亲,正是五年前被辉煌撞死的。辉煌不想受法律制裁,要求至嚣助他摆平。辉煌提出将其集团旗下的「月泷纱」送给至嚣,至嚣为讨辉煌欢心,答应代父出面以金钱来收买了思茏的母亲。事情是摆平了,但此事一直令思茏忿忿不平,甚至影响与母亲感情。至嚣不敢告诉思茏真相,唯有狠心地斩去这段刚萌芽的爱情。不知情的思茏非常痛苦,对至嚣由爱转恨,在雍容唆摆下向至嚣报复,并下嫁雍容之子─智商只有十岁的鱼至宝,而且取得雍容的信任,打理集团生意。
此际的至嚣无论对至嬴的兄弟情,还是对思茏的爱情已钻进了死胡同,妒嫉和仇恨盖过了意志。至嚣利用思茏对自己欲断难断的感情,以集团的势力来打击至嬴!
执着的至嚣迫至嬴跟自己在厨艺上一决胜负,他要在厨艺上打败至嬴,证明自己的价值。为了迫至嬴出手,至嚣竟向至嬴说出当年至嬴母亲的死竟与至嚣有关…最后至嬴决定跟至嚣在料理枱上一拼。
经历过重重波浪后,思茏心如止水。至嚣倔强的性格从来不肯认输,他能否凭着做寿司的坚忍来追回一生的挚爱?

胡杏儿 饰 姜羌/慕容咲

性别:女
年龄:25
职业:古董店店主/食评家/乌冬店店主
性格
出身于富裕家庭,过着有如公主般幸福的生活,率性而为,重视生活品味,永远向人展现最完美的一面。富正义感,心地善良却往往用错表达方式,反而成为麻烦制造者。自尊心极强,家道中落后仍死要面,相信总有一天,她这个落难公主会来个大翻身!
背景
姜羌自幼在富有家庭长大,自恃出身名门望族,受尽父母的百般宠爱,把自己的幸福看成是理所当然。然而她的父母只是表面风光,更因一次错误投资,欠下无力偿还的巨债,夫妇俩瞒着女儿,远走高飞逃避欠债。羌姜一直被蒙在鼓里,直至一天,她发觉已被父母遗下,同时,她更发现自己其实只是父母的养女!
遭遇
原来姜羌的亲生父母乃入藉日本的华侨,父亲因酗酒,结果母亲抱着只有两岁的姜羌离家出走。可惜姜羌母亲其后染急病离世,而当时一对膝下无儿的有钱夫妇刚好游日,遇上这个孤苦无依的小女孩,于是收养为女儿。
姜羌一夜之间失去父母、失去生活倚靠、更失去身份,幸好这时有刚刚结识的欢喜冤家鱼至嬴患难相扶,至嬴甚至招她住进其屋里,让她不至于无依无靠无家可归。姜羌要适应「平民百姓」的生活毫不容易,至嬴毅然肩负起「教练」一职,要教育姜羌怎样过「平民生活」。就是这样,至嬴伴着姜羌渡过这人生最难过的一段日子。
姜羌跟随参加寿司大赛的至嬴到日本,岂料这一行却让她再次遇上鱼市场的怪脾气买手慕容澄。至嬴为要赢得比赛而拜慕容澄为师,但慕容澄坚拒收徒。姜羌千方百计从旁劝导,过程中竟让慕容澄发现,原来姜羌就是他的亲生女儿。
慕容澄知道羌姜一直痛恨生父当年酗酒弄至家散人亡后,便不敢相认,但此事却让至嬴无意中得悉。结果慕容澄答应收至嬴为徒,姜羌却不知这一切都是因为慕容澄在顾念他俩的父女关系。姜羌得悉跟慕容澄的父女关系后,无法对父亲当年累死母亲一事释怀,幸好在至嬴的精心拉拢下,姜羌亦明白到慕容澄多年来如何自责,最后原谅了他,父女重修旧好。
及后当至嬴与至嚣反目,至嬴意志消沉,姜羌竭尽全力去帮他回复斗志,却死口不认对至嬴的情意,坚称和至嬴极其量只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因为她一直都有个肤浅无聊的想法:只有出类拔萃的青年才俊才与她匹配。而且她知道在至嬴心中,赛思茏才是他的暗恋对象,她唯有把这份情留在心底,与至嬴称兄道弟。

杨怡 饰 赛思茏

性别:女
年龄:29
职业:私家看护
性格
表面上个性温婉,善解人意,得体大方,温柔女性的完美典范。实际外柔内刚,内里个性极为刚烈。个性倔强的她,不轻易向人低头,但面对弱肉强食的世界,甘愿放下面子,忍受无理的待遇,忍耐力超强。敢爱敢恨,是个感情非常浓烈的扬眉女子。
背景
赛思茏本来生于幸福家庭,但一次车祸改变了她的一生。思茏父亲在一宗车祸下丧生,肇事车辆却不顾而去。思茏后来发现,原来母亲认得肇事车辆的车牌,但因为收取了掩口费,未有向警方举报。思茏因此事与母亲关系变得疏离,自此对世界的看法也彻底改变。
遭遇
思茏辗转成了冷雍容的私人看护,但她不知道,雍容的丈夫鱼辉煌,正是当年车祸不顾而去的司机。其后思茏遇上鱼至嚣,二人个性相合,不久便发展成恋人,岂料此时雍容也查出思茏乃当年车祸死者的女儿。
雍容向思茏说出真相:原来当年贿赂思茏母亲的人,正是至嚣!雍容将当年事实扭曲,把至嚣说成是当年的驾驶者。思茏惊闻原来恋人竟是害死自己父亲的人,同时雍容向思茏提出交易,只要思茏答应成为间谍,助雍容对付至嚣,自有丰厚报酬。自亡父后,思茏成了家中的经济支柱,弟弟在外国读书,又不屑取用当年的「掩口费」,思茏一直苦苦支撑。不管为了私仇或是利益,思茏都有足够理由对付至嚣。思茏知道至嬴对自己有好感,于是在兄弟间挑拨,使至嚣和至嬴本已紧张的关系雪上加霜!
在思茏协助下,雍容成功赶绝至嚣的寿司店「月泷纱」。但这时思茏赫然发现,原来当年至嚣贿赂母亲,只是为了助其父脱罪,至嚣根本不是驾驶者。至嚣的寿司店倒闭后,思茏对至嚣也生出歉意,可是至嚣已得悉思茏出卖自己,两人的感情已留下了不可补救的裂痕。
因为对至嚣的愧疚,思茏一直暗中帮助至嚣,让至嚣取得著名寿司店的特许经营权后,营运蒸蒸日上,但两人的感情却始终无法修补。思茏虽被雍容利用,但她跟雍容相处日久,开始明白雍容全因感情上受尽伤害,才会陷入仇恨的旋涡之中,两人渐生一份特殊的母女情感,思茏亦因此成了雍容的心腹。
雍容病危,但其子至宝却智力偏低,无法管理庞大的饮食集团。雍容要求思茏下嫁其子,同时替她好好的打理饮食集团。思茏情路堪坷,自感跟至嚣已无望复合,也难以再爱上别人,加上雍容对自己一家有恩,思茏最终答应。
雍容离世,这时至嚣却再次接近思茏,要跟思茏重修旧好。思茏明白至嚣其实只是利用自己的感情,借助集团的势力来对付他嫉妒的弟弟。但因为她曾出卖至嚣,自感对至嚣有所亏欠,加上对至嚣仍未忘情,明知至嚣用心,也甘被利用。眼见至嚣不断的狙击亲弟,思茏感到自己唯一所爱的人,已完全变质,但自己已无力改变,无法改变疯狂失控的至嚣,也无法改变自己对至嚣那不能自拔的爱。

敖嘉年 饰 鱼至宝

性别:男
年龄:28 职业:饮食集团继承人
性格
因病弄至脑部损伤,智商只如十岁小孩,却因此令他拥有一颗赤子之心,对人毫无戒心,单纯直接,爱玩,爱热闹。但随着年纪渐长,其实他亦希望自己能学习怎样做一个成人。当然,对他来说,这个学习过程一点也不容易。
背景
鱼至宝因为小时候一次发高烧延迟了医治,结果导致脑部受损,影响智力发展,二十多岁的成年人,却只有十岁的智商。至宝的母亲冷雍容将一切责任归咎于二房江映月一家,从此对她们恨之入骨,除之而后快。
幸运的是至宝对此一无所知一无所觉,十岁的智商让他得以活得开心快乐,既有父母亲的爱惜,又与哥哥至嬴感情甚好。虽然他总不明白,为何母亲不许他与至嬴来往,但每次有机会接触他,至宝总觉得很开心。
遭遇
及后至宝的父亲鱼辉煌逝世,雍容利用与至嚣有过节的赛思茏向二房一家展开一连串的报复行动,至宝因此认识了思茏。虽然思茏对他只有姐姐照顾弟弟的感情,但竟然令他首次对女人生好感。雍容看出至宝对思茏的特殊情感,本就担心自己死后没有人照顾儿子,这时顺理成章要求思茏嫁给至宝。
至宝开心地与思茏结婚,纵然他不太清楚结婚为何物。但思茏心中早有所属,她爱的是至嚣,与至宝根本不可能有真正的夫妻情感。无论至宝如何学习做个好丈夫,思茏也是无动于衷。
日久见人心,至宝智商再低,最终也能体会思茏的真正心意……他首次要学习认真当一个成人,做一个成熟的决定。

刘松仁 饰 慕容澄

性别:男
年龄:50
职业:北海道海鲜买手
性格
有时从容睿智似看透世情,有时冷傲偏执拒人千里。飘忽不定,令人无从捉摸,有点难与人相处。其实偶尔会流露一点感性和豪情,只因放不开往事才把内心世界冰封。
背景
早在少年时代,慕容澄就随父亲飘洋过海,到日本北海道捕鱼谋生,算是日本的第二代华侨,对鱼类的认识非常广博,可说是北海道的鱼字典。
遭遇
年少气盛的慕容澄得罪了当地权贵,因此遭到同业的严峻打压,他无法面对骤然的失意,开始染上酒瘾。令妻子忍无可忍,抱着只有两岁的女儿慕容咲离家出走。妻子的离去令慕容澄痛定思痛,决心戒酒,他一直盼望终有一天妻子会带着女儿回家。多年之后,慕容澄辗转成了北海道鱼市场的知名买手,虽然他的脾气依然古怪,但因为他鉴别鱼类的眼光非常独到,在市场中享誉盛名,但他一向不爱受束缚,只凭心情选择工作,赚够生活就笑骂由人。
中年守寡的女房东田嘉穗,与慕容澄相识多年,波折半生后两个都是孤身一人。二人朝夕相见,仳邻而居,可惜慕容澄对远走的妻子仍有牵挂,而甘心忍耐着孤清与寂寞。
直至在鱼市场里遇上一个来自香港的青年鱼至嬴,慕容澄感到这年青人有份独特的气质,就像一把还未开锋的刀,经过适当研磨,就会锋芒毕露。他发现至嬴虽然性格有点吊儿郎当,却具有令人羡慕的料理天份,爱才的他,终于答应收至赢为徒,将他对鱼类的丰富知识倾囊相授。
因为至赢的关系,让慕容澄结识了同样来自香港的富家小姐姜羌,他发觉自己跟姜羌好像有份莫名的亲切感,初时也不以为意,及后才惊悉原来姜羌就是他的亲女儿。
慕容澄能够重遇女儿当然喜出望外,但他发现女儿原来对他这个生父恨之入骨,他只能隐藏着自己真正的身份去作赎罪和补偿。至嬴无意中知悉二人关系,遂协助慕容澄修复父女关系。

吕有慧 饰 江映月

年龄:50
性格
温婉娴熟,个性随和,不好胜不争先。重视家庭,凡事以家人幸福为优先考虑。包容、乐天、不喜计较,但绝非个性懦弱,为了保护家人,她可以显出极其坚毅的一面。
背景
江映月的感情生活绝不平坦,在遇上鱼煇煌的时候,对方已是有妇之夫,但映月深爱对方,仍选择跟随,不计名份。后来煇煌又再有外遇,映月仍半点不介意。作为二太太,映月一直很安分,替辉煌诞下一子鱼至嚣。后来三太太过世,遗下儿子鱼至嬴,映月也视如己出,一力将两个孩子养育成人。
遭遇
多年来映月从不强求过什麽,只求一家人开心已足够。在映月的悉心栽培下,两名儿子各有出息,至嚣、至嬴两兄弟合力经营一家以映月及三太太命名的寿司店「月泷纱」。映月十分满足于这个小天地,这家店与两个儿子,带给她无限的满足与自豪。
可是辉煌的正室冷雍容,却一直容不下映月一家三口的存在,辉煌死后,对至嚣、至嬴狂追勐打。面对雍容的逼迫,映月宁愿息事宁人,可是至嚣却不肯退让。为免儿子出事,映月不惜在至嚣跟雍容对决的一场公开比赛上,设计令至嚣落败,以求让雍容顺气,好保住儿子安全。
映月对至嚣、至嬴寄予厚望,却不强求他们名成利就,只求他们平安愉快。可是两兄弟性格各走极端,至嚣因特殊家庭背景,自尊心极强,至嚣在厨技上被至嬴追过,令至嚣大受打击,以致兄弟决裂。
兄弟相争,映月成了磨心,一直周旋于两兄弟间,希望可以平息他们之间的斗争,可是无论她如何努力,两兄弟始终愈斗愈激烈,让映月痛心不已……

卢宛茵 饰 冷雍容

性别:女
年龄:50
职业:饮食集团主席
性格
骄傲自满,个性偏执,行事独断专横,爱恨极分明,对于讨厌的人和事,无法作出半点容忍,对于喜爱的人,却不惜付出一切。
背景
出身名门的冷雍容,一生最大的怨恨,就是丈夫的不忠。丈夫鱼辉煌是饮食集团主席,生性风流,雍容当年刚诞下儿子鱼至宝不久,辉煌却沉醉在二太太江映月的温柔乡中。一晚至宝发高烧,辉煌却迟迟未归,雍容斗气,一定要等到辉煌回家才肯带儿子去看医生,结果因为这一延误,令至宝的智力出了问题,长大后智力仍只停留在十岁的阶段。
遭遇
雍容将此事归咎于映月,经常抱怨辉煌。辉煌亦感内疚,渐渐疏远映月。雍容一直视二三房如眼中钉,辉煌却把集团旗下,以映月和三太太的名字命名的「月泷纱」寿司店送给她们,雍容对此非常痛恨。辉煌因病去世,雍容掌管丈夫留下的饮食集团,于是倾尽集团之力,封杀「月泷纱」,誓要把两兄弟赶绝饮食界。
雍容得悉她的私人看护赛思茏暗中与至嚣发展感情,刻意告诉思茏她的父亲车祸丧生,完全和至嚣有关,还给思茏母亲掩口费,企图逃避责任。雍容利用思茏的仇恨向至嚣报复,自己则坐收渔人之利!
雍容看似成功打压了至嚣一家,但不久却发现自己患上绝症。雍容为了替弱智的儿子铺路,利诱思茏嫁给至宝。此际思茏虽然已知道自己被利用,但与至嚣的感情已无法回头,心灰之下答应雍容,更因此掌握了集团的命脉。
雍容坐拥千亿身家,竟无半个可信赖的人。虽然她的身边有集团顾问游亦匡协助,但亦匡毕竟是辉煌年代的老臣子,只忠心于集团,并非忠心于自己。她需要一个听命自己的心腹,于是寄托在思茏这个媳妇身上。两婆媳相处日久,思茏明白雍容全因感情上受尽伤害,才会陷入仇恨的漩涡之中,加上雍容对思茏有恩,婆媳间建立起有如母女的感情。
鱼家
演员
角色
昵称/关系
鱼辉煌
帝煌饮食集团创办人
冷雍容、江映月、莫燕玲之夫
鱼至嚣、鱼至嬴、鱼至宝之父
撞死赛生
已去世
冷雍容
帝煌饮食集团主席
鱼辉煌之大太太
鱼至宝之母
陷害江映月、鱼至嚣、鱼至嬴
杀害莫燕玲
于第15集因癌症逝世
(大奸角)
江映月
Moon妈
鱼辉煌之二太太
鱼至嚣之母
慕容澄之初恋情人
夏慧晴
莫燕玲
后改名 黎燕玲
鱼辉煌之三太太
鱼至赢之母
于鱼至赢年幼时车祸身亡
谢天华
鱼至嚣
嚣师父
月泷纱店长、一级寿司师傅
16集成为帝煌饮食集团总裁
鱼辉煌、江映月之子
鱼至嬴、鱼至宝同父异母之兄
赛思茏之男友
鱼至嬴
嬴仔、鱼畸型
月泷纱初级寿司师傅
鱼辉煌、莫燕玲之子
鱼至嚣同父异母之弟
鱼至宝同父异母之兄
姜羌之好友,后为其丈夫
暗恋赛思茏
11集拜慕容澄为师
鱼至宝
鱼仔
帝煌饮食集团继承人
智障青年
鱼辉煌、冷雍容之子
鱼至嚣、鱼至嬴同父异母之弟
15集成为赛思茏之夫(无效)。
赛家
演员
角色
昵称/关系
赛生
康秀馨之夫
赛思茏、赛思朗之父
被鱼辉煌撞死
已去世
康秀馨
卖场清洁员
赛生之妻
赛思茏、赛思朗之母
患末期肝癌,13集逝世
杨 怡
赛思茏
小茏女
康秀馨之女
赛思朗之姊
鱼至嚣之女友
鱼至嬴中学同学、暗恋对象
15集成为鱼至宝之妻(无效)
冷雍容之私家看护
赛思朗
大学生
康秀馨之子
赛思茏之弟
11集回港半工读
慕容家
演员
角色
昵称/关系
慕容澄
慕容San、百目鱼神
北海道海鲜采购员
寿司师父
姜羌之生父
江映月之初恋情人
11集成为鱼至嬴之师父
田嘉穗之暗恋对象
姜 羌
孖姜、慕容咲
千金小姐,公主病
12集正式成为食评家
前古玩店之东主
16集开设乌龙面店
慕容澄之亲生女,17集认父
鱼至嬴之好友,后为妻子
19集患失忆症
月泷纱日式料理店
演员
角色
昵称/关系
谢天华
鱼至嚣
店长兼一级寿司师傅
参见鱼家
鱼至嬴
初级寿司师傅
参见鱼家
李天翔
荣 田
田师傅
寿司师傅
年纪细
阿细
月泷纱初级寿司师傅
戴 广
经理
叶 暐
富 良
初级寿司师傅
十 胜
初级寿司师傅
日 伽
美 瑛
侍应
小 津
侍应
帝煌饮食集团
演员
角色
昵称/关系
鱼辉煌
帝煌饮食集团创办人
已去世
参见鱼家
冷雍容
帝煌饮食集团主席
参见鱼家
谢天华
鱼至嚣
16集接任帝煌饮食集团总裁
参见鱼家
游亦匡
阿游
总裁助理
前冷雍容之助理
16集被鱼至嚣赶出集团
帝煌职员

帝煌职员

帝煌职员

其他演员
演员
角色
昵称/关系
张国强
唐 奥
食评家
比赛评判
田嘉穗
Yoshiho、呵姐
慕容澄之房东太太
暗恋慕容澄
李 枫
千代子
姜羌生母之友,知道其身世秘密
白河莉子
千代子的姐姐,日本温泉酒店的老板娘
高俊文
羌 父
姜羌之养父
羌 母
姜羌之养母
周议员

空 姐
第一集出现
空 姐

记 者

阮 儿
记 者

梁建平
宗师傅
鲷鱼王
鱼至嚣之对手(第2集)
丁主惠
萧 琪
比赛评判
叶 原
比赛评判
泰皇表兄

刘桂芳
泰皇表兄夫人

客 人

客 人

曲 琪
艺人
被冷雍容收买,讹称在月泷纱食物中毒(第4集)
装修工人

装修工人

羌上司

茏旧同事
护士
医 生

主 持
“速度寿司”比赛之主持人

田中师傅
“速度寿司”比赛之鱼至嚣对手,因手醋过多落败
助 手

助 手

记 者

郑咏谦
记 者

刘正守
刀中之霸
鱼至嚣之师傅,后不和
鱼至嚣之对手(第5集)
巴士司机

病 人
曾患厌食症,袒被刘正守所造的寿司治好
病 人
曾患厌食症,袒被刘正守所造的寿司治好
病 人
曾患厌食症,袒被刘正守所造的寿司治好
病 人
曾患厌食症,袒被刘正守所造的寿司治好
病 人
曾患厌食症,袒被刘正守所造的寿司治好
试吃员
水莲花
记 者

音乐原声

主题歌曲
《究竟海有几深
作曲:周永恒
填词:张美贤
主唱:张智霖
天要说话让清风再吹
梦要坚持 我总不後退
天阔宇宙 日出的暖光 折射心里
心要跳动 就飞奔去追
觅到心灵 最相通伴侣
只要对住 什麽都觉得 有乐趣
究竟水里边 有几深与浅
究竟心里边 有几多理想 不改变
爱得起这天 记得起昨天
再可肩并肩 世间中探险
感觉像 第一天 又初见
总会碰着暴风加雨水
但我坚强 永不倒下去
天要塌下 就将这被窝 盖住心碎
总有未完 梦想可以追
让我单纯 投入在生活里
欢笑眼泪 未改写信心 爱下去
歌词内容
歌名:because you loved me
歌手:celine dion
for all those times you stood by me
for all the truth that you made me see
for all the joy you brought to my life
for all the wrong that you made right
for every dream you made come true
for all the love i found in you
i'll be forever thankful baby
you're the one who held me up
never let me fall
you're the one who saw me through
through it all
you were my strength when i was weak
you were my voice when i couldn't speak
you were my eyes when i couldn't see
you saw the best there was in me
lifted me up when i couldn't reach
you gave me faith 'coz you believed
i'm everything i a because you loved me
you gave me wings and made me fly
you touched my hand i could touch the sky
i lost my faith, you gave it back to me
you said no star was out of reach
you stood by me and i stood tall
i had your love i had it all
i'm grateful for each day you gave me
maybe i don't know that much
but i know this much is true
i was blessed because i was loved by you
you were my strength when i was weak
you were my voice when i couldn't speak
you were my eyes when i couldn't see
you saw the best there was in me
lifted me up when i couldn't reach
you gave me faith 'coz you believed
i'm everything i am
because you loved me
you were always there for me
the tender wind that carried me
a light in the dark shining your love into my life
you've been my inspiration
through the lies you were the truth
my world is a better place because of you
you were my strength when i was weak
you were my voice when i couldn't speak
you were my eyes when i couldn't see
you saw the best there was in me
lifted me up when i couldn't reach
you gave me faith 'coz you believed
i'm everything i am
because you loved me
you were my strength when i was weak
you were my voice when i couldn't speak
you were my eyes when i couldn't see
you saw the best there was in me
lifted me up when i couldn't reach
you gave me faith 'coz you believed
because you loved me
i'm everything i am
because you loved me

制作

创作背景

“花见”这个词取自日语赏花的意思,大多指樱花,寓意希望、成功,也可以解释为花开的季节。“鱼跃在花见”即剧中兄弟俩(大小两条鱼)历经蜕变必然会有鱼跃龙门之时,达到新的如花灿烂的另一人生起点。同时也可理解为张智霖饰演的鱼至嬴与胡杏儿饰演的姜羌,在至嬴成功之后,樱花盛开之际终于等到彼此,甜蜜聚首。

拍摄过程

2009年10月12日:此剧于12:30在将军澳电视广播城一厂外灰位举行试造型记者会。
2009年10月25日:此剧演员杨怡、胡杏儿等到日本北海道拍摄外景。
2010年1月7日:此剧于14:00在将军澳电视广播城一厂停车场举行开厂拜神,当时因剧中演员胡杏儿借用濒危物种蓝鳍吞拿鱼作宣传而引起非议。
2010年1月20日:此剧演员杨怡、谢天华、张智霖胡杏儿等夹钱举行煞科慰劳宴,宴请同剧幕后人员。
2011年1月25日:此剧于14:30在将军澳新都城2期L1天幕大堂举行《鱼跃在花见》之“花の初见”宣传活动。
2011年2月1日:此剧于15:00在尖沙咀海港城海运大厦LCX3楼7E2号铺板长寿司举行《鱼跃在花见》之“花开鲤跃迎福兔”宣传活动。

播出信息

基本信息

播出日期
播出时间
逄星期一至五 21:30-22:30(连广告)
2月18日暂停播映
3月4日20:30-22:30
播出日期
播出时间
逢星期一至五 21:30-22:30(连广告)
2月18日暂停播映
3月4日20:30-22:30
海外推出
国家/地区
播出日期
逄星期一至五 21:30-22:15
接档剧集
《仁心解码》
被接档剧集
《女拳》
内地播出

电视台
浙江卫视 江苏卫视
播出日期
2012年1月1日-2012年1月3日
鱼跃在花见》( The Rippling Blossom)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TVB)时装电视剧,由张智霖、谢天华、胡杏儿、杨怡及刘松仁领衔主演,监制庄伟建。2011无线节目精选剧集之一, 历经春节、元宵节、情人节,在历年低迷的档期稳居TVB上半年收视冠军。

收视率

以下为本剧于香港无线电视翡翠台、高清翡翠台之收视纪录:
周次
集数
日期
平均收视
最高收视
百分比
1
01-05
2011年2月7日-2月11日
29点
31点

2
06-09
2011年2月14日-2月17日
30点
32点

3
10-14
2011年2月21日-2月25日
31点
34点

4
15-20
2011年2月28日-3月4日
32点
38点